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明由我而校 > 第0220章 应对灾荒
听书 - 大明由我而校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0220章 应对灾荒

大明由我而校 | 作者:乐港船长| 2020-08-28 00: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锦衣卫并没有怠于公务,以许显纯为首的特务官员一直在仔细筛查白莲教匪。

    然而白莲教是从元代就开始一脉相承传下来的秘密帮派,在朱元璋的雷霆清剿下,差点被一网打尽。但它还是延续下来了,直到天启年间,树大根深的势力让白莲教主藏起来了。

    许显纯确实是个能人,顺着线索一步步地挖,将白莲教的一个个据点查了出来。逼得白莲教主不得不逃到衡山上的福严寺扮作和尚度日,以求躲过官府的追捕。

    白莲教主名叫周应元,今年刚满五十岁,是统领万千教众的大人物。他体态肥胖,慈眉善目,活像弥勒再世。不论是谁都不会怀疑他是个假和尚。

    安曼春和靳良玉也是一路奔波,跟官兵打游击←皇上能够听到她的呼唤。

    之前每当夜阑人静的时候,张嫣都要一个人焚香独处,祈求上苍赐给她一个皇子。这种折磨,直到她见到自己的儿子后,才得到了一丝放松。

    看着身边熟睡的婴儿,多少年的期盼,多少年的等待,一时间都化为含笑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本来是张嫣生的第一个皇子,按明朝的家法,应当被立为皇太子。然而入宫仅仅一年多的顺妃海兰珠紧随其后,生下了第二个皇子。并且海兰珠竟然还要求皇帝放下国事来陪她,这让张嫣觉得很不能接受。

    顺妃是蒙古部落的千金,虽说生活质量比不上宫廷里的公主,但也是娇生惯养的主儿,该撒娇时就撒娇,该争取利益的时候,毫不含糊。这一点,受过儒家教导的张嫣脑袋就没转过弯来。张嫣甚至猜测,皇帝有意要立顺妃之子为皇太子。当然了,她并不敢直接问朱由校。

    皇帝暂时并不理会张嫣的意思,陪完海兰珠,他还要召集心腹大臣商议国事。他派侯峒曾去陕西调查造反之事,侯峒曾送回来一封长长的上疏,还有一幅画。

    朱由校把重臣都叫过来,让刘若愚取一个画轴,当案展开来。大臣们凑过来看,却是一幅立轴,颜色已经发黯,边沿焦黄薄脆,像被火熏灼过一样。画面却是极为简明,写着:

    雏鸡待饲图

    在密密麻麻的题记下边,绘着一群才出壳的小鸡雏。右上方一只女人手端着一个大粗碗,右下角只露两只缠着裹腿的伶丁小脚,几十只小鸡都是毛茸茸的,有的张着菱形的黄嘴,有的滚在地上土浴,有的尖口朝上,有的振翅踮脚,还有的跌跌撞撞从远处跑来,一双双小眼睛都巴巴盯着那只盛着小米的大碗,煞是可怜可爱。

    众人观看这画,品味着皇帝的深意,先是肃然,慢慢地都酸楚起来。

    “不喂它们,它们就会饿死。”朱由校许久才道:“这是朕见这画儿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算它们造不成反,岂不有伤仁化么?朕想,回京后让画师临摹几十张分发各省巡抚……”他轻咳一声没再言声。

    孙承宗早已看完前线陕西巡抚陈奇瑜的奏章,他对皇帝的心意非常了解。本来皇帝今日得了二皇子,是件喜事,结果心中所想还是百姓,这让他非常感动。

    陕西的战事确实有贪官污吏的影响,但巡抚陈奇瑜的过错并不大,他真可说是鞠躬尽瘁了,但制度上的习惯性腐败还是一时半会儿拦不住的。

    聊完陕西的事,皇帝又开始讨论山东的事。袁可立被调到朝鲜当总督,皇帝就提拔政绩卓著的汪乔年为山东巡抚。恰巧,去年山东也有灾荒,今年,汪乔年特地就此事入京与皇帝面对面商讨。

    “山东去年东部大熟,西部大灾,丰收的和遭灾的都是百年不见。调剂赈灾,用完了本省库粮,又从临海各县买了些,按每人每日半斤粗粮,全省今年不至于有饿殍。皇上调来山东的都是新粮,刚好入库备存。这样,微臣这里其实是平年,并不十分艰难的,越冬烧柴饲草,微臣已经和直隶、河南、安徽、江南各省藩台联络,由他们在当地官价收购,按每人每日烧柴二斤,饲草四斤计,可以平安度过明年春荒——这笔银子微臣打算不动库银,请皇上给恩典。”汪乔年提议道。

    “好吧,你还有需要朕帮助你什么?”朱由校对汪乔年的品德与能力非常信任。

    “山东今年盐税银子不要入官,由本省使用。微臣手头就宽裕了。山东的官,去冬至今都是半薪,办事又多又辛苦,还该补贴些,我倒不怕背恶名——如今已经官场上有口号,说微臣是‘剥皮巡抚’。官儿们太穷,和别的省一比,都不想在山东当差,我这巡抚也不好做。”

    在场的大臣听了汪乔年诉苦的话,都觉得这个平时极为严肃的官在此时表现得很有趣。

    皇帝笑道:£何月没有冻饿死的呢?朕看你也是菩萨心肠,想治得一省之内无饥民、无闲人、各有所养。唉,朕何尝不想天下到处如此。可惜做不到……”

    说着,朱由校不胜感慨地叹息一声,喝了一杯茶,又道:“不过,限制地租,丈量土地,是你封疆大吏职权里的事,你可以放胆去作,有些个为富不仁的大业主,在征税时严些儿——不要闹出人命——时时劝他们出银子作些善事。这样也可延缓土地兼并。只是不能硬来,懂吗?”

    天子长篇大论说着土地租捐利弊,加上他过去看奏章和微服私访的心得,虽是走马观花,也都说得鞭辟入里。汪乔年听得心里开窍,众人也无不佩服。汪乔年正容道:

    “微臣原准备硬来,听了皇上的训诲,已经明白了。我想召集全省百顷田以上业主,三十顷到五十顷的由府道来办,十顷以上的由县令办;分层会议具结,劝减田租,这是已经有明旨的,待我返回济南,立刻就办,然后具折奏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