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扶明录 > 第一百八十章 有条大鱼
听书 - 扶明录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章 有条大鱼

扶明录 | 作者:浪得虚名| 2020-06-27 02: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早睡早起,天色微亮常宇便已起身锻炼。

    南门内的空地上,他带来的三百余人也正在操练,春祥胳膊受伤不能大动作,但作为教头吆喝还是很有派头的,而且得到他师傅真传,谁做的不标准,上去就是一脚踢。

    晨练洗漱过后,常宇翻身上马,带着几个随从纵马朝正东沿着河道奔去,沿途总能遇到小队执勤人马。

    一路狂奔直至几十里外的南岸那座小土山,这里有一个临时军营,驻军五千,在祁县和交城正中,作为机动部队随时支援两侧,昨儿一早若不是他们出击,那支五百巡逻队恐怕就被李过给全吞了。

    这支人马由一个叫董大安的游击负责,听闻常宇到来,急忙出迎。

    给我弄点吃的,常宇下马,直接进了军营,四下查看军营的防护措施,依山扎营,外围拒马,还算严实,若被攻击,同等兵力一时半会难以攻破。

    不一会几碗热粥端到常宇跟前,他也不客气,直接开吃。

    “昨儿出动多少人马参与救援?”常宇问董大安。

    “千余人,贼军设伏人马不少,卑职不敢大意!”董大安小心谨慎的站在旁边回答,对于眼前这样的大人物,他是很紧张的。

    “参与救援的每人赏银二两,下午银子就会送到”常宇吃完擦了擦嘴巴,看了一眼董大安道:“你也有功,咱家给你记着,好好干,打完这场仗后你还活着的话,咱家希望再见你时已是参将副将!”

    董大安大喜,朝常宇抱拳:“谢厂公提携”。

    “咱家从不提携谁,但有功必赏!”

    “厂公教训的是”

    常宇自然没兴趣教训一个小游击,他要教训的是士兵,于是吃饱喝足后,下令南岸军营士兵集合开始训话。

    说是训话有点虚,实际是洗脑。

    这活他擅长啊,先是各种画饼,然后在各种军法恐吓,加上现在他手头银子,所说也不是打白条,说赏你,现金现银,说杀你也是真刀真枪,这场面让士兵们觉得真实又刺激直接,这是撬怀橇匠侵屑湎暌橥冻鲜乱耍艟瞎沉恕薄br />
    “走,今儿要大干一场!”

    常宇说着就要策马,却被周遇吉一把拉住:“厂公还是不要去了吧”。

    “咋地,莫不成你还担心我拖后腿?”常宇从身边随从手里取过自己的朴刀挥了一下:“冲锋陷阵不比将军差”。

    周遇吉苦笑:“末将不是这意思,是怕你吓到那两厮”。

    额,常宇一怔:“这次去就是杀他们,吓一下怎么了,我怎么就吓他们了……”

    “末将是怕那俩厮一见您模样就吓跑了,咱们岂非白准备了,再者您在贼营露过相难保不被有心人发现,所以厂公您还是殿后吧,等着和蔡大人一下灭火如何?”

    常宇苦笑,他先前阵前当着陈尚智和熊通的面一枪把张璘然给杀了,把二人吓破了胆,这次若真的露面搞不好正如周遇吉所言,直接就开溜了那就坏事了。

    “既然如此,咱家就殿后好了”,常宇有些遗憾,看了看周遇吉带的人马不过五百余人:“有把握么?”

    周遇吉点点头:“昨儿已通知贼人,双方兵力不可过五百,周围十里之内不准有其他兵力,对方已应了”。

    “派探子把周边摸清了,别鸡没偷到,把你舍进去了,咱家还不得一头撞死得了”。常宇笑道。

    周遇吉大笑:“厂公放心,只管在城中静候佳音便是。末将这五百兵力全是精挑细选的亲兵,加上咱们有心算无意,那二獠今儿死定了”。

    “马到成功,早去早回”常宇抱拳致意。

    周遇吉回礼,然后打马而去。

    常宇也立刻打马回城,立刻招来留守的朱孔训,集合大兵列阵,随时应付不测,然后自己带人上了南城,取出一个单孔千里眼,朝南观望。

    “段武虎立刻带上你的人后缀周总兵后二里,一旦开打就堵上去!”常宇又下令。

    “大人,可是按约定……”段武虎刚开口就挨了骂。

    “约你m个头啊,贼子的约定老子当放屁,熊通那俩货是粪球一文不值,周总兵可是无价之宝,万不能有失,再者等你们到了他们就应该动了手,贼子就是发现又如何?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么?”

    段武虎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不敢在言语,立刻下城调集人马,三百骑兵从南门疾驰而出。

    “厂公觉得小老儿什么时候适合上场?”站在常宇身边都显得非常瘦小的灭火器蔡懋德看上去很紧张,不停的搓着手。

    常宇侧头看了他一眼,这个本就不修边幅的巡抚大人,此时头发被风吹更凌乱无比,外人不知其身份的一准当成难民。

    “大人如此心急上戏台啊”常宇笑道:“好戏不急,周总兵那边得手回来,想必文水的瞎子李得到消息后就会大动肝火,立时便会火冒三丈,火势最旺的时候,您这桶冷水浇上去多带劲呀”。

    哈哈哈蔡懋德被常宇说的忍不住大笑起来,愈发觉得身边这个太监有意思,好感更浓。

    阳光尚好,北风正烈。

    周遇吉亲率五百精兵,快速朝南奔驰,交城和文水之间一马平川,无山无林,视野开阔,举目望去,十里之内一目了然,很容易便可发现对方是否埋有伏兵。

    何况早有探子在外围侦查。

    除贼人少量暗探活动外,并未见其他大部人马,行走间已有探子报告。

    又行数里,道旁有一空村落,周遇吉勒马驻足,很快有暗探从村落里奔出,摇头告知并无异样。

    “大人前方五里地外,便是约定地点,怎么不见陈熊二贼影踪,莫不成有诈?”周遇吉身边一个亲随低声问道。

    周遇吉皱眉远眺,四下荒芜一片,偶见几个人影在荒野中跳动,料是一些探子,但确是看不到有大队人马影踪。

    “且在此处候着,着人向前查探,三刻之内若无二贼身影,咱们立刻返回”周遇吉下令,立刻便有手下去布置。

    风萧萧兮,汾水寒,周遇吉下马站在村边目视远方久久而立。。

    “大人……”亲随突然叫了一声,随即朝北一指,周遇吉顺势望去,远远见有一队人马正疾驰而来,眉头一挑,心下甚是疑惑。

    “将军”这时又有亲随叫了一声,往南一指,周遇吉回头望去,依稀可见茫茫荒野一直人马在缓缓而来。

    贼军的人马到了。

    “去看看那边怎么回事?”周遇吉朝北一指,立刻便有亲随打马奔了过去。

    “做好准备,听号令”周遇吉望着正南方向目光眯成一线,几匹快马正朝这边狂奔而来,是刚才派出的探子。

    “禀大人,贼人已至”探子说了句废话,视野如此宽阔,此时一目了然。

    周遇吉点点头,轻轻一挥手,身后亲兵立刻打马前行,他自己缀于阵后慢慢行走,不时回头看望北方。

    不多时,亲随返回:“大人,是厂公的部下,说是助战……”

    周遇吉微一挑眉,稍作沉思便道:“传凰屑涞囊桓鲂〈迓洌耸痹缫巡患搜蹋饫镆彩侵苡黾拖棺永钤级ǖ牡氐恪br />
    天近晌午,阳光甚好,北风也很给力,两拨人马终于抵达武陵村口,在官道上相距三十米停下,互相打量。

    陈尚智和熊通上次可能被常宇给吓破了,缩在亲兵中不敢露头,眯着眼睛细细朝周遇吉方向打量,俩人嘴里不是嘀咕着什么。

    “熊通,别窝在里边了,出来有事说事”周遇吉策马直接上前,威风凛凛,丝毫不把眼前熊通那五百士兵放在眼里一样,其实这些人大多都是他的旧部,有些人眼睛都不敢直视他。

    “出去吧,别失了气势”贼军正中一矮小精悍却一脸文气的中年汉子低声说这,熊通望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协同陈尚智走到阵前。

    “周将军,本将奉顺帝之命前来和您商议投诚之事”熊通率先出声:“此议一过,咱们可又变成同僚了,以后可要互相多亲近亲近”。

    嘿,周遇吉皮笑肉不笑的:“同僚之事尚早,要看顺帝可曾应了本将的请求?”

    “应了大部,尚有小余咱们在还有商议余地”熊通轻轻一笑:“周总兵胃口大呀,张口就要封侯,按说以您资历顺帝封您个侯也不为过,只是军中其他将领可是很不服气,所以……”

    周遇吉突然抬手,止住他说话:“熊通,说白了你不过是个传话的人,好像还没资格也没权限和本将商议吧,与其在这浪费口舌,不若让那个管事的来和本将谈吧”说着朝贼军阵营中瞥了一眼,正是看向那个矮冬瓜。

    周遇吉本就是心细之人,加上今天有所图谋,刚才已观察好久,熊通二人这次虽也是五百精兵,但是明显感觉身边亲随不少,特别是那个矮冬瓜,那气势,神情一看就不是行伍之人,加上瞎子李派人和他商谈投诚之事,怎么可能只会派两个跑腿传话的中间人,必须有个重要的人物来接洽,至少说话也有点分量的。

    这俩下一下结合,加上这人身材的特殊,让他隐隐觉得此人应该就是那条大鱼,心下是又紧张又惊喜。

    但表情还要风轻云淡。

    “周总兵眼神还是那般犀利呀”熊通脸上一红,周遇吉刚才的言语之间其实已然是在羞辱他算什么东西,根本不够格和自己平起平坐,在明军这边不行,在贼军那边你依然还是个跟班。

    “哈哈哈,周将军久闻大名,今儿一间果真人中龙凤,气势不凡呀!”这是贼军队伍分开,矮冬瓜从中纵马走出,向周遇吉抱拳问好。

    “这位是……”周遇吉抱拳回礼,心速加快,他其实已经猜到这个人的来头,只等证实。

    ……………………………………………………………………………………………………………………

    感谢诸位书友的支持,最近订阅有点少啊,好吧,是我更新不及时,请多见谅。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