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七十二章 分崩
听书 - 寒门贵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二章 分崩

寒门贵子 | 作者:地黄丸| 2020-12-25 12: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下连一直没有言语的竺无漏都忍不住瞧了过来,心里暗道宁长意选择这个时机和天师道剥离,实在是高明的很,眼看着新主稳住了局势,麾下兵强马壮,早晚要跟孙冠算总账,就算大宗师再厉害,那也不过是个人武勇,但天师道二十四治势大,真闹腾起来,不会比白贼之乱的后果小。

    所以,作为上三治之一的扬州治如果投诚,天师道失了财税和人口重地,如同断了羽翼和四足,宁长意可以说功在社稷,乃朝廷的恩人,皇帝怎能不赏识,不器重

    怕是从今而后,道门要以眼前这个女子为尊了

    “华夏自春秋战国伊始,诸子百家,蜂出并作,各引一端,崇其所善,以此驰说。虽小有争执,却与世齐鸣,未曾见有如今日佛道般成为宿仇的。”袁青杞站了起来,于一众黑衣僧之间,翩翩如仙子出尘,道“诸位大德高僧,无不文理会通,经义克明,却不知想没想过,天师道会同元凶灭佛,到底是何因结成此等恶果”

    先前质问那僧人冷笑道“祭酒如此说,定觉得全是沙门的错。我辈比丘,与人为善,被杀被刮,纯属咎由自取,是也不是”

    袁青杞淡然道“我闻竺道融宗主曾说过,修行之法,在于雷霆不能骇其念,火燋不能伤其虑,法师这样的焦躁,不如先回去多读几卷佛经,再来问难可好”

    “你”

    僧人面红耳赤,正要发怒,“阿弥陀佛 ”竺法识口宣佛号,道“慧明,退下”然后目视袁青杞,神态祥和,道“请祭酒赐教”

    竺法识现在的辈分最高,那叫慧明的僧人虽然不服气,却不敢顶撞,愤愤然住了口,可眼眸却死死盯着袁青杞,几欲喷火。

    “贵教之寺庙,皆务宏博,竞崇环丽,大则费一、二十万,小则尚用三、五万,略计都用资财何止千万之数又依附国主,占金陵内外之良田沃地,谷麦烂仓,奴婢满坊,钱帛金绣,积聚不可胜计”袁青杞正身似法界临凡,清丽不可直视,道“这样肆无忌惮的敛财、占地、蓄奴,天下财十有其七,却不纳税,不服役,我斗胆问一句法师若为人主,容得下否”

    “融佛焚经,驱僧破塔,宝剎伽蓝皆为俗宅,沙门释种悉作白衣人主容不得啊然而求兵于僧众之间,取地于塔庙之下,顽僧任役,未足加兵;寺地给民,岂能富国宁祭酒,数十万比丘,百余万托庇佛祖座前的可怜人要安身、要吃饭,无寺无地,放出去作了流民,就于国有利吗”

    “法师的辩驳,当初自有人说过同样的话,可结果如何”袁青杞摇头道“元凶不肯听,灭佛诏出,四海哀哭,又于事何补呢”

    竺法师轻叹道“天师道分江东为二十四治,设祭酒,置道官,收租米钱税,每岁聚敛的财物想必不是小数。沙门礼佛度人,受香火供奉,乃经不轻授之意,和贵教的法信如出一辙”

    “故两教皆要革新”

    袁青杞的声音清澈如水,可听在众人耳中,却发出铮铮剑气,响遏行云,道“天师道要革除陋习,佛宗也要返归清俭,如若不然,佛门之昨日之难,天师道之今日之灾,就是日后佛道两教的下场”

    竺法识默然良久,忽而莞尔一笑,口宣佛号,低首垂眉,不再言语。但他的态度无疑表明了支持袁青杞的提议,这让很多原本对道门充满敌意的和尚变得摇摆起来。

    其实天圣法难的降临,佛门里也有不少人在进行深刻的反思,如果不是竺道融牵扯朝局太深,以至于脱身不得,岂会引来天师道的疯狂反扑可若是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又是抉择的问题,一时半会辨不清怎么是对,怎么是错

    竺无漏突然发问,道“大毗婆沙,不知你意下如何”

    徐佑哪里会上他的当,他如今过了亲自下场撕逼的阶段,稳坐钓鱼台,充当的是裁判的角色,道“佛宗的路该如何走,我做不得主,需要佛子和诸位高僧一起商量。但佛陀曾说我法非外道天魔能破,而僧人不守戒律,破坏僧团,不守清规,如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方有大劫。宁祭酒要革新天师道,佛宗到底该不该革新想必各位自有见解”

    竺无尘双手合什,满面慈悲,道“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佛宗沦落至此,怨不得他人,不除尽己身之虫,就算没有天师道,早晚也有这一场劫难我同意宁祭酒的高论,佛宗亦当革新”

    竺无尘的表态让竺无漏彻底陷入了被动,他城府森严,并不会公开和自家师弟翻脸,想了想,道“敢问宁祭酒,你口口说要革新,然而兹事体大,该如何革,又如何才算得上新呢”

    他到底是聪明人,想借此断了袁青杞的后路,如果她只是夸夸其谈,实则毫无见地,那不用驳斥就没了说服力,可要是真的有备而来,敢革天师道,势必要自绝于孙冠,也为将来埋个不好的种子。

    袁青杞笑了笑,道“佛子不问,我也要说的”她大概讲述了改革天师道的几大核心法则,制订乐章,诵戒新法,规范斋醮科仪等等,不仅言之有物,而且革新除弊的力度之大,展现出非凡的决心和魄力,应该是思虑布局了许久,这也正说明她确实有和佛宗修好的诚意。

    竺无漏此时的想法没人知晓,但智现深受触动,当他们这些幸存的僧众还沉浸在仇怨里无法自拔的时候,天师道里竟然有宁长意这样的人已经开始筹谋进行革新,境界之宏大,谋略之深远,让人敬畏。

    “阿弥陀佛若宁祭酒真的要脱离鹤鸣山,另立道门,贫僧不敢为佛宗作保,但至少我个人愿意和道门重归于好”

    智现的心思徐佑最清楚,他苦研华严经,隐约中有了脱离般若经之六家七宗的想法,只是并不成熟,今夜听袁青杞一番话,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孙冠尚在,余威不倒,宁长意就敢背师叛教,自创新宗,而竺道融已死,六家七宗名存实亡,他以华严经之浩瀚,怎么不能效仿宁长意呢

    有了智现为榜样,众僧对袁青杞的敌意稍减,基本达成了徐佑今夜万荷池设宴的目的让双方坐下来吃顿饭,聊聊天,互相说说理念和分歧,求同存异嘛,在平等尊重的基础上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不可能立刻解决佛道之间的问题,以后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但从长远来看,它拉开了佛道和解的初幕。

    是夜,袁青杞一行人宿在道院的精舍里,离开时她送徐佑到院子门口,漫不经心的问道“方斯年呢这次来怎么没有见到”

    “斯年数日前破了五品山门,要感悟世间种种,已下山修行去了”

    “恭喜大将军麾下又添凤翼”袁青杞并不惊讶,笑道“那夜我看她围堵白长绝时颇有章法,天资卓绝,不同凡俗,说不定孙师之后,她是我辈当中最有希望晋升大宗师的人,或许也是唯一一位女子大宗师”

    徐佑的脑海浮现出元沐兰的绝美容颜,女子大宗师,其实未必只有方斯年,口中却道“祭酒何必妄自菲薄我倒是最看好你,旦夕之间破五品、升四品,李知微定九品以来,怕是破天遭的第一人”

    袁青杞修行至今,位高权重,几乎很少喜怒形于色,唯有面对徐佑,总会时不时被他气得露出小儿女的姿态来,这次也不例外,忍不住掐了一下他的胳膊,道“你还笑我这才多久,我怎么觉得你又蠢蠢欲动,要入三品了呢”

    徐佑练成道心玄微时破五品,观孙冠和竺道融决战,杀鬼师时突破了四品,之后又和元沐兰交过手,更在领军北伐西征的过程里感悟良多,况且他的修行方式和世间所有武者都不同,仅仅化炁的效率就在别人的十倍之上,积累数年,要破三品并不算夸张。

    “侥幸,侥幸”

    徐佑打个哈哈,袁青杞松开了手,眸光透着几许无奈,微微叹道,道“方斯年心志无暇,是她该有的造化,可白易白易行差踏错,实在可惜”

    徐佑沉吟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放不下朱凌波的劫,他今生的成就将止步于此,要不然让他和朱凌波再见一面少年情思,终归由于求而不得才变的痛彻心扉,说不定真正的接触了,会发现那股执念份外的可笑”

    “可我答应过朱礼和朱信,不会让白易接近朱凌波周遭十里之内”

    当年白易试图偷窥朱凌波洗澡,打伤了朱信的儿子朱相,袁青杞付出好大的代价才平息了此事,不让他再接近朱凌波,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正当防范。

    徐佑苦笑道“我来想办法吧”

    hannguizi0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