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七十六章 浮云一别后
听书 - 寒门贵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六章 浮云一别后

寒门贵子 | 作者:地黄丸| 2020-12-25 12: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朱凌波离开之后,也是白易封闭感知的第三天的深夜,风停雪住,星辰漫天,徐佑运指如飞,顷刻间点中周身一百零百处要穴,然后一指在眉心,一指在丹田,厉声道“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或曰天一,或曰太阴,青龙所居,不可背之盗天地虚无之机,接天地真阳之炁,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内不见我,外不见人,一无所见,则我通天地,天地通我,我与天地,似契似离,同于大道”

    时光凝滞,不知过了多久,白易终于睁开了眼睛,眸底里清净如冰雪,深邃如临渊,恍若脱胎换骨,再见不到曾经那个迷路而仓皇的少年,为情困,为情苦,度过了情劫,也终于在徐佑的引导和疏通之下,叩开了尘封太久的五品山门。

    白易缓缓屈膝,俯身下跪,以额头触地,道“谢大将军再造之恩”

    徐佑轻笑道“该是你的造化,与别人无干起来吧,都说情劫难过,你小小年纪,却能勘破虚妄,放下执念,以后专注武道,南北天下,必有你一席之地。”

    “是”

    白易起身,望着袁青杞,双眸微微泛红,道“弟子不孝,这段时日害得祭酒担忧,请祭酒重重责罚”

    袁青杞冷冷道“既然知错,回山去闭关清修,涤荡元炁,稳固境界,非我谕令,不得出关”

    “诺”

    白易冲宫一和五灵官等人抱拳施礼,纵身跳落悬崖,长啸声中,足尖轻点赤松,压弯了一个弧度,然后弹射而起,如蛟龙入海,转瞬不见。

    清明轻咦道“好身法”

    白易的轻功卓绝,多年前已可凌空缚鹰,现在入了五品,更是迅若奔雷,无人可及。

    徐佑笑道“宁大祭酒,了却心事,那该怎么谢我”

    袁青杞白了他一眼,道“大将军位极人臣,富甲江东,我修道之人,贫寒交迫,怎么好意来讨要酬谢”

    宫一很果断的对五灵官使了眼色,洛心竹难掩娇笑,和众人默默退了下去。至于清明,他早把自己当成了工具人,你们该,该干嘛干嘛,他都不在乎。

    “大祭酒此幻鳎阈挪恍拧br />
    句章港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宁波港,秦汉时就开凿出来,现在还是属于楚国水师独有的军港。

    袁青杞越发惊奇,道“你当真的么”

    徐佑笑道“你以为我在书院讲的那些天文地理都是胡说么”

    要不是太了解徐佑的为人,袁青杞真的以为他在梦呓,道“就算是真,还是庾策问你的那句如何验证一万海里,沿途可有补给,风信水文状况如何,怎么确定航向,又怎么防范远海航行的各种突发灾难和疾病这些不解决,终究只是胡说罢了”

    徐佑也知道现在还不可能重演地理大发现的壮举,哪怕再眼馋美洲大陆的玉米红薯马铃薯辣椒和陆地棉也得忍着,等天经玉算院发展五到十年,储备足够这方面的人才,然后以国家注资,组织船队远航,定可提前几个世纪占住美洲这个巨大的宝库。

    毕竟华夏的航海技术一直都是世界老大的地位,汉代就打通了广州到印度的航线,六朝和唐代已经直达波斯湾,宋代更是呈现碾压式的跨越发展,现在的楚国承前启后,正是大有可为的时期。

    “这是以后要做的事,现在不急我是想拜托你,可否从林邑运五千斛占城稻回来”

    “占城稻我对这些不太懂,反正广州那边负责海贸的人过几天要回来复命,你可以见一见,有什么吩咐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袁青杞突然觉得不对,道“你不是也有几艘船在广州那边做买卖吗还有骆白衡他们的船队,规模比起我的毫不逊色,为何不自己去运呢”

    徐佑故作淡然,道“主上对你革新天师道很是支持,似乎有意敕封你真人名号,但为了防止朝廷内有人阻扰,还得再额外加点筹码若是把占城稻运回来,这是功在社稷、利在千秋的大事,也好堵住他们的嘴”

    袁青杞神色微动,她再不好名利,也知道能得朝廷敕封,必定对宣讲新教大大的有利,只是心里诧异,道“区区稻种,竟有这等的神妙”

    占城稻有几大优点,耐旱,耐瘠薄,不择水,不择地,且成熟早,可以完美的避开秋旱这个大坑,适应性广,宋代引进中国后经皇帝亲自下令推广,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是,此稻种和咱们的不同,运五千斛回来试种一季,明年就可看到效果。正好那时奏请主上为你加封,天时地利人和,无人敢有异议”

    “好”袁青杞处事果决,道“等人回来,我即刻让她来见你”

    徐佑皱眉道“我最近事多,你直接吩咐就好了”

    袁青杞神秘一笑,道“那不行,这个人你还是见见吧”

    玄机书院的各项事务逐渐走上正轨,徐佑转头把精力投入到枫营。经过这大半年的操练,韩宝庆不负重托,又练出来将近一万五千雄兵,随时可以派上战场。不过现在枫营练兵已经不用徐佑掏私人腰包,大将军府有军费开支,足够枫营再练三万人出来。

    经过两天的忙碌,徐佑从中挑选出一万人,立刻安排战船送到徐州,奏请朝廷成立了赤枫军,由叶珉担任军主,独立于翠羽军系统之外,而叶珉所部的镇海都则交给了征伐青徐时表现突出的唐知俭。

    然后徐佑一头扎进了天工坊,和祖骓以及他带出来的几十名弟子没日没夜的不知在研究些什么。当清明禀告说袁青杞的人来找他的时候,徐佑正黑头灰脸逃出所谓的实验室,没好气的道“真会挑时候带人进来吧”

    清明笑道“郎君心里要有数,来的可是故人”

    “哦”

    徐佑立刻反应过来,怪不得袁青杞非得让他见一见,笑道“既然是故友,还不快请人家进来”

    再次见到履霜,她变得和以前大为不同,皮肤黑了些,也粗糙了些,眼神没有以前那么的柔弱,反而透着几分坚毅和凌厉,穿着淡青色的戎服,双手磨起了老茧,显得干练之极。

    “履霜噢,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羽五这些年在广州四处奔波,辛苦了”徐佑从清明手里接过面巾,扔到水盆里打湿,然后拧了拧,一边擦拭一边笑道“瞧我这邋里邋遢的,失礼了”

    徐佑温和的笑容仿若昨日,羽五却不知为何手脚轻轻的颤抖起来。这些年她在广州那鱼龙混杂之地,和当地的游侠儿,和海域里的抄贼,和同行里的恶客勾心斗角,双手沾染了不少的血腥味,早练得处变不惊,心如磐石。可此时此刻,看着徐佑那被烟火熏的狼狈的脸,内心深处的柔软骤然融化,竟忍不住想要过来,接过沾了水的面巾给他擦拭污迹可脚下却仿佛扎了钉子,再也挪动不了分毫。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她原以为跟着袁青杞,学本领,长见识,甚至不惜性命的磨砺自己提高自己,或许在某年某月的某一日,她可以拥有足够的实力来为徐佑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也是支撑着她走过那么多艰难险阻的信念和动力所在。

    可真到了这日,重新站在徐佑面前,他已经是大将军,权倾天下,举止间的威严,就是笑着时也让人心惊胆战,而她哪怕连给他擦脸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年的挣扎和打拼,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笑话罢了。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时光不会倒流,失去的也不会再得到

    她曾经被视为叛徒,从此只能是羽五,不会再成为履霜

    这不是委屈不委屈,也不是原谅不原谅,而是当初的因,结下今日的果,只是她明白的太晚了。

    “羽五拜见大将军,我奉祭酒之命,前来听候吩咐。”

    hannguizi00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