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七十七章 北国风光
听书 - 寒门贵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七章 北国风光

寒门贵子 | 作者:地黄丸| 2020-12-25 12: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和履霜的匆匆一会,并没有在徐佑心里引起太多的波澜,瞧着她从身份卑贱的歌姬变成称雄一方的巨贾,又有袁青杞这棵参天大树遮风避雨,未来可期,总比留在徐府做个伺候起居的婢女要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这一生里遇到的许多人,或许会有短暂的交叉,或许会有短暂的同行,但终将分离,然后走向各自的终点。

    没有什么比人格独立更大的自由,没有什么比自由更值得追求的人生,所以奴隶制在多年后轰然倒塌,所以家天下的帝王最终烟消云散——当然了,哪怕到了后世,隐形的阶层依然存在,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可至少总有那些勇敢无畏的人们以鲜血和生命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临近年关,徐舜华的书信顿时频繁起来,语气也越来越严厉,作为在京城度过的第一个新年,若缺了徐佑,让她觉得特别的不自在。

    徐佑复信说尚有要事未能完成,若是赶得及,将会回金陵和她共庆新春。随后,在赵信的船坊,徐佑见到了鲁伯之说过的祖骓新发明的那两种战船。一是方头平底船,类似于后代的沙船,方头方尾,宽、大、扁、浅,增加了抗纵摇和横摇的阻力,不易倾覆,又创造性的采取了榫卯接合和铁钉钉连的先进技术,稳定性为天下之最。且多桅多帆,顺风逆风都可飞速行驶,吃水又浅,不易在浅水和沙滩搁置,载重在四千石到六千石之间,可以在内河和外海作为主要运粮船使用。

    西征在即,有此船为助力,后勤补给的压力将大大的减缓,徐佑十分高兴,当场表态要为祖骓记功,并把此船命名为稳龙舟。

    另一种是快速运兵船,和明初的马船相似,命名为骊龙舟,八桅十一帆,长二十七丈,宽十五丈,船速极快,可载八百人,中间有隔板,上面容兵,下面放粮储器仗,并且在舭部两侧位置加了两根梗水木。这种梗水木就是后世的减摇龙骨,比起唐代海鹘船两侧的浮板更加的适用,也更加的经济,风浪再大,也无倾侧之危。

    同时,祖骓还展示了很多黑科技,大都是徐佑曾经提出过的构想,都被他一一变成了现实。比如船舵杆上加舵叶,也叫平衡叶,使舵运转省力。比如升降舵,深水航行时将舵降下,既可以提高舵效,又可以提高抗漂移能力;浅水航行时,则将舵升起,以保护舵不被水底礁石碰坏。另外,还发明了一种开孔舵,就是在舵叶上打一些小孔,不仅使转舵省力,而且由于水的表面能力的作用,不影响舵的性能。还改进了船锚,此前,铁锚的锚齿排列在同一侧,投放后不一定能抓住地面或水底,往往不能起到碇泊作用。将锚齿改为按圆周均匀排列,无论如何抛掷,总有一部分锚齿能抓住地面或河底。

    不过,最黑的黑科技,也是最伟大的发明当属水密舱壁。其原理是用隔舱板把船舱分成若干个互不相同的独立船舱,用麻筋和桐油灰艌密,扁铁和铁钉钉连,坚固无比。当船舶发生触礁、碰撞等造成船体破损时,即使某一间船舱进水,也不会波及其他船舱,从而提高船舶的抗沉性。

    单此一项,就把当世的造船技术前推了数百年!

    接下来就是按照之前约定的成例,由赵信船坊和扬州官坊联手造船,务必在三个月内装备军队。等搞定这些船务,眼瞅着已到了年关,徐佑辞别众人,途径吴县时去见了顾长雍,拜托他充当媒妁,前往张氏纳采提亲。

    能为当朝大将军做媒,这情份可遇不可求,秦汉以来,除了霍去病,又有几个未婚的大将军?顾长雍痛快的答应下来,亲自着手开始筹备。

    所谓纳采者,谓采择之礼,故昏礼下达,纳采用雁也。虽说现在普通人家提亲多用大鹅来代替大雁,可对顾氏门阀而言,寻个雁作礼还不是难事。至于其他礼物,也都不需要徐佑操心,顾家全给包圆了。

    徐佑赶在大年二十七抵达金陵,这是新主登基后的第一个盛大节日,太常寺原想大肆操办一番,被安休林给拒了。不仅如此,他还亲自下诏,向臣民解释“政在节财,礼为宁俭”的道理,号召国民崇尚节俭,并以身作则,穿布衣,盖布被,宫室不作任何雕饰,也不用金银玉器,善心焦思,克己励精,为新朝的治国理念开了个好头,并改元为元兴,宣布大赦天下。

    几乎同一时间,凉国的姚吉也正式改元金雀,只是国内暗流涌动,忠于老皇帝和太子姚晋

    的人时不时的搞出点动静,让他疲于应付,又大为恼火。好不容易挨到过年,为了稳定国内局势,借改元之际,大赦了许多官员来施恩拉拢,并进行了频繁和密集的人员调动,曾经忠于姚琰和姚晋的官员被大批清算,外放的外放,降职的降职,核心和关键位置都放在自己人,然后听从温子攸的建议,额外加征三年赋税,强征兵户之外的百姓从军,并大肆囤积粮草,扩充军备,以随时征讨姚晋和应对任何国外内可能会发生的干涉和战争。

    北魏帝都——平城。

    平城分三部分,皇城、京城和郭城。皇城位于北部,是帝王居,灵台山立,壁水池园,双阙万仞,九衢四达,羽旌林森,堂殿胶葛,比起金陵台城不遑多让。

    皇城南面是京城,方圆二十里,分置市里,经涂洞达,里宅栉比,人神猥凑,歌台舞榭,月殿云堂,并且士族和庶族严格分开居住,不得杂居,违反者予以重处。

    而郭城则绕宫城南,周回三十二里,悉筑为坊,坊内开巷,大者容四五百家,小者六七十家,寺院、市廛、园林、籍田、药圃、明堂、祭坛,应有尽有。

    一月的天气还如同婆婆的脸,总是冷的让人心悸,大街上没了往日的热闹和繁盛,年味早在呼啸的北风里消散不见,和柔然的大战虽然过去了三个月,可满目的断壁残桓,户户白衣,仍旧深刻的影响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于忠穿着狭领窄袍,外罩貂皮,阔腿紧口裤,塞进马靴子里,头戴圆顶的鲜卑风帽,前沿位于额部,脑后及两侧有垂至肩部的披幅,双手很北方的笼在袖子里,慢悠悠的从京城的某条小巷子往郭城的里坊走去。

    他跟随元沐兰回京后,先在家赋闲了一段时日,然后被调入侯官曹升职做了内侯官的一名龙雀。而曾经主掌江东白鹭的龙雀楼祛疾则相反,他彻底厌倦了侯官曹的生涯,通过楼氏的关系转隶去了军府,眼看着要外放上郡成为地方戍主,可以预见,未来的两人将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午后的天阴沉沉的,二十多匹快马奔驰而过,激起的尘土蒙了于忠一脸,他悻悻然的吐了口吐沫,倒也没去生事,只瞄那两眼就看出是元克那个纨绔殿下,作为元瑜的第五子,向来跋扈的很,惹不起还躲不起,最好的办法是视而不见。

    来到郭城东郊,于忠先找酒肆喝了几杯酒,然后借撒尿的时候从后门出去,穿过了两三个街道,闪身进了一个毡帐。

    拓跋氏立国之后,胡汉交融,平城内的建筑风格也遵循了这个特色,既有汉族木构式屋宇建筑,也有胡族穹庐式的毡帐。

    毡帐分为圆形和方形两种,如于忠进的这个就是方形毡帐,顶部开两个天窗,天窗上系一条绳索,一头系在天窗上,另一头系在后壁的圆环上,可以控制天窗的开启和闭合,左右两侧、前壁门两侧,均开长方形窗用来透气和采光。整个毡帐结构是用木条或柳条编成的伞状支架,又以绳索绑缚、结扎,再用毡或其他织物覆盖其上。

    毡帐的容量大小不一,小的可容四五人,大的可容百人,魏国著名的百子帐,其形制以绳相交络,纽木枝枨,覆以青缯,形制平圆,也颇有华美宏大之处。

    毡帐里坐着一个汉人,名叫霍覆海,现在的身份是胡家布坊的普通伙计。布坊属于胡九离的产业,胡姓原是北魏大族纥骨氏改的汉姓,胡九离和于忠相交莫逆,他编造了霍覆海的来历,推举到布坊谋生。

    看到于忠进来,霍覆海站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胡人最爱的酪浆,警惕的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转过来坐好,道:“龙雀有什么吩咐?”(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