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汉明 > 第六百八十章 不能让将士流了血再流泪!
听书 - 汉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八十章 不能让将士流了血再流泪!

汉明 | 作者:八无和尚| 2020-12-25 09: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得救”吴争霍地起身道,“必须得救将士的家人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死,更不应该死在自己人的刀下。”

    王之仁摇摇头叹道:“你救不了,也救不得。这可不是几十上百人,而是数千上万人。这些人一旦不被朝廷追究,最多三、五日,清廷就会得到消息,这不是明着告诉清廷,那支投清的水师是诈降吗”

    吴争愕然,可他依旧坚持,“那也得想办法救水师名册应该在你手里,你回去销毁它。其它的,我来想办法。”

    王之仁道:“毁名册简单,我自然会去做,可这起不了什么作用,名册兵部还有一份。吴争啊听老夫的,事已至此,真救不得,你这一救,等于卖了那二千多将士。况且,按律这些将士家人还不至于都死,直系之外的最多也只是坐牢或是流放。除非。”

    说到这,王之仁心中一动,道:“要说救,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除非。”

    吴争急问道:“除非什么”

    王之仁看着吴争犹豫了一会,才答道:“要救他们,只有陛下大赦。可不告诉实情,陛下怎么可能去赦免这些叛军家人告诉实情,陛下怎么可能去赦免你想救的人呢”

    吴争稍作斟酌,然后道:“我要去京城。”

    王之仁惊愕道:“你疯了这个时候去京城,先不说陛下会有如何反应,就说此事,你难道准备因此事而与陛下争吵而决裂吗吴争,大战随时会暴发你一旦被扣甚至发生不测,这将让之前你我商议好的一切,化为乌有”

    吴争平静但坚定地说道:“你我之间该说的,方才都谈妥了,就算我不在,张国维、熊汝霖会按计划行事。京城,我必须得去,将士们可以为国家而舍弃自己的家人,我就不能让他们在战场上流血还流泪。”

    王之仁愣了许久,喟叹道:“老夫算是明白了,那两小子的疯劲,就是从你这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连带着我侄儿一林和那二千多水师哎,你就是个妖孽一窝子的妖孽也罢,老夫说服不了你,你去吧。”

    吴争拱手道:“国公保重”

    王之仁拱手还礼道:“老夫别的帮不上你,但此战,老夫定不负你所托另外,你可以带兵前往,老夫苏州、常州、镇江三府,任由你通行”

    吴争应道:“国公好意心领了。不过我毕竟不是去造反,带兵前往反倒落人口实我就带一百亲卫前往。”

    王之仁想了想,默默点头。

    。

    叛军降清的消息传到应天府,引起一片混乱。

    这二千多人的前身是仪真与敌死磕的京卫残部和兴国公麾下水师。

    特别是京卫残部,那在京城百姓心里,就是战神一样的存在。

    要知道,从清军入关之后,明军确确实实没打过这样酣畅淋漓的仗,哪怕是镇国公吴争,他一连串的胜利,几乎都是以众击寡、以有备对无备,同时,也没有如此规模的打过一场攻防战,可二万京卫在仪真面对二倍于己的清军,愣是硬抗了一月有余。

    这确实振奋了明人。

    也是之前,阵亡将士家人在得不到朝廷全额抚恤联络起来抗议时,得到京城百姓同声共气、积极相应的原因。

    甚至在朝廷将江北水师和仪真残部定为“叛军”时,百姓心里都一样以敬仰之心看待这支军队,无数百姓自发地在寺庙为幸存的将士焚香祈福。

    百姓心里有一杆秤,只要将士们还在杀鞑子,那就是英雄。

    可现在,这尊心中的战神像,骤然之间,就轰然坍塌了。

    愤怒的百姓纷纷向官府陈情,严厉追索叛军将士的家人。

    特别是之前已经阵亡的那二万将士家眷,更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们认为这支降清残部,辱没了仪真为国捐躯的英灵。他们聚集在洪武门前力陈,要以最严酷的刑法株连降清叛军的家人。

    愤怒的百姓渐渐失控,他们打砸着那些“降清叛军”家人的房屋、家具,甚至放火焚烧。

    恶毒地诅咒着那些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降清叛军”家人。

    半日之内,有十多人死于这波骚乱,其中大部分是不堪凌辱,选择自尽,或悬梁或投井。

    直到官府有所动作,将这些“降清叛军”家人尽数缉拿、并实施通夜宵禁之后,继之前因白条之后的第二次京城骚乱,才渐渐平息下去。

    老天都觉得不忍,当夜下起了磅礴暴雨,持续了整整一宿,似乎在为不公而哭泣。

    义兴朝廷的反应,几乎与王之仁、吴争猜测的几无别样。

    当江北水师投清的消息传来,朝廷迅速做出反应,责令京兆府配合禁军,捉拿水师相关家眷。

    旨意严令,上至的“逆贼”家人,来换取官府的赏钱。

    着实令人唏嘘,可悲、可叹

    一个晚上下来,被缉拿之人数,已经超过三千人。

    这倒不是禁军和京兆府行动不力,而是另外的将士家人,不都在京城,而是别的州府。

    钱肃乐更为直接,先是声明与钱翘恭断绝父子关系,再派人回宁波府鄞县钱家祠堂,将钱翘恭从族谱中除名。

    然后上书请罪、请辞。

    王之仁是已经知道情况的,他在闻讯之后,跟随着钱肃乐,照样画葫芦,声明断绝和王一林的关系,并上书请罪、请辞。

    二人的动作太快,让都察院的御史们只好将连夜写好的弹劾奏疏扔进了火炉。

    奇怪的是,朱慈烺没有因此而夺了钱肃乐、王之仁的官爵,反而召二人进宫,好生安抚了一番。

    这令朝中大臣们百思不得其解,啧啧称奇。

    当然也有少数人,已经口味出了一些不同之处。

    但能品出不同滋味的人,自然明白其中厉害之处,纷纷选择三缄其口,以免祸从口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