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汉明 > 第八百零五章 治下有方?
听书 - 汉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百零五章 治下有方?

汉明 | 作者:八无和尚| 2021-01-24 20: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听那衙役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张煌言微笑道:“我等几人是黄驼子军中同袍,听闻黄驼子犯事,前来探视,黄驼子已经入狱,家中仅他儿子一人,就想来探视一番还请兄台相告。”

    那男子缓和了一下脸色,道:“黄驼子的儿子确是住在这,只是里面没人,想来贪玩,不知野哪去了。”

    吴争指着男子手中的篮子,问道:“那兄台这是”

    那男子道:“某是秀水县衙衙役,来此是奉知县之命,给黄驼子的儿子送饭的。”

    吴争一愣,哟,敢情秀水县衙,这么人道啊

    还想着潘氏、黄驼子一个死了一个在狱里,没人照看孩子。

    想到此,吴争特意冲张煌言点点头。

    张煌言也微微点头,这确实是个好官啊。

    吴争一拱手道:“原来是差大哥。”

    那衙役打量三人,他也明白看出来了,这眼前三人的样子、气色不是普通人,至少也得和黄驼子一样是个军人,说不定还有军职在身。

    所以,倒也客气,“三位若只是想探视一下昔日同袍的孩子,就在这等吧,那孩子迟早得回来。”

    吴争道:“问下差大哥,衙门可允许探视黄驼子”

    那衙役摇摇头道:“黄驼子所犯的是重罪,除了他儿子,衙门不准任何人探视。”

    吴争冲张煌言使了个眼色,张煌言从袖子里取出一块银子,塞到那衙役手里,“差大哥行个方便,我等也是军中同袍,只是想探视一下,没有别的用意。”

    那衙役如触电般地缩手推拒,“使不得使不得,你们若真有心探视,还是去衙门找知县老爷吧告辞。”

    他将手中篮子往门里一放,急步而去。

    吴争确实很诧异,“玄著兄,看来秀水知县,治下有方啊,这块银子够四、五两了吧”

    张煌言微笑道:“能得王爷赞赏,看来这秀水知县得升迁了。”

    吴争呵呵笑道:“咦我可没有插手政务的意思。”

    张煌言不再答话,进门掀开篮子上的纱布,里面是两个棕子、两个鸭蛋和一碟咸菜。

    吴争点头道:“看来是真心了。”

    张煌言也认同。

    这时,转角处蒋全义突然道:“王爷他回来了”

    吴争和张煌言迅速跑了过去。

    那孩子刚转弯,一见三人,转身就逃。

    吴争大喊,“拦住他。”

    蒋全义如箭般窜出,一把抱住那孩子,然后将他半拖半拽地拉到吴争面前。

    吴争道:“别怕,一会我再给你铜钱买好吃的。”

    那孩子慢慢地不再挣扎。

    吴争示意蒋全义放开他,然后拉着他来到猪圈门口,指着那篮子,对孩子道:“这是刚才衙门的衙役给你送来的。”

    不想,那孩子猛地冲进去,提起了篮子,然后往外扔去。

    吴争和张煌言面面相觑。

    “孩子,我们和你爹是军中同袍,情同手足,今日来,就是想看看你,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那孩子闷声道:“你们真是与我爹一起的吗”

    吴争应道:“当然是真的,这位是蒋大人,是你爹军中上官。”

    蒋全义蹲下来,摸着孩子的头道:“你爹随我从仪真杀到海门,然后再回到嘉兴,千里征战、生死与共,你可以相信我们。”

    那孩子打量了三人一番,终于道:“我叫黄坡。”

    吴争也蹲了下来,和颜悦色地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那篮吃食扔掉吗”

    黄坡闷声道:“他们害我爹我不吃他们的东西。”

    吴争诧异地问道:“他们是谁”

    黄坡道:“衙门里的人。”

    张煌言奇怪地问道:“黄坡,你爹做错了事,自然是应该受到惩罚的,怎么会是衙门里的人害你爹呢”

    黄坡急道:“我爹只杀了郑荣和我娘,没有杀郑家其它人,是衙门里的人说我爹杀了郑荣全家。”

    吴争、张煌言、蒋万全愣住了。

    张煌言急问道:“黄坡,你是怎么知道你爹只杀了郑荣和你娘二人,而没有杀郑家其它三人”

    黄坡答道:“那天爹回家,见阿耶死了,院子也让郑荣给占了,就去告官爹让我待在家里等他回来,后来爹回来了,样子很生气,到了天黑,我和爹连饭都没吃我害怕,不敢和爹说话,就蹲在那。”

    黄坡指着猪圈的一个角落,道:“后来,我就睡着了可后来我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了,睁开眼,就见爹在那磨刀我怕,就闭上眼睛装睡,过了一会,爹过来给我盖了件衣裳,就出门了我想跟着爹,就悄悄跟在后面后来就见爹用刀翘开了郑家的门。”

    张煌言道:“当时应该是子时,天那么黑,你怎么能看清楚你爹用刀翘开了郑家的门”

    黄坡答道:“郑家大门口挂着两灯笼,可亮了。”

    吴争和声道:“继续讲,然后呢”

    “然后就是爹进门,我不敢跟进去,就在门口偷偷看着。”

    张煌言再问道:“那你爹在里面杀人,你是没亲眼看见喽”

    黄坡点点头。

    张煌言皱眉道:“那你怎么知道你爹只杀了二人,没杀郑家其它人呢”

    黄坡急得哭起来:“呜我爹就是没杀别的人。”

    吴争瞪了张煌言一眼,对黄坡安抚道:“孩子,别急,你就说你知道的、看见的事。”

    “我真看见了。”黄坡连哭边喊道。

    “你看见什么了”吴争问道。

    “我看见我爹跑出来他身后有三人追我爹。”

    张煌言道:“天这么黑,你看得清楚是郑荣的爹娘”

    “当时里面都点灯了,不过我是没看清楚可我看见郑荣的儿子。”

    “你是说追你爹的三人中有一个是郑荣的儿子”

    “嗯郑有财比我大几岁,平日里玩时,他带人总欺负我,我认得他。”

    吴争和张煌言有些惊愕起来。

    这很明显了,就算没有看清追出来的是郑荣的爹娘,那么有郑荣的儿子在,就表示黄驼子没有杀郑家满门,至少郑荣的儿子不是死于黄驼子之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