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汉明 > 第八百零九章 蛇鼠一窝
听书 - 汉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百零九章 蛇鼠一窝

汉明 | 作者:八无和尚| 2021-01-24 20: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ps感谢书友“老虎不发威2”投的月票。

    马士英打断地,“据知县郑有德讲,郑家护院在案发后,衙门以问讯为由,皆被拘在狱中。”

    张煌言怒道“一个区区知县,竟敢一手遮天?等兵调来,杀入城中,看此贼有何话说?”

    看了一眼吴争,马士英小心翼翼地道“郑有德敢以下犯上,封闭城门,显然已经有了应对之策……郑有德手中人手可不少啊,王爷还是小心行事为好,若郑有德挟持百姓为胁,恐怕事情还真不太好收场。”

    吴争瞪着马士英道“你竟纵容秀水县私人武装?”

    马士英连忙解释道“王爷容下官把话说完,郑有德自己没有蓄养私兵,而是与郑荣一起作生意的那几家商人,豢养家丁、护院,说起来是护商队之用,加上下官见到时,他们也没携带武器,按律这不算犯法……。”

    “有多少人?”

    “每家多则百余人,少则数十人……估计加起来,五、六百总该是有的。”

    吴争大愕,厉声道“你一个嘉兴府,才有府兵八百人,区区一个秀水县竟有非法武装五、六百?”

    马士英小声道“他们毕竟没有刀剑、火器……。”

    吴争怒道“战乱之秋,清军占领此地不下两年之久,几次大战就在周边,刀剑、火器是难事吗?这几家有得是银子,从哪得不到武器?”

    马士英不敢再应声。

    张煌言道“如此看来,仅凭嘉兴府兵恐怕无法攻城……王爷还是调就近金山卫前来平叛吧。”

    吴争点点头,随即书写了一道手令,派一个随扈前往金山卫调兵。

    ……。

    此时的秀水城也乱了。

    一队队的人马穿梭在大街小巷,无数的车马在向码头运送物资。

    秀水县衙的二堂内,正位坐着知县郑有德,下首左右各坐着三人。

    郑有德已经有些慌乱了,“陈大人,我就说这事瞒不住吧,原以为堵住马士英的嘴、眼就能了这此事……现在好了,居然连会稽王都来了,这……这如何是好?”

    就郑有德称为陈大人的,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人。

    如果吴争在场,那一定会认得此人。

    这就是当初在应天府,义兴朝与清廷谈和时,那个清廷副使、被吴争一顿拳脚,打得几个月下不了床的大汉奸——陈洪范啊。

    没想到这厮居然出现在了秀水。

    陈洪范斥道“郑大人慌什么?吴争此次并没有带大军前来,说明他只是为郑家灭门案来……只是没想到,竟与马士英遇上了。”

    郑有德呐呐道“我就说嘛,不该派人前往捉拿,更不该封闭城门,这下连一丝回旋余地都没有了。”

    这话引来陈洪范边上几人窃窃私语起来。

    陈洪范喝斥道“杀吴争是我的主意,怎么了?要是能成事,便是滔天大功一件,只是你手下那些酒囊饭袋太没用,十一人对付三人,还被他们给逃脱了。”

    郑有德面色涨红道“陈大人这话有失公允,会稽郡王是何等人?连清廷豫亲王都死在他手里……。”

    陈洪范怒道“怎么……你这是在怪本官了?你当初从我手中拿银子时,怎么就不怪了?也罢,你若是想降,眼下就可开城门,跪在吴争脚下,看看他能不能留你一条命。”

    郑有德憋着一口气,面色红得发黑。

    他哪敢真下令开城门,面前这六人,其中三个是秀水商贾,其余三人包括陈洪范,都是清廷派来的人。

    这要是一言不合,怕就会刀剑相加。

    这时,陈洪范身边一个满脸络腮的中年人,开口打圆场道“说起来,都是自己人。眼下形势危急,正该同舟共济才是。”

    郑有德赶紧就坡下驴道“孙大人所言在理,还是想想应对之法吧。”

    这孙大人,原本就是与陈洪范一起代表弘光朝与清廷谈判的使臣之一,叫孙正强。

    原本是赞画,孙正强起初倒也没有降清的意思。

    不过和谈失败,南返途中,陈洪范密信多尔衮扣押一众弘光使臣后,他与赞画王言,副总兵张有才、杨逢春、刘英等一起降了清。

    此次他辅助陈洪范南来,为得是策反南边官员,为清廷在江南筹集战略物资。

    孙正强道“郑大人不必太担心,眼下吴争就算知道了实情,也无计可施,从金山卫调兵至少需要一、二日,有这时间,我们完全可以从水路,经运河北上。眼下关键是,秀水城中囤积的大批货物无法在一、二日中抢运,还须仰仗郑大人召全城百姓帮着抢运。”

    郑有德有些为难道“原本不封闭城门时还好说,可眼下人心纷乱,本官也不好强迫民众劳役啊。”

    这话是事实,大白天的封闭城门,这现象只在敌人兵临城下时才有,此时的百姓哪个还敢游荡在街上?早已回家紧闭门窗了。

    陈洪范叹息道“棋差一着啊,原本是想运河南段掌握在义兴朝和吴争手里,打点水路沿途关卡耗费太大,想一次运送省些银子……不曾想,剧变来得这么突然。”

    孙正强道“要不能运多少算多少,余下的……放把火烧了?”

    陈洪范怒道“如此一来,你我如何回朝复命?这多少银子扔在里面,如今东边海上被海盗把持,朝廷所需皆得从江南陆路运输,你这一烧,烧得可是你我脑袋!”

    孙正强怼道“那总比你我留下丢了脑袋要强。”

    陈洪范一愕,思忖道“先稳住,你说得对,吴争就算立即调兵,也得一、二日,况且你我手下有兵八百多人,只要再守住一、二天,那大半的货物就可装运上船……这样,后天傍晚,不管装多少咱们就从码头离开……各位意下如何?”

    孙正强踌躇道“守住一、二日,应该不成问题,货物中有火枪、火炮,可以先拿来守城……只是不知道吴争能调来多少兵?”

    陈洪范道“吴争并不知道城中有你们在,对此事无非也是猜个一知半解,能调多少兵?无非是嘉兴府八百府兵而已。”

    “万一他调动金山卫,那可守不住一、二日。”郑有德插嘴道。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