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黑夜将尽 > 第184章 移花接木
听书 - 黑夜将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84章 移花接木

黑夜将尽 | 作者:沉默似铁| 2020-12-25 10: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按照大厦的安排,吴铁承将会和蓝蝶儿一起剪彩,同时鸣放礼炮以示庆祝。

    仓永真嗣开枪的时机,就是礼炮响起的一刹那。

    礼炮声混淆枪声,用来掩护仓永真嗣藏身的位置,然后借助现场的混乱逃走。

    吴铁承致辞以毕。

    礼仪小姐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两把新剪刀。

    “有请蓝蝶儿小姐!”

    鼓乐齐鸣中,面带微笑的蓝蝶儿款款走过来,拿起托盘上的两把剪刀,礼貌的递给了吴铁承一把。

    “嗵!”

    “嗵!”

    “嗵!”

    “嗵!”

    “嗵!”

    ……

    礼炮声响起。

    吴铁承和蓝蝶儿同时剪断红绸带。

    这是最佳时机!

    仓永真嗣打开,伸手去摸枪。

    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摸了一个空。词典内没有镂空,这是一本正常的。

    毫无疑问,让人调包了!

    从家里出来时,仓永真嗣查看过手枪,路上词典也从未离手,怎么可能被人调包呢?

    他忽然想起来了,刚刚手臂突然麻了一下,然后词典掉在了地上。

    胳膊肘有很多穴位,其中天井穴痛感神经最弱,只要力量拿捏到位,可以造成手臂瞬间酸麻无力。

    仓永真嗣脑海中,浮现了这样一幅画面:趁着人群拥挤,那个人准确撞到自己的天井穴,词典掉下去的瞬间,那个人伸手接住,同时把另一本扔在地上。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对方瞬间换走了词典,这手移花接木的本事,绝对称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

    问题是,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为什么这么做?

    巡捕?

    显然不太可能。

    巡捕没理由帮自己。

    如果是国民正府的人,自己怕是早就成了枪下鬼。

    难道是父亲?

    这几乎是唯一的可能。

    只不过,这里面也有说不通的地方,以父亲对自己的威慑力,他只需一个严厉的眼神,自己就得乖乖跟着回去,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吗?

    仓永真嗣举目四望,并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却看到了另一张熟面孔——警察局稽查科科长刘建明。

    在南市邮电所,两人曾经打过照面,仓永真不敢再待下去,挤出人群朝外白渡桥走去,他的脚踏车锁在那里。

    百老汇大厦和外白渡桥近在咫尺。

    外白渡桥附近的冷饮摊子,松本植树和几个浪人围坐一处。

    他们整天无所事事,哪有热闹往哪钻,听说百老汇大厦竣工庆典,早早急忙着赶了过来。

    天气太热了,苏州河边凉风习习,每人来一杯酸梅汁解解渴。

    “那个蓝蝶儿,看着让人心痒痒,该挺的挺,该翘的翘,真想过去捞她一把,嘿嘿。”

    “村上君,我警告你,不要再因为这种事惹麻烦,你想再进一次巡捕房监狱吗?”

    “是。”

    “我的意思是说,看好了哪个女人,跟着她就是了,没人的时候再动手。女人吃了亏,她们也没脸去报警。”

    “松本君高见。”

    “松本君,在城隍庙和我们交手的老家伙,真的是新阴流大师兄吗?”

    “是的。”

    “怪不得那么厉害……”

    “松本君,你也是新阴流的人,干嘛不和大师兄相认呢?”

    “我现在这个样子,人家能认我吗?况且,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为了低贱的支那人,竟然对我们出手,什么新阴流大师兄,简直就是一条疯狗!”

    “还是一条六亲不认的疯狗!”

    “哈哈,说的没错,我们不和疯狗一般见识!”

    “干杯!”

    “干杯!”

    他们无所顾忌的大声说笑,反正中国人也人听不懂日语。

    路过的仓永真嗣放慢了脚步,这些浪人辱骂自己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

    ……

    此刻,百老汇大厦附近。

    福特轿车内,徐思齐打开镂空的,看了一眼那支勃朗宁手枪,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不自私。

    除了圣人和傻瓜之外。

    当然,自私是可以量化的东西,如果能把握好尺度,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

    徐思齐也一样,他也有自私的一面。

    如果和弟弟思源毫无瓜葛,根本也不用等到现在,在市政厅那次,仓永真嗣就已经成了阶下囚。

    徐思齐心里早就拿定了主意,假如仓永真嗣确实是思源,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

    笃笃!

    一名身材高大的印捕敲了敲车窗。

    徐思齐摇下车窗,问道:“什么事?”

    “徐探长,史都华总探长请你过去。”印捕躬身说道。

    “总探长在哪里?”

    “百老汇大厦宴会厅。”

    “知道了。”

    作为庆典仪式的一部分,百老汇大厦二楼宴会厅,准备了一个小型冷餐会招待嘉宾。

    作为辖区巡捕房总探长,史都华也是受邀嘉宾之一。

    杯觥交错中,他和包括万祥生在内的几名嘉宾高谈阔论,相谈甚欢。

    徐思齐进了宴会厅,迈步来到史都华身后,恭声说道:“总探长,您找我?”

    “明天上午,总捕房罗克总监来虹口视察,你和威廉负责陪同。”史都华回身说道。

    “总探长,明天上午,押送犯人去提篮桥监狱……”

    “押送犯人的事,让拉塞尔去办,你就不用管了。哦,主要是,虹口区日本人很多,你会讲日语,语言上会很方便。”

    “明白了。”

    万祥生目视着徐思齐,微笑着说道:“这位仪表不俗的青年才俊,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徐探长吧?”

    其实,他早就见过徐思齐,只是一直没机会正式认识。

    史都华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徐思齐探长,他也是英租界唯一的华捕探长。”

    众人纷纷额首致意。

    “这位是工部局华董,万祥生先生。这位是亨达洋行总经理,莱斯利先生,这位是英百事务所老板,史蒂夫先生。”史都华一一做着介绍。

    “在下全名史蒂夫周。徐探长,请多指教。”史蒂夫其实是一名中国人,只不过起了一个外国名字。

    徐思齐一一握手,客气的打着招呼。

    万祥生说道:“我们正在谈论股票,徐探长对股票感兴趣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