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第604章 训话
听书 - 来自未来的神探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604章 训话

来自未来的神探 | 作者:跑盘| 2020-12-25 12: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马希文指着地板说,“这些荧光的地方都是人血,经过了清洗和处理,光凭肉眼很难看出来。”

    “从血液的痕迹来看应该是喷洒出来的。”

    “出血量很大,如果这些都是一个人的血液,那么很有可能是伤了主要动脉。”

    “我建议请法医科的人过来一趟,他们可以结合人体特征得出更详细的现场分析。”

    包星问道,“这些清洗过的血迹还能不能检测DNA?”

    “我尽量吧。”

    马景波问道,“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马希文摊了摊手,“现场清洗的很干净,除了残留的血迹找不到其他的线索了。”

    马景波看了一眼手表,“包星,给法医科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

    “韩彬,你带人在四周走访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朱家旭,你带人收集周围的监控。”

    “六点半在市局会议室开会。”

    众人应了一声,分头行动。

    ……

    韩彬带着一组的人在附近走访,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

    一是牛鑫住在这的时间比较短。

    二是这里的人员比较杂,很多都是外地租房的。

    唯独附近小卖部的老板娘对牛鑫有印象。

    据她说牛鑫来他店里买过东西。

    韩彬让她调出了当时的监控,牛鑫是一个人来的,跟老板娘的描述基本吻合,买了烟、酒、花生、火腿、还有方便面,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韩彬还是拷贝了一份监控拿回去研究。

    韩彬继续在周围走访,不过,其他人对牛鑫都没什么印象。

    下午六点半,韩彬准时带人回市局开会。

    参加会议的除了二中队的人,还有市刑侦大队大队长丁锡锋。

    丁锡锋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板着脸说道,“马队长,开会吧。”

    “是。”马景波应了一声,招呼众人开会。

    丁锡锋对这个案件的细节还不是很了解,继续说道,“马队长,你主持会议吧,我旁听。”

    马景波组织了一下语言,“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些技术科和法医科的情况。”

    “技术科已将屋子里的血迹提取DNA,正在跟牛鑫母亲的DNA进行比对,死者是不是牛鑫很快就会有结果。”

    “另外,根据现场血迹的喷溅痕迹,以及人体的生理结构推测,受害人应该是被割喉而死,从血迹的坠落角度看应该是站着被割喉的。”

    “被害人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到一米八二之间。”

    “而牛鑫的身高恰恰符合这个区间。”

    马景波说完之后,看了丁锡锋一眼,看到对方没有表示,又对着其他人说,“说一下你们调查的情况。”

    韩彬说道,“我带人在嘉园小区走访了一番,因为牛鑫搬过去的时间比较短,对他有印象的居民并不多。唯一一个明确表示见过牛鑫的人是附近小卖部的老板娘。”

    “我们调取了小卖部的监控,六月3号左右,牛鑫的确去过那家小卖部,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当时是他一个人去的,没有发现同伴的行踪。”

    “我们这边目前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马景波又指了指一旁的朱家旭,“你们组呢?”

    朱家旭答道,“嘉园小区是个老小区,没有物业公司,本身的监控设施并不齐全,而且是一个开放小区,四通八达,调查的难度有些大。”

    “我们收集了小区周围商铺的私人监控,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排查。”

    马景波打断了对方,“也就是说你们组现在也没有新线索。”

    朱家旭没有答话,算是默认了。

    丁锡锋将碳素笔往桌子上一摔,语气严厉,“你们的效率不行呀。”

    马景波辩解道,“大队长,我们也是今天下午才发现的线索。”

    丁锡锋道,“今天下午发现的,到现在还没确定死者的身份?”

    马景波答道,“技术科那边已经在比对DNA了。”

    丁锡锋摆了摆手,“不能什么事都考技术科,刑侦队也要有能力判断死者的身份,不需要你有实打实的证据,但是你自己心里要有个谱,接下来的案子怎么查。”

    “咳……”

    马景波轻咳了一声,“根据现有的证据,我推测死者应该就是牛鑫,而且,我们已经再往这个方向查了。”

    丁锡锋接着说,“按照你的假设死者是牛鑫,他的死亡时间确定了吗?”

    朱家旭答道,“尸体还没有找到,所以死亡时间暂时无法确定。”

    丁锡锋哼道,“等你们找到牛鑫的尸体黄花菜都凉了,没有尸体,一样可以通过刑侦手段确定死者大致的死亡时间,你们都是老刑侦了,具体怎么操作不用我说吧。”

    “还有,如果牛鑫是在屋子里被杀害的,那尸体现在在哪?”

    “如果屋子里没有,又是如何运出去的?是分尸,还是就地火化?”

    “确定大致的死亡时间,确定运送尸体的方式,然后再跟视频监控比对,效率会不会更高一点。”

    看到丁锡锋今天火气不小,马景波也没敢再答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丁锡锋又说了几句案情,而后话锋一转,“同志们,这原本只是一起越狱案件,结果越狱的逃犯死了,现在协助朱为超越狱的人也死了,案件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对朱为超的通缉令已经解除了,但朱为超被杀案迟迟无法侦破,案件的真相也无法对外公布,距离一周的破案期限马上就到了。”

    “再看看现在,朱为超的案子还没破,又牵出了一个新的案子,又死人了。”

    “市局的领导对此很不满意,开始怀疑咱们市刑侦大队的办案能力,我挨骂是小事,但咱们琴岛市刑侦大队的脸面不能丢。”

    “我知道大家很努力了,也知道大家很辛苦,但现在的情况咱们必须更努力,犯罪分子要比咱们想象中的狡猾,虽然我也不愿意承认,但从开始到现在咱们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先是朱为超被杀,现在协助朱为超越狱的人也死了,那个幕后主使正在按部就班的销毁犯罪证据,咱们想要抓到他,就必须比他走的更快,走到他前面。”

    “我说这些你们应该都懂,我也不想再重复第二遍,总之一句话尽快破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