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 > 第一百九十章 见识天津
听书 - 迷踪谍影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九十章 见识天津

迷踪谍影 | 作者:西方蜘蛛| 2020-08-27 23: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火车缓缓进入天津。

    因为买票时间的原因,孟绍原和田凯易要在天津逗留两天。

    电报早就发出去了,力行社天津站的站长马归途亲自来迎接的孟绍原。

    这可是戴处长身边的大红人啊。

    让他在天津待舒服了,回去后在戴处长耳边美言几句什么都值了。

    一进天津,田凯易的一颗心就算是放了下来。

    安全了,终于安全了。

    不管回去后要面对什么,起码现在安全了。

    一路上,对于田凯易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戴笠为什么要那么兴师动众的救他,孟绍原没有问。

    有些事情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天津,那也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了。

    民国时候关于大城市有句老话,叫做“上青天”。

    说的就是上海、青岛、天津这三座大城市。

    都是大上海是十里洋场、花花世界,可是天津与之相比,丝毫都不逊色。

    甚至在洋气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的第一所大学、第一条电话线、第一个邮局、第一张邮票、第一个近代造币厂等等也都是产生于天津。

    天津作为当时最繁华的时尚都会,带动了异域文化在全国的迅速发展,市内繁华中心法租界梨栈一带素有“东方小巴黎”的美称。

    马归途五十三岁,慈眉善目,看着不像是个特务头子,倒像是逢人就带三分笑脸的生意人。

    一见到孟绍原,不顾自己比他年长,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其实远远的高过对方,对孟绍原那是好话源源不断脱口而出。

    虽然对方客气,但孟绍原还是想着自己身份和他相差太大了,总有几分克制。

    人家不是给的你面子,而是给的戴先生的面子。

    一共调派来了两辆车,田凯易被安排到了后面一辆车,马归途亲自陪着孟绍原坐上了前面一辆轿车。

    日本人在天津的势力非常大,不但在天津有着中国最大的日租界,而且还修建有河东东局子兵营。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力行社天津站的责任也变得更加大了一些。

    马归途把田凯易安排在了一家和力行社长期合作的小旅馆里,而把孟绍原则安排在了赫赫有名的大华饭店。

    这家饭店那可不是一般的饭店,这是中国第一家有屋顶花园的饭店。

    大华饭店坐落在天津圣路易路和杜总领事路转角处的德泰洋行楼上,素有“津市华贵之西餐厅、中外名人之游宴处”的美誉,人称“破天荒、纯西式、最华贵的西餐、跳舞、屋顶花园”。

    饭店内部设施在津沽堪称一流,大客厅,小花厅,另设西式雅座。厅内陈列花草、金鱼池等。墙壁上挂有无线电收音机,声歌娱耳,久处其中,使人忘倦。房顶则设屋顶花园,纯大理石铺成,夏日可以纳凉跳舞。

    尤其是所聘请的外国乐队和俄国舞女,更是名闻遐迩。

    前大总统黎元洪、京剧名角梅兰芳、余叔岩、尚小云等频繁来此就餐,这里成为天津上流社会的主要交流场所。

    袁世凯二公子袁克文专门为大华饭店题写了“满足清静”四个字。

    至于这家饭店的经理,那就来头更大了。

    他是刚刚发动了双十二事变,张学良红颜知己赵四小姐的哥哥赵道生。

    同人不同命。田凯易被安排在小旅馆中,孟绍原则住进了天津最顶级最豪华的饭店里。

    这依旧靠的戴先生的面子。

    也可以看得出马归途那是真的用了心思。

    “绍原。”一进饭店,马归途叫的特别亲热:“你可不能说我势利眼,哎哟,介朋友交不了。有人住差的,有人住好的。嘛原因?上面给咱定了标准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您住的这大华呀,那还是我自己个掏的腰包。好嘛,您这一走,我这饭辙都得到部下那里打秋风去。”

    孟绍原听的笑了出来。

    怪不得人说天津人个个说话都和说相声似的。

    你告诉别人这位马站长是个大特务,谁信啊?

    “马老板!”一个穿着西服,留着漂亮小胡子的人连连拱手走来。

    “赵经理。”

    马归途介绍了下,这位就是大华饭店的经理赵道生。

    一听说是赵四小姐的哥哥,孟绍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赵经理,我的贵客可来了。”马归途一指身边的孟绍原:“您可得给我安排好了,花多少钱我都认了。”

    “马老板,您这是打我脸呢。”赵道生笑嘻嘻的:“平时请您都请不到,现在您朋友来了,那还能要您钱?我让人送你们去房间,晚上,就在这里吃饭,都算我的。”

    “那我可就脸皮厚着不客气了啊。”

    服务员把孟绍原和马归途送到了房间里,那是一间老大的客房,外面还有一间装修的非常豪华的会客厅。

    付了小费,马归途忽然冷笑一声:“绍原,我刚才可是白嚯(吹牛)了,就咱现在住他大华饭店还用花钱?赵道生的妹夫都被扣了,咱们不找他们麻烦就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赵道生的妹夫?

    孟绍原一怔,然后哭笑不得,说的可不就是那位张少帅吗?

    啊,也对,做的好好的大华饭店,没两年就关门了,原因谁都不知道,仔细想想,或许和张少帅被判刑有关吧?

    你说这家饭店后面没有张少帅的影子,谁信啊?

    “介个,您拿着。”马归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勃朗宁手枪交给了孟绍原:“这天津是个好地方,但是龙蛇混杂,尤其是那些天津卫的混混,一个个横起来都是不要命的。您要是单独一个人上街,万一发生了嘛事,您直接开枪打他,出了事我担着。”

    看起来马归途在这混得风生水起啊。

    说着,马归途一拱手:“您先歇着,晚饭点我再来。”

    “马站长,多谢了,这次可让您费心了。”

    “这说的嘛话呢,咱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还能说两家话?再说了,您是天子脚下的人,咱还能不侍候好了您吗?”

    笑着把马归途送了出去,孟绍原越想越觉得这人有趣。

    在客房里休息了一会,有些无聊,孟绍原拿了点钱,戴上手枪出了宾馆。

    好不容易来趟天津,怎么能不好好的转转?

    谁想到这一转,就让孟绍原大开眼界,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津卫。

    天津卫最有名的是什么?

    混混儿、大耍和狗食。

    混混儿也就是流氓,大耍就是比流氓高一级别,狗食最低等。

    而混混儿最喜欢的就是吃宝局,所谓的宝局,其实就是赌场。

    那些没了饭辙的人会豁得一身剐,去宝局找茬,不过也有规矩。大部分是用“叠了”这一招,所谓“叠了”就是护住裆和肾脏,然后让宝局的打手随便打,但这段期间不能喊一声疼,也不能吭声,只要喊疼或吭声,打死白打。

    要打到什么程度?

    打到左右双臂双腿全部打碎,你还要自己翻身让人家打完一面再打第二面,这不是一般人能熬的过去的。

    但放心,绝对不会打死人,打到差不多,准有人出来叫停,然后问清家庭住址,用宝局提前准备好的大笸箩铺上红棉被,将被打碎的人抬回家,而后派人给你治疗。

    自此之后,宝局开张一天,你每月就有一份钱。但是等伤好了,你就要充当打手,准备打下一个“叠了”的,若是有抽“黑红签儿”的大事,你必须第一个参与。

    距离大华饭店不远,就有一个宝局,名字也取得过,叫“诗迷俱乐部”,那是日本人和天津的“大耍”一起开的赌场。

    孟绍原刚散步到这,忽然看到一个干瘪老头,带着两个年轻人,抬着一口大铁锅来到了诗迷俱乐部的门口。

    接着让年轻人找来几块大青砖把铁锅架起来,然后再让两人提来两桶油倒进去。随即站在门前破口大骂,骂的怎么难听怎么骂。

    不一会,周围就围满了一圈人。

    “哎哟,是海二爷和他儿子嘛?”边上一个人嘀咕了一声:“这是来吃宝局了,这他妈的是要下油锅还是做嘛啊?”

    这个叫海二爷的老头,骂的那么狠,倒不是这家赌场掌柜子跟他有仇,这是规矩,今天海二爷要吃宝局子。

    骂了一会,周围早就挤得水泄不通。

    此时油锅下面已经燃起劈柴,油都快热了。

    海二爷今天不用“叠了”这一招,而是更狠的“下油锅”,这招据说在清末有人用过,但没人见过,海二爷就要破破例,让大伙见识见识。

    “叠了”还能留条命,但“下油锅”百分百没命,但回报也大,以后他这俩儿子和一家老小就算有了饭碗子,这家宝局只要开张,就要养活海二爷一家子人。

    凡是来吃宝局的,掌柜的绝对不会劝,因为老规矩,不能劝,也不能问为什么,来你门口就是为了吃你,所以问也没有用。

    掌柜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笑着请海二爷到屋里喝杯茶再下,但海二爷一张口,先骂了一通掌柜子,而后说声“免了,以后这茶留给我俩孩子喝吧!”

    来闹事的必须要骂,不骂反倒是外行,任你怎么骂,骂的多难听,掌柜的也不火不恼,

    恼了,也是坏了规矩。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