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迁之路 > 第613章 跟我走(大结局)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613章 跟我走(大结局)

升迁之路 | 作者:夏言冰| 2019-12-27 12: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在一般的家庭里面,爷爷跟孙子讲话向来是随意的,但是,在这种高干家庭里面,即便是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也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这种小字辈的,如果入不得老一辈的法眼,别说是谈话,估计连见一面都很难。不过这对林远方来说都不是问题。

    “中央党校是一个传奇之地,地位之特殊绝非一般的地方党校可比拟的”任老爷子爱怜的看着自己这个来之不易的孙子,“普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培养党的高级干部的地方,因为没有哪所学府能够像他一样,由党和国家领导人出任校长,而且,众多针对不同时期而具有重大意义和影响力的创新理论都是在那里传遍出来的,有这次的学习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要知道,这是多少干部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机会”

    “我一定珍惜这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林远方认真道……

    来之不易四个字的真正含义,或许也只有他才能真正体会的到,他以前的升迁之路都颇为顺利,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唯独这次登上黄海市市长的位置,中间经历的波折太多了。从表面上来看,他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参与到任何具体进程中去,到了最后选举的关头,干脆跑到省委小招去写稿子、睡大觉。可是只有林远方自己当时知道,他所作的是最聪明的、也是最耗费心力的选择,只有这样的选择才能够在机会降临时真正把握住,从而被组织上承认,成为黄海市的新一任市场。

    当然,对林远方来说,这次黄海市选举中他即使不借势借力,走不上市长的位置。但是凭借着自己的出身,凭借他的能力,他迟早有一天会登上正厅级干部的位置。只是具体到黄海市,林远方是不能任由郝向前在乱搞下去了,他必须夺过黄海市的主导权,把黄海市这艘大船,拨向正确的方向。

    “先去报到吧,今天晚上学校没活动,就回来吃饭。”任老爷子挥了挥手,转身回到了书桌后面。

    “那我先去了。”林远方轻轻地为老爷子的水杯里续上水,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让光辉派辆车送你去吧。”林远方开门的瞬间,老爷子从书桌上抬起了头。

    “不了,到党校报到,我不想整那么大的动静。”林远方转过身来,拒绝了任老爷子。

    “呵呵,这就对了!”任老爷子点头说道。林远方第一次回晖苑认祖归宗时他交代包光辉搞那么大排场,主要是做给一些人看的,借此敲打敲打他们的脑袋,让他们放弃心中的小算盘,老任家的正牌继承人来了,你们还是不要打那些小九九了。

    可是现在,林远方在老任家第三代接班人的地位已经稳固。这个时候任老爷子自然希望林远方要低调,不要张扬,更不要学某些豪门子弟飞扬跋扈的习气。

    “爷爷,您又在考验我啊?”林远方看见任老爷子的笑容,也嘿嘿地笑了起来,他夸张地用手摸着胸膛往下捋了捋,“还好还好,我表现不错,经受住了考验!”

    “哼!”任老爷子嗤之以鼻,“这点东西,就叫考验了?”他大手一挥,板着脸往外赶林远方,“快去党校报到吧!”

    “好唻,我这就走!”林远方笑嘻嘻地拉上书房的房门,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楼下走去。

    “这臭小子!”任老爷子又哼了一声,却伸手抓起了电话,“光辉,再加派一组人,跟在远方附近。”本来已经有殷伟为首的三人小组在暗中保护林远方了。可是京城鱼龙混杂,是非也多。只有一组人马有时候难免有照应不过来。任老爷子考虑还是多安排一组人马稳妥一点。

    “是,我这就安排!”

    包光辉放下电话,正好看到林远方从楼上下来。他笑着迎了上去:“方少,见过首长了?”

    “是啊,被训了一通!让我赶快滚去党校报到。”林远方递给包光辉一支香烟,向包光辉诉苦。

    “方少,你向我告状没有用,我到老首长面前也是老鼠见了猫啊!”包光辉笑着接过香烟,压低声音对包光辉说道,“要告状啊,你去找你超敏姑姑。咱们老任家,也只有你超敏姑姑敢在首长面前拍桌子发脾气!”

    “超敏姑姑还是算了吧!”林远方苦着脸说道,“她教训起人来,比爷爷还狠!”

    “哈哈!”包光辉大笑起来,“那我送你去党校?”

    “别,辉叔,您一现身,还不把党校惊动的鸡飞狗跳,说不定连校长都惊动了呢!”

    “胡说八道,私下里去送送你,怎么可能惊动校长?最多是党校几位副校长一起出动而已。”包光辉吐了一口香烟,“当然,我如果以任办主任的身份去,那自然又是不同。”

    “所以说还是算了嘛!动静太大。爷爷可是一直让我‘踏实做事,低调做人’,我如果整出这么大动静,指不定他会怎么训我呢!”林远方说道,“辉叔,你给我派一辆车,把我送出玉泉山。到了山下,我自己打车去党校。”

    这玉峰山上来过都是专车,出租车几乎是凤毛麟角。尤其像晖苑这种地方,更是出租车不可能出现的地方。所以林远方即使再想低调,也必须让包光辉派车把他送出去,然后再换出租车。

    于是包光辉就派一辆牌号普通的奥迪,把林远方送到了玉峰山下的玉峰大道,林远方换了一辆普通的出租车,赶往中**校报到。

    中央党校,曾经是一个地图上没有标识,在查号台也没有登记电话的保密单位。如今,根据实际创新形式,大力培养国家干部梯队的同时,中央党校也在不断的对外公开一些属于自己的**,邀请国外政要、专家学者来校发表演讲,举办多种高级别的国际活动,通过一次次的自揭‘神秘面纱’,如今的党校已经不再神秘,饶是如此,想要进去还是要经过一道道关卡的。

    “同志,您的车子不能进去”出租车到党校门口,便被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伸手拦住了。

    “我是来学习的,行李太多,行个方便吧!”落下车窗,林远方客套的说道。

    “不行!”武警战士表情的严肃的摆摆手“不要堵在门口,赶紧去那边停下。

    正说着话,一辆奥迪车呼啸而至,一声鸣笛之后,车子直接开进了大门。

    “同样是车,为什么他能进我就不能进”因为知道林远方身份的特殊,出租车司机也是底气十足,当然,主要原因他看到刚刚的那辆奥迪只是一个普通的拍照,没有丝毫的‘特权’可言。

    “他的车子有出入证,如果你的车子有,我一样可以放你进去”武警战士并没有生气,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来这里学习的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哪个都不是他这种小兵子所能得罪的,但是,自身的职能却是告诫他,必须严格执行学校的有关规章制度。

    “算了,我自己进去吧!”出租车司机还想理论几句,林远方却已经打开车门下车。

    “我送你进去吧!”出租车自己的这话完全是出自一种本能,一种敬畏与向往权力的本能,说完,他自己也感觉有些冒失,好在林远方也没有同意,帮忙在后备箱里取出行李之后,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即刻离去,而是看着林远方有条不紊的拿出自己的报到证身份证之类的证件过安检,然后肩扛手提,拖着行李箱进了校门。

    “这么年轻就进中央党校学习?”看着林远方的背景,出租车司机啧啧的自言自语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唉,自己天生就是握方向盘的命,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握自己的方向盘吧!”

    拖着硕大的行李箱,林远方找到报到处,远远地,就看到人群分成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一群明显领导模样的人,这伙人有的坐在小马扎上,有的干脆坐在行李箱上,所共同之处就是眼睛都使劲瞄着报到处那边,顺着这些人的眼睛看过去,报到处那边人头攒动,一群年轻人正忙活的不可开交。

    呵呵,真是当领导当习惯了。

    林远方在心里呵呵笑着说道,报到这样的事情都还需要秘书代劳。

    找一个僻静的角落,林远方把行李箱放下,然后挎着随身的小包加入了报到处的大军之中。

    “兄弟,你也是来给领导办报到手续的吧?也是地厅班?”刚刚停下,前面一个小伙子转身呵呵笑着问道。

    “嗯……”支吾着,林远方应了一句。

    “哪人啊,听口音很耳熟呢!”前面的人兴奋的问道。

    “喏,该你了,快点办吧,估计领导们都等急了吧!”林远方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因为那次选举的事情,他在整个向阳省都已经出了名了,这个时候,自是不想太多的透露关于自己的信息。

    “呵呵,你先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到老乡,一会儿领导安顿下之后咱哥俩出去喝两杯怎么样?”这个年轻人的热情让林远方有点受不了,心想:领导怎么用了这么一个喜欢多话的秘书,如果是自己,绝对不用这样的秘书,秘书,那应该是谨言慎行的,作为领导的身边人,秘书的一言一行不仅关系到领导者个人,以及党和政斧的形象,而且直接影响着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作为领导的跟班秘书,必须时刻认清自己的身份,言行举止决不能给人以浮夸随意的印象,多言,在林远方看来是秘书的大忌。

    不过,在面对这人的时候林远方表现的还是很客气的,毕竟大家都是初次见面,自己不能拂了对方的好意,不过,他也明白这人的小心思,无非就是想看看自己拿报到证上的名字而已,这种小伎俩也拿出来在自己的面前耍,太小儿科了。

    呵呵,笑着,林远方也懒得多说。

    等轮到林远方办理报到手续的时候,前面这个刚替领导办过报到手续的人就在一旁抬头探脑的张望。当他看到报到通知书上面“林远方”三个字时,一时就惊呆了“你……你就是黄海市新当选的那个市长??”他张大了嘴吧支吾道:“我…我刚刚还以为你是……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一刻,他有种想要找一道地缝钻进去的冲动,人家堂堂一正厅级的地级市市长,自己竟然把人家当成了一个小秘书,滑稽至极,可笑至极!

    其实说来也不怪他,来中央党校培训的领导,哪个不是带着秘书和司机过来的?像林远方这个单独一个人过来报到的,最起码在他看来,还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

    “嗯,是我。”林远方点点头,简单的回应了一句,把手中的入学通知书和照片等材料交了上去。

    中央党校负责办理入学手续的工作人员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届地厅班有一位叫林远方的二十六岁的正厅级市长,但是在纸上看资料和看到真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纵使事先已经知道,这个时候见林远方本人,也不由得感慨林远方的年轻。这哪里像是一位正厅级市长啊?如果不是他那双过于明亮的双眼,真会让人以为这是一位大学生呢!

    见工作人员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林远方一点也不奇怪。他实际年龄本来就不大,偏偏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偏偏这几年来升迁速度又快,对于人们知道他的真实职位之后发出“啊哦呃”的惊叹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拿上自己办理好的学员卡饭卡房卡等东西,又问清楚宿舍的位置,对工作人员说一声谢谢,然后在对方吃惊的眼神中,林远方走向了自己的行李,肩扛手提的走向宿舍。

    在他身后,刚才那个秘书呆呆地站在那里,竟然忘记了领导还在等着拿办好的入学手续呢!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