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43章 人的名,树的影
听书 - 蜀汉之庄稼汉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0743章 人的名,树的影

蜀汉之庄稼汉 | 作者:甲青| 2021-01-24 19: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去年郝昭襄武兵败,可以经狄道退回凉州,就是因为以洮水注入黄河的交接之处为中心,周围有数个渡口。

    在冯永想来,如今自己领大军大张旗鼓地出陇西,想来应该已经惊动了黄河对面的西平郡魏军守将。

    刘浑领着机动性强的骑军,可以方便巡视河段以防对面过来偷袭。

    “诺”

    刘浑一抱拳,对冯永的安排没有一丝异议。

    但凡是冯君侯之命,他只会不折不扣地执行。

    第二日,冯永让暗夜营先行,展开搜索前进。

    然后自己再领护羌校尉府的士卒随后翻山,让姜维带着三千虎步军殿后。

    刘浑最后领着骑军尝试上山,虽是勉强能通行,但终是不便。

    他不得不领人回头,巡视沿线,与陈太守共同防备大河对岸的魏军。

    此时镇守河西的,乃是前年与郝昭一齐平定西平英叛乱的鹿磐。

    他得知冯永领大军出陇西,大为紧张。

    凉州自去年开始,就一直人心不稳,偏偏在河西久有声望的郝将军又刚刚病亡。

    蜀人这个时候大军出动,当真是挑了个好时机。

    鹿磐甚至亲自领兵到了大河西岸,以防万一。

    哪知这些日子只能看到对面人来人往,甚至几个渡口都有汉军出现,但就是没有发现汉军主力在哪个位置。

    这让鹿磐越发地不安:汉军莫不是准备想要偷袭河西

    他这么想是有道理的。

    因为自古从狄道过来,除了渡过大河进入河西之地,再无他路。

    “将军,对面的魏人似乎有动静。”

    正在洮水河边驻守的刘浑接到哨探的消息,不禁有些意外,连忙率着人前去查看。

    待他赶到洮水与大河交接处的渡口,魏军已经开始有人划着筏子到了河中间。

    “将军,看来他们是想要渡河。”身边有部将说道。

    刘浑没有马上回答,反是眯起眼观察了好久,这才说道,“走,到河边看看。”

    部将有些担心地拉住刘浑,“将军,小心为上。”

    刘浑不在意地一笑,“怕什么对面的贼军又没过来。”

    “就怕对面附近有哨探。”部将提醒道,“何况我们的大军在后方,将军这般轻率靠近,只怕有所不妥。”

    “我还怕区区哨探”刘浑傲然一笑,“走,上前看看,这里看得不甚清楚。”

    说着,自己带头向前摸去。

    部将没有办法,只得带着人一起跟上。

    刘浑在岸边寻得一处高处,藏好自己的身子,瞪大了眼,努力地想要看清楚对岸。

    “你觉得他们会有多少人”

    刘浑看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问道。

    “末将估计,应当有六七百人,最多不过一千。”

    部将也在试图看清楚对面的情况。

    刘浑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确实对面没有再增加人数,这才转过身,“走,回去。”

    骑马飞奔回后方,刘浑立刻整顿兵马,让人把马蹄都用布包好,然后立刻领着大军向渡口方向包抄过去。

    鹿磐站在大河西岸,神情有些紧张地看着人马开始渡水。

    即便是在西岸,也可以看出对岸的汉军动静不小。

    更让他担心的是,听说此次还是冯永领军。

    自北伐一战后,在鹿磐看来,冯永用兵,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

    而且其人喜欢冒险偷袭,这一点可以从他领兵奔袭陇关看出来。

    所以为了能探出冯永主力所在,鹿磐不得不冒险让人渡河试探一番。

    前头的人马很快过了河,对岸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并没有被汉军发现,这让鹿磐终于有些放下心来。

    这段河有数个渡口,汉军第一次出陇西,不了解情况,所以未必能知道自己会突然派人渡河。

    等到大半人马都上了对岸,鹿磐终于放下心来。

    很好,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于是他立刻吩咐道,“快架桥”

    民夫、辅兵扛着早就做好的木头竹子,开始在水面上铺浮桥。

    “将军,曹贼这都已经快要渡完了。”部将有些焦虑地提醒刘浑。

    刘浑脸上的神色却是冷静非常。

    他的目光看向水面。

    这曹贼用来渡水的舟子似乎颇有些古怪。

    看着两人就能抬起,似乎很轻,可是却能载十人而不沉,委实古怪无比。

    “将军”

    眼看着曹贼不但渡了水,而且后头还在不断地铺设浮桥,部将忍不住地再次提醒了一声。

    刘浑的眼睛终于眯了起来,颇有冯君侯眯眼时的神韵。

    魏军的哨探已经搜到埋伏的大军前面不远处。

    刘浑举起马槊。

    他身后的骑军立刻开始躁动起来。

    一个魏军哨探感觉有些不安地抬起头看看前方,然后就看到眼前突然冒出数枝旗帜,同时感觉地面开始震动起平。

    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片红色的红潮汹涌而来。

    “跑”

    同伴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猛地想要掉转马头。

    一支箭羽飞来,斜斜地射中了他的后心。

    同伴身子不由地向后仰去,摔下马来。

    哨探吓得魂都差点出窍了,在掉转马头的同时,他把身子紧紧地贴到马背上,狠抽了一下战马。

    战马嘶叫一声,开始向自己的阵营冲去。

    于是尚未排好阵形的魏军就看到,自家的哨探领着一片火红的潮水向己方冲过来。

    “这是蜀军是蜀军”

    魏军一下子就慌乱起来。

    刘浑紧紧地跟着那个哨探,冲到魏军的阵前,松开了缰绳,双手握紧马槊,长长的槊锋划过,立刻就带起一串血珠。

    两个魏兵捂着脖子,眼中瞬间失去了神采。

    汉骑的突然冲锋,让刚刚上岸的魏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本来就没有什么阵形,被汉骑这么一冲,更是有人返身就向后面跑去。

    刘浑领着人,根本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就冲出了一条路,等他掉头迂了回来。

    己方的骑军正顺着他冲出的缺口,一波又一波地冲锋,同时两翼还配有骑射,把想要向两边逃散的魏兵驱赶回来。

    魏军本就没有防备,如今再被这么一冲,变得混乱无比,互相践踏,不少人被逼得纷纷返头跳入河里。

    看着汉军如杀鸡屠羊般地冲入魏军阵中,刘浑一手控缰,一手提着马槊,面无表情。

    马槊的血迹未干,顺着血槽滴到地上,渗入土里。

    战斗发起得很快,结束得也很快。

    站在对岸的鹿磐看到这一切,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头,便下令收兵。

    铺到了一半的浮桥也撤了回去。

    “将军,有点不对。”

    部将很快向刘浑禀报,“这些贼人,全是穿了魏人衣铠的胡兵,根本不是真正的魏兵。”

    刘浑疑惑地看向部将,一勒缰绳,骑着马绕着已经放下兵器的战俘走了一圈,发现确实全是胡人,连一个真正的魏兵都没有。

    刘浑又勒着马,走到水边,看着对面已经重新收拢了人马,脸上终于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贼人这是在试探。”

    怪不得这批贼兵这般不经打,一冲就散,原来根本不是真正的魏军。

    被对方耍了一遭,试出了自己的防备,让刘浑有些懊悔。

    他翻身下马,插好马槊,弯下腰来拉起一样东西。

    正是先呛停罴贫喽耍髅娌急阡煽冢挡坏米约阂丫叭ズ庸亍br />
    “明公,河关那边,乃是由叛胡所据,那冯永又岂能轻易从那里渡河”

    有人提醒了一声。

    “不他定然是去了河关”徐邈猛地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诸位莫要忘了,那冯永今年刚一开春,就立刻领军伐陇西叛胡。”

    “叛胡一路西逃,明明已经没有了抵抗之力,他却仅追到大夏县就停止,放过了罕河关一带的叛胡。”

    徐邈越说,语速就越快,显示出他内心的焦虑,“诸位就没想过这其中的古怪吗他这很有可能就是故意的”

    听了徐邈的分析,有人终于反应过来:『汀br />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