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48章 谁吃谁?
听书 - 蜀汉之庄稼汉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0748章 谁吃谁?

蜀汉之庄稼汉 | 作者:甲青| 2021-01-24 19:55 | TXT下载 | ZIP下载

    从右翼过来的魏国骑军过了河之后才发现,汉军的右翼,有一个不算太高的丘陵。

    若是换了平时,这个丘陵并不算什么障碍。

    但在这个时候,汉军早早就占了这个丘陵。

    而且对于没有双边马镫的魏军精骑来说,想要仰面进攻,实在是太过于困难了。

    有将校大声呼喝着,让骑兵下马,准备尝试以步卒进攻。

    在骑兵三件套没有完整配套出现以前,骑兵在很多时候本来就是步骑两用。

    只是他们这种骑兵,并没有像纯步卒那样准备齐全,他们当中的许多人,甚至连个小圆盾都没有。

    丘陵上冒出来的弓弩手一波箭雨下来,没有多少防护的魏军就纷纷惨叫着倒地。

    尝试攻占右翼制高点失败的魏军骑兵不得不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在正面魏军步卒的牵制下,左翼同样顺利地渡到了西岸。

    这让张华精神振奋。

    汉军左翼是一大片平坦之地,最适合骑军的冲锋。

    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这个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凉州铁骑,习用长矛,非精选前锋,不可挡也。

    这是当年曹操与马超战于关中时,议者所下的定论,足见西凉铁骑的精锐。

    冯永举着望远镜,看到北边的魏国骑兵正缓缓地组成方阵,连忙让人挥旗下令。

    一直让人注意着中军令旗的张嶷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喝令:“左转,准备”

    “哗啦啦”地一阵盔甲摩擦的声音,一直坐着休息的陌刀队站起来列阵,同时戴好头盔。

    在炎炎的烈日下,汉魏两军,所有人身上的铁甲已经被晒得滚烫滚烫的,几乎要把人烫熟了一般。

    唯一例外的,则是陌刀队的士卒,他们的铁甲有辅兵帮忙浇水降温。

    接着一连串的兵器磕碰声响起。

    陌刀队自街亭初战后,就在实战中不断改进。

    护羌校尉府的士卒时时巡视陇右,参与羌乱,陌刀队每战必进,并非是无的放矢。

    现在的陌刀队,以陌刀为主力输出,针对各种情况,还有环首刀,矛,钩攘甚至哨棒等兵器作为辅助。

    兵器和防护具甲不断改进的同时,作战方式也日渐成熟。

    这是陌刀队在街亭之战后,再一次对上真正的魏国骑兵,而且还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凉州铁骑。

    在辅兵全部退下之后,陌刀队已经列阵完毕。

    鼓声响起。

    各什长跟着鼓点下令:“进”

    举刀前进的士卒,身材不但要高大,而且平日里还要经常体力和耐力的训练。

    加上有牧场和养殖场的肉类补充,人人都算得上肌肉男。

    黑色面罩后面,闪着冰冷的目光。

    “陌刀队在街亭第一次对战的,是魏国中军新五军,其中还有当年曹贼纵横天下的虎豹骑精卒。”

    冯永把望远镜递给姜维,“凉州铁骑与虎豹骑都算得上是天下精骑。伯约你觉得,是凉州铁骑厉害一些,还是虎豹骑厉害一些”

    姜维举着望远镜,看到魏军骑卒开始冲锋,同时大汉这一边,无数的雪白长刀斜斜举起,在日头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铁骑如洪流,陌刀如丛林。

    举着长矛的凉州铁骑狠狠地撞上了正如墙而进的陌刀。

    在这一瞬间,姜维的身子紧紧地绷住了。

    以强力冲击著称的西凉铁骑,在这个重步兵方阵面前,居然仅仅是动摇了前面两三排阵线,然后就连人带马齐齐被绞杀成了碎肉

    “咚咚咚”

    鼓声越急。

    “进”

    后面站着的陌刀队列立刻迈步上前,越过前面几排,如此往复,轮流补充。

    只有生死,没有退缩。

    脚下的鲜血因为碎肉太多,没能及时渗入地里,在这种天气下,一下子就变得粘糊糊的。

    凉州民风悍不惧死,凉州铁骑更是威猛无比。

    只是无论他们如何冲锋,汉军的如林长刀阵就如铁铸的城墙,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倒了下去,碰得头破血流。

    “君侯,末将虽不知道凉州铁骑与虎豹骑哪个更厉害一些,但末将知道,他们在君侯的陌刀队面前,唯有俯首。”

    好久之后,姜维这才放下望远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冯永,眼中带着些许莫名的敬畏。

    随着越来越多的魏军渡过了河水,正面的战斗越发激烈起来。

    归师死战之心,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大的解释。

    不少的魏军红着眼,奋不顾身地冲向汉军阵形。

    一杆长枪刺中了魏卒的大腿,强大的贯穿力让枪头从大腿后面露了出来,魏卒咬着牙,举刀挥向枪身。

    “咔”地一声,枪身很是坚韧,仅仅是被砍出了一道口子。

    震荡从枪身上传来,魏卒痛得几乎就要晕过去,他自知难以幸免,趁着对方没有及时牵拉长枪,他扑下去,死死地抱住枪身:“杀虏”

    身边的同袍呼喝着,举刀冲向那个正在试图抽出长枪的汉兵。

    汉兵被逼得放开了长枪,只是终究是慢了一步,长刀已经砍到了他的胳膊上。

    “唰”地一声,血喷如泉,失去了主人的胳膊掉到地上。

    汉兵惨叫一声,幸好旁边有人过来帮他挡住了再次逼向他的长刀,这才让他避免被砍掉脑袋。

    左翼的魏军骑兵一开始气势汹汹地冲锋受挫,并没有影响到士气,他们退了回去,重整阵形,轮番冲锋。

    阵着的碎肉堆叠得更多。

    终于,损失惨重的魏军骑兵开始不断地绕行。

    不要说普通骑卒,就连骑军将校也没有见过这等古怪而凶狠的兵种。

    这种士卒,似乎天生就是克制骑兵。

    再厉害的骑兵在它面前,都只有一个下场:人马俱碎。

    “有此等步卒,骑军尚何足惧”

    姜维喃喃地说道。

    “倒不一定。”冯永在旁说道,“这世间,有阴必有阳,有矛自有盾。”

    “骑军面对步卒本就有优势,只是这等突骑,没办法奈何这种步卒罢了。”

    姜维有些不敢相信:“世间还有骑军能打败这等步卒”

    冯永点头:“有。”

    正面相争,轻骑兵对重步兵,本就没有什么优势。

    但若是换成甲骑具装,那就未必了。

    无论是甲骑具装开始兴起的南北朝,还是隋唐,乃至宋元,甲骑具装都占着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

    这一点可以从文献资料和出土文物中得到证实。

    而不像有些人所想的那样,唐朝和元蒙只注重轻骑兵。

    当然,因为战场的不同,甲骑具装也可能会变成甲骑,即人披甲,而马不着铠。

    甲骑具装真正退出战场,那是要到明清时代。

    因为火器的出现,战争形式发生了改变。

    大唐的陌刀队所向无敌,那是因为它所面对的基本都是草原民族的轻骑兵。

    同时大唐本身还有大量的骑兵配合陌刀队。

    没有骑兵策应的重步兵,在面对甲骑具装时,占不了什么上风。

    甚至在面对敌方的轻骑兵和重骑兵配合进攻时,大多时候只能饮恨收场。

    这个时候,甲骑具装还没有出现,也可能出现了,但以现在的世道而言,汉魏吴三国,还没有人能玩得起。

    因为这玩意就相当于烧金子。

    就汉魏吴三国来说,哪一个不是苦哈哈

    光是维持十比一的征兵率,就足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当然啦,现在大汉百姓的日子可能要比其他两国过得好那么一丢丢。

    所以只要甲骑具装不出现,那么陌刀队就是骑兵的噩梦。

    姜维很想知道能打败陌刀队的骑军究竟是什么样的,但张了张嘴,又不敢问出口。

    万一这位冯文和误会自己,说自己想要打败他手中的陌刀队呢

    冯永看到姜维这模样,却是主动说道,“这等骑军,如今世间还没有。若是以后有机会,伯约说不得会有机会看到。”

    两人正说着话,只见左翼的魏国骑军开始继续向后绕去,似乎想是要寻找汉军阵形的薄弱之处。

    “君侯”

    姜维一看,连忙提醒了一声。

    冯永接过望远镜,顺着姜维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魏军的这个意图,放下望远镜后,对着姜维示意地点点头。

    姜维行了一礼,步伐匆匆地下了帅台。

    不一会儿,一直待在后方的虎步军很快就动了起来。

    魏军骑军绕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发现了严阵以待的虎步军。

    也不知魏军的骑军将校是怎么想的,可能是被陌刀队杀怕了,也有可能是发现虎步军早有准备,让他觉得有什么古怪。

    所以魏军骑兵在虎步军面前溜达了好几圈,愣是没有发起冲锋。

    后方的鸣金声解除了魏军骑兵的尴尬。

    骑军将校松了一口气,领着骑军匆匆退回东岸。

    魏军在西岸丢下了一堆尸体和不少呻吟的伤兵。

    句扶领着人,追杀了一阵,直到水边这才停下来。

    “曹贼怎么突然就退兵了”

    从一开始的拼命模样,到现在的突然退兵,让冯永有些疑惑。

    “看他们也不像是无力进攻的模样,我还以为他们会再坚持一个时辰呢”

    跑去后方与魏军骑兵对视了好久的姜维,在得到曹贼退兵的消息后,又赶回到帅旗下,随时听命策应前方各营。

    待他赶到时,恰好听到冯永这么说,便开口猜测道:“末将觉得,可能是因为日头偏西的原因”

    “嗯”

    冯永有些听不明白姜维的话。

    “君侯请看,”姜维转了一个身,正对西边,指了指日头,“曹贼正对着偏西的日头,目视物时有如茫茫,岂非天时不利”

    冯永跟着姜维转过身,恰好被日光射入眼中,让他不由地眯起眼睛,用手搭凉棚。

    “天时地得人和,古人诚不我欺”冯永恍然,看向姜维,称赞道,“伯约果如丞相所言,敏于军事,有军略之才。”

    姜维有些不好意思,谦虚道,“君侯过奖了,这只末将方才领军向北面敌时,正好被日头晃了眼,所以这才想起来而已。”

    “伯约初次领军临阵对敌,能机变如此,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冯君侯仍是不吝自己的夸奖。

    姜维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只是他仍是考虑到一个事情,“君侯,日头偏西时,于我们有利。但明日日头初升,只怕就要轮到我们处于不利之地了。”

    冯永一怔,他一时间竟是没想到这个。

    只听得姜维继续说道,“君侯,对面曹贼的领军之人,能及早发觉这一点,想必也是知兵之人。”

    “在末将看来,明日他定然会在日头初升时发起攻击,君侯不可不防。”

    冯永皱眉,转身看向对岸。

    只见对面已经开始收拢兵马,看样子确实是准备收兵。

    待到第二日,果见日头才刚刚升起,魏军就开始集结。

    张华背对着汉军,一直等到日头缓缓起,日光射入他眼中,让他不由地眯起了眼睛。

    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开始下令击鼓。

    魏军再一次重复昨日的流程,渡河,射箭

    只是当魏军冲到对岸时,看到了一片绿油油。

    汉军每人头上都扎着绿叶和绿枝做成的绿帽,相当于加了一个帽檐。

    本应该被日光射花眼的汉军在绿帽的保护下,竟是一点没有受到正对日头的影响。

    汉军的箭仍是那般地密集,枪头仍是那般地准,举着刀砍人的姿势仍是那样生猛

    很快有退回来的将校把这个消息传到张华耳里。

    站在岸边的张华听了,神情先是一僵,然后开始变青,然后变白,最后变绿

    最后踉跄一步,竟是差点一头栽到水里。

    “太守小心”

    幸好过来禀报的将校眼明手快,连忙扶住他。

    张华捂着胸口,惨然一笑:“我自以为能用天时,却是没想到对手早已看破吾计。”

    “小文和,小文和,果真是名不虚传”

    再想起自己被劫了粮草,又被对方堵死在这里,就连自己临时想出的计策,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一念至此,张华顿时心灰意冷:能败张,又有小文和之称的人物,岂是自己能斗得过的

    “君侯想出的这绿帽,当真是妙极”

    姜维同样顶着一头的绿色,亲自体验效果,发现日光当真是被挡住了,脸上一阵兴奋。

    他看向连头盔都不带的冯永,“君侯不戴着试试吗”

    冯君侯咳了一声,“伯约,我就不试了,我又不亲自上阵,不用戴这个。”

    这时,后方突然有数骑跑回营中。

    “君侯,曹贼金城援军已至”即便是在清晨,暗夜营的暗夜猎手亦已经大汗淋漓,大口大口喘气,“距此最远不过十里。”

    冯永神色终于凝重起来:“骑军”

    “对,全是骑军”

    “有多少人”

    “尚不清楚。”

    冯永看向侍立在一旁的张远,“传给暗夜营,让他们想办法探清金城来援曹贼的人数”

    “诺”

    张远连忙跑了下去。

    “伯约,营寨后方的壕沟壁垒,准备得怎么样了”

    冯永问了一声。

    “这两日民夫和辅兵全力施作,已经勉强成形。”

    姜维连忙回答。

    冯永点头,“那就好。把俘来的民夫和辅兵全部放走,顺着这条水流把他们往南赶,让他们到山里躲起来。”

    “曹贼前后夹击,这些民夫和辅兵留着是一个隐患。”

    他看向姜维,一字一顿道,“伯约,这后方就全交给你的虎步军了,我手头,再没有多余的营队。”

    “你若能顶住,则我军安然,若守不住,则全军覆没。”

    姜维重重一抱拳,“请君侯放心”

    说完便转身下去。

    冯永再看向东边,目光深幽:“魏延啊魏延,希望你当真能对得起先帝的眼光,千万莫要让我失望”

    十里之路,在不吝马力的情况下,对于骑兵来说,并没有多远。

    待看到西面有烟尘起,冯永终是忍不住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妈的,明明去年站在那么高的陇关上发过誓,再也不把后路交给别人,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老子好好卡在山口,危胁对方粮道和后路不就完了非想着要一口气吃掉对方做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