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琴涅? > 第1085章:那时候并非生灵模样
听书 - 天琴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085章:那时候并非生灵模样

天琴涅? | 作者:?豆豆| 2021-01-24 18:58 | TXT下载 | ZIP下载

    “没有登徒子跟着自然是很好!”天琴不悦的回答道,这人又来寻她,知道她下不去狠手杀了他就一个劲的挑战自己的底线吗?

    “唉……可是我见到你就很高兴!”泽仲让店小二加菜后拿着筷子悠然的吃着,看到她食物都变得美味起来。

    “我不高兴,自动圆润的——滚!”天琴冷冷的说道,一身的冷气无差别的施放,把附近用餐的人都冻走。

    “天琴妹妹,以后我不再说这些,只做你的朋友、哥哥或是家人,其他的我都不在意都随你,给我陪伴你的机会好吗?”

    说话好直接一点都不知道客气的小姑娘让泽仲好无奈,完全长歪的孩子,四十八岁的她依旧还是幼齿少女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的审美可真是奇葩。

    天琴冷冷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这人简直是欠收拾的存在,总是惹着她,真以为自己会一直下不去手吗?

    “我不会放弃的,不能近近的陪伴着你也会尽力的在你附近守着你,能看到你就好。”泽仲每次想到山谷里陪伴着她的那些日子就觉幸福,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

    天琴接着用膳没有说话,吃饱后留下结账的银子在桌上就瞬移回族地,没有等待泽仲的意思。

    拒绝多了他总会觉得丢脸不再跟着她。

    回到族地后天琴又去禁地注入能量,只是本源珠子居然是满溢的状态。

    天琴摸了摸悬浮在半空中的本源,分割出十分之一的本源把大份的本源收进精神力海里和原来的本源融合,仔细观察一下本源依旧在自动吸收能量才放心。

    天琴走去灵殿,发现灵殿的生之力消耗得很少,她离开二十三年消耗不过千分之一,把灵殿的珠子注满后直接回自己的府邸,吩咐侍卫谁都不见也不必通传。

    泽仲来到光族,发现依旧可以进入附属城池,来到光族族地前,尝试了一下依旧可以进入才松一口气。

    来到小姑娘府邸门口,两个侍卫直接阻拦道:“泰坦之主请回,我们王不见客。”

    “吾有重要的事情,请通传。”

    “抱歉,王说不必通传!”侍卫再次拒绝道。

    “你们王有说什么时候重新见客?”泽仲再次问道,这小姑娘竟然不见他,泽仲直接扯下腰间的玉佩抓在手里,有些怕这个小姑娘拿走玉佩不让他进光族。

    “不曾,您请回吧”

    “好吧”泽仲大步走去皇城客栈住下,依旧是原来的院子,而他所有的物品依旧好好的保存着。

    住了近一个月也没有遇见过天琴,泽仲又来到府邸门口求见,依旧还是不见客。

    泽仲握着玉佩直接瞬移进府邸里,两个侍卫面面相觑后又坐下来守着府邸。

    走到主院门口敲了敲,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开门,泽仲直接瞬移进正院里,他有些愣神地站在院子里望着躺在躺椅里沉睡着人儿。

    她穿着轻薄飘逸的无袖嫩绿色连衣裙,勾勒出妙曼的好身材,裙子只到膝盖上方,白皙晶莹纤细修长的小腿让泽仲面色一热。

    泽仲有些后悔闯进来,明明不是休息时间小姑娘却在沉睡让泽仲感觉很不好。拿出轻薄的夏被盖好小姑娘,看不到小姑娘美得惊人的曲线泽仲才觉得脸颊没那么热。

    等待了很久后天琴侧过身依旧沉睡着,泽仲忍不住皱眉,她睡了三个小时依旧没醒,晚上没有睡还是身体变差?

    泽仲伸手摸了一下天琴的额头,温暖的额头上他疑惑,二十多年前她触碰自己的时候还冷得彻骨呢。

    泽仲还没收回手天琴就睁开眼睛迷蒙的望着他,不过几秒瞬间清醒坐起来。

    “谁让你进我府邸的?你强闯进来的?”天琴厌恶的坐起来,把身上盖着的凉凉薄被扔进泽仲怀里。

    “嗯,我闯进来的”小姑娘厌恶的神情让泽仲一阵心凉。

    “你简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天琴站起来朝着旁边石凳坐着的泽仲走去。

    泽仲收起被子后站起来,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她要怎么教训他……

    天琴抬起一边手勾住泽仲的脖子拉着他走去院子旁边的演武场。

    “你穿这个教训我?”被夹在她腋下的泽仲有些想笑,好亲密的感觉,但是他不敢抱她,抱一下绝对死得更惨……

    “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的惨状吧,再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会死得更惨!”天琴眼睛微眯着冷冷说道,真以为自己看不出穿他的心思,觊觎她的混蛋。

    “牡丹花下死……”

    咔擦

    天琴小手直接捏住腋下泽仲的下巴,直接卸掉他的下巴。

    “有能耐你接着调戏我,像你这样找死的还真是少见!要不直接给你几道天火,看看你会不会给我留下几颗红色珠子?”天琴放开对泽仲的控制,抛着手心里一大团天火问道。

    泽仲迅速后退几步后无奈的抬手接上自己的下巴。

    咔擦

    还好他学过一些医术和正骨之法,否则连话都说不了。

    “随便你怎么样,我也很好奇是不是因为我吸收你血液后才让你身体变差的,若是能让你恢复正常我死而无憾。

    天琴,你一个人不觉得孤单吗?让我陪着你不好吗?

    你明明就是生灵,只是没有人教导你,你这样特殊所以你才会觉得自己不是生灵。”

    泽仲边说边揉着有些酸痛的下巴,对他丝毫不手软,他很好奇云栖是不是也被她这样修理。

    “你觉得是谁看到你和月栩、殷心之间的事?我那时候并非生灵模样,你们所有人都看不到我,而我能看到你们。”天琴平静的说道,眼眸深处只有看尽世间万物的沧桑变化后的薄凉。

    “你亲眼看到的?你在哪里?魂体真灵状态?”泽仲诧异的问道,只是心中莫名的心疼,不知道这样情绪哪里来的。

    “我在哪里,这个不能告知你,我也很确定自己并非魂体真灵状态,只能告诉你的是我从不撒谎。”天琴拿出一件轻薄的斗篷披在身上,这混蛋看她的视线很不对。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但是太过火热得奇怪。

    思考了一下泽仲突然一语惊人道:“你在本源里还是本源之上?”

    珠子里的可能性更大,在本源珠子上的话他怎么会看不到她,原来是因为她所以自己才会这样想得到珠子。

    天琴没有回答,转身朝着正房走去,这人真能熄下她揍人的心思,多少次她差点忍不住按死他。

    “天琴,不能告诉我吗?我绝对不会把你的事情散布出去,我嘴巴很紧会保守好你的秘密。”泽仲皱着眉头快步跟上天琴担忧的问道,她究竟怎么回事,会不会有危险……

    “不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