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琴涅? > 第1100章:和泽仲一模一样的男子自杀的地方
听书 - 天琴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100章:和泽仲一模一样的男子自杀的地方

天琴涅? | 作者:?豆豆| 2021-01-28 22: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我做事随性惯了,不会答应你什么,你也没资格!”男女有别,她并不喜欢他跟随着,哪怕他是女子她也不愿意,她不想和别人打交道,也不需要朋友……

    “你来到这儿的时候池里有什么吗?”天琴莫名的觉得这个问题很关键。

    “没有,空的”池子里该有什么东西吗?她从不会问自己无关紧要的问题。

    泽仲突然想到刚才她最先说的水池,这是有水或是别的东西,像降生池、轮回和转生那样吗?

    可是她为什么要睡在水池里,哪怕累也应该睡在水池外,而且他来到的时候她身上的衣裳是干净的……

    不对,她离开前穿着清凉的海纱丝制成的粉色短袖和同质材的浅蓝色五分短裤,可是他来到的时候她换成现在穿的墨绿色交领衣裙。虽然是飘逸轻薄的布料,但是层层叠叠的并不凉爽。

    “哦,你有没有觉得我很不对劲?像不像被人控制了?你还有心动的感觉吗?”天琴平静的问道,她觉得自己没被别人控制,那就是是她,可是记忆呢?她的记忆丢去哪里了?

    “你很不对劲,太冷漠了,全身上下透露着冷漠,一眼把人冻成冰山,而且你一直放出冷意。我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控制,我分辨不出来,我觉得那就是你,因为我抱着你触碰你的感觉依旧如初,依旧还是心动的……”泽仲越说面色越加通红,这样好像在对她表白,会不会要凉……

    天琴突然抬手在泽仲的胸口用力的狠狠的捏了一把,然后松开手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刚才这样彪悍复仇的不是她……

    痒痒的还有一丝刺痛的感觉让泽仲懵了一下,这是惹着她了,可是为什么这样折腾他?泽仲莫名的想到他的那一爪子……

    一言难尽的感觉……

    天琴突然幽幽道:“胸肌比姑娘家还鼓!”

    阴森可怕的感觉瞬间降临泽仲身上,惊得他后退两步,听到她的话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怕自己的言语让她厌恶。

    “哼”天琴挥出一道天火落进池子里,池子里的水瞬间沸腾起来,快速的减少着,天琴又挥了几道天火下去,不到十秒水和泽仲的衣裳消失殆尽,地上只遗留一颗拳头大圆圆的红色珠子,但是不像那些觊觎她的人留下那样鲜红欲滴。

    “珠子……什么情况?”泽仲忍不住跳进浅坑拿起珠子,只是珠子没有让他想食用的感觉。

    天琴伸手触碰在珠子上,珠子化作流光没进天琴心脏里,没有暖暖的感觉也没有别的感觉。

    天琴突然转身面对泽仲,小手正抛着刚才收回的天火,冷冷盯着泽仲看。

    “你想烧就烧吧,若我留下珠子能让你恢复一些我也死得其所!”这姑娘又威胁他,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天琴把另一边手里握着的匕首丢进自己的世界的雷霆海里,然后坐在水池底部悠然道:“我要睡会不许打扰我。”

    她之前在水池里莫名的睡着就再睡一次,而且池子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很合适她睡觉。

    “我这有床榻,你别睡在地上……多脏呀”泽仲无奈提醒道,对她直接睡在浅坑里莫名的觉得熟悉,可是这还是他第一次见。

    “泽仲,闭上你的嘴巴,再吵我烦我就把你嘴巴缝起来!”明明没有水,但是温暖舒适的感觉依旧包裹着她让她快速陷入沉睡中。

    快速沉睡的天琴让泽仲觉得诧异不已,虽然浅坑底部光滑平整,但是这样坚硬的石头能睡得舒服?

    她睡的床榻无论冷热天都垫着软软的垫子,泽仲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又什么都没发现。

    这个区域很是炎热,泽仲干脆没给天琴盖薄被,他站起来仔细打量这个区域,熟悉无比的感觉在他心中滋生,一股孤独疼痛的感觉在他心底弥漫开。

    泽仲有些愣神望着浅坑里的天琴,脑海中闪过红色的水池,只是水池里只有红色的血水就再无它物。

    一股锥心之痛出现在泽仲心中,他回过神望着睡在浅坑里的天琴才恢复正常。

    泽仲莫名的觉得这个空掉的水池很天琴有莫大的关系,而且是很重要的秘密,可是她嘴巴太紧什么都不肯告诉他!

    因为害怕有未知的危险,泽仲哪里都不敢去,在天琴身边坐下来才觉得安定,若是他没有停下一直跟着,她就不会有危险也不会自戕。

    只是看了一会后泽仲莫名的觉得天琴身上的香味似乎淡了一成,吸引他感觉也淡了一些,让他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很久后泽仲忍不住低下头靠近天琴的肩膀嗅了一下,依旧还是浓郁馨香的奶香味。泽仲有些迷糊,修为到达这个程度他觉得自己感知应该不会出错才是。

    忍不住细细打量着这个小姑娘的模样,依旧还是和当初初见的时候一模一样,除了长高而已。

    小姑娘的小脸有肉肉的婴儿肥,身姿高挑却纤细瘦弱得他心疼不已,似乎有种这一切是他造成的感觉。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泽仲完全没注意天琴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的瞪着他。

    “贼心不死吗?”天琴冷冷的问道,这人这样靠近她想做什么?

    泽仲回过神后迷茫的望着天琴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瞬间坐正后又面红耳赤道:“没,我没对你做什么的,就是你身上的香味刚才突然淡了一些,所以我才……”

    “香味……泽仲你真是登徒子!”天琴鄙视道,他总说自己身上香喷喷的,但是她不用任何香料,衣裳也不曾熏香,她嗅觉太好太过浓郁的香味让她很难受。

    “我没撒谎的!”泽仲认真的说道。

    “我不曾用过任何香水香料也不熏香。”天琴坐起来一脸鄙视道,这人刚才居然没触碰到她。

    “不是香料味,就是一股很浓郁馨香的奶香味……”泽仲脱口而出后又面红耳赤。

    “你才乳臭未干”天琴小脸越加不善的瞪着泽仲,这是调戏她还是逗她玩?

    “我没撒谎也没开玩笑,初见你至今你身上一直是这个香味,很好闻,比婴儿浓郁清香许多。而且你晋级后似乎更浓郁了。”他很喜欢这个香味,也好想埋在她的肩膀上。

    “哦……我知道……”天琴意味深长的说道,抓住泽仲胸口的衣裳盯着他的眼睛。

    “知道什么?”泽仲不解道,悸动的心脏让他有些难以自持。

    “阿泽哥哥你在思春吗?要不我去花楼给你找几个处子……”

    泽仲迅速推开天琴的小手后退几步才觉得安全几分,这姑娘彪悍得他快疯了!

    “不用……我没有思春”泽仲面红耳赤的说道,她又欺负他……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