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六十八章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饶命啊
听书 - 网游之梦幻法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十八章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饶命啊

网游之梦幻法师 | 作者:才不是妹控| 2021-01-28 22: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楚扉月甚至有点搞不清金狼破日究竟在想什么,他躲进丛林有什么用他引爆了那团黄雾有什么用他召唤来了这些狼群又有什么用

    元素钻星盾的坚固足以让楚扉月无视大多数的伤害,而观看过了楚扉月之前的比赛,应该也不难猜测出楚扉月拥有无视障碍的感知能力。

    在和楚扉月对阵的时候,一口气将自己的压箱底大技能全都释放出来,尝试着去正面击破楚扉月的魔法盾,这才是唯一战胜他的方法。像是现在金狼破日所做的,看着是挺花哨,但意义何在呢

    冲出了丛林的幽灵狼群被数道火墙阻拦了去路,熊熊烈焰开始向着丛林推进,吞噬了所有没有来得及后退的幽灵狼。这些幽灵狼在魔法火焰的炙烤下,自身的魔法结构迅速崩溃,变成了一团团黑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楚扉月加大了对火之星路的魔力投入,瞬间高涨的火焰甚至高过了丛林最高的树木,一股股火浪开始朝着密林席卷而去。

    密林是金狼破日为自己选择的阵地,楚扉月自然不会闯进去。实际上,他也根本就不需要进去。丛林嘛,烧掉不就好了。

    火焰烘烤着潮湿的树木,产生了大量的浓烟。在楚扉月的控制下,这些黑乎乎的烟雾几乎全都被集中在了金狼破日的身边,不光遮蔽了他的视线,还让他产生了呼吸困难的症状,生命值正在缓慢的下降着。

    整个丛林已经燃烧了起来,到了现在,火场已经不需要楚扉月继续供给魔力,自己就能维持下去。楚扉月就站在自己的半场里,隔着分界线淡定的看着对面火苗已经窜到了几十米高的密林。

    一个冒着烟黑乎乎的球从火场里面窜了出来,在楚扉月的面前打了几个滚之后,变成了金狼破日的披风。只不过这件披风上已经出现了火苗,整体结构被破坏了,魔法效果自然也就失去了。

    极品耀眼级披风就这么被烧得千疮百孔,大土豪金狼破日却完全没有在意,反而将披风一解,随手扔到了地上。

    而紧接着,他的身上又出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披风。

    玛德死土豪看到这一幕,一些幸灾乐祸的观众齐齐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换了一个新的披风之后,金狼破日当着楚扉月的面,召唤出了系统面板,在上面颠了两下,整个人立马就又焕然一新了起来。

    这货竟然在台上给自己清洁看的楚扉月自己都乐了,这货究竟是把这里当成擂台还是走秀台啊

    打理好了自己之后,金狼破日把自己头盔上的翎子往上一撩,笑呵呵的说道:“哈,这下子,场地就小很多了。”

    “你选择密林,就是打算让我烧的”楚扉月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没错,我看过嫂子之前的比赛,几乎都是以大范围远程魔法为主,与敌人近身的时候很少。而且在和真红玫瑰战斗的时候,面对真红玫瑰的压制攻击,嫂子也只是召唤了一个起手很慢的火焰旋风,将自己完全包裹住。所以我断定,嫂子在尽量避免和别人近身战斗。所以说嫂子,你其实很不擅长应付持续性的近身攻击对吧”

    “等等,你叫我嫂子是什么鬼。”

    “因为你是雷哥看上的人啊,我叫一声嫂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金狼破日刚说完这句话,就紧接了一个后空翻。一道巨大的风刃斩击在了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在擂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这一次,楚扉月不光是脸黑了下来,就连身上都开始散发出不详的黑气,看起来已经彻底黑化了。

    “我去,嫂子,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黑啊”金狼破日被楚扉月现在的样子吓得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认了个怂。

    然而这句话对楚扉月来说,却好像是在火上泼了油,除了让他的怒气值涨得更快之外,没有半点卵用。

    “别特么,叫我,嫂子”楚扉月每次顿句,就会有一枚深青色的风刃朝金狼破日扫过去,而且个头越来越大。

    当最后一道长度超过十米的超巨型风刃朝金狼破日压过来的时候,他不得不用了一个铁板桥,让风刃擦着自己的鼻子掠过。不过他头盔上的翎子既没有他人那么幸运,直接被风刃从接近根部的地方切断,掉在了他的身后。

    然而黑化了的楚扉月已经不打算再留手,当金狼破日扭了个身重新站直了身子的时候,等待着他的是一颗直径超过他的身高的巨型烈焰南瓜。

    宠物连携泪奔的杰克大南瓜先生

    这一次,金狼破日已经来不及躲闪。被楚扉月从火元素界直接拽过来的烈焰南瓜大领主的投影咧着嘴巴飚着一溜眼泪义无反顾的撞在了金狼破日的身上,又继续落在擂台上,将自身所携带的能量完全释放出来。

    强烈的冲击波甚至压灭了擂台另一边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朵闪烁着火光的小蘑菇云从擂台上缓缓地升了起来,擂台上被轰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大坑,正在不断地向外冒着浓浓的黑烟。

    然而系统并没有提示楚扉月获得了胜利,看样子金狼破日还没死。在那样程度的爆炸中,他竟然还没有死

    不过没关系,既然一次打不死,那就多来几次。

    楚扉月在冲击波袭来的瞬间开启了矢量操作,将冲击着自己的气流统统偏斜到了别的方向。等到爆炸过后,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那个大坑的旁边,手指高高扬起,然后向下一挥。

    禁咒天河决堤

    天空中仿佛传来了轰隆轰隆的雷鸣声,大坑正上方的空间出现了大片的裂痕。紧接着,空间破碎,来自水元素界的源界之水从天而降,灌入了那个还很新鲜的大坑中。来自水元素界深处的源界之水比正常的水要沉重得多,被如此数量的无根之水压在下面,光是水压就足以将金狼破日碾成碎片。

    在楚扉月的精神感知中,刚才还在装死的金狼破日在察觉到这些水的异常之后,立马挣扎着准备从水中游出去。然而源界之水和普通的水不同,它并不会提供浮力,金狼破日瞎扑腾了半天,却始终被从头顶浇下来的源界之水死死地压在大坑底下。随着源界之水将大坑填满,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水压就像是石磨一样,一遍一遍的碾压着金狼破日的身体,令他的铠甲片片破碎,身体也在发生令人内心生寒的扭曲。终于,随着嘎嘣的一声轻响,金狼破日脆弱的脖子被水压扯断,身首分离,生命值也瞬间清空。

    决斗胜利的通告终于响了起来,楚扉月和被系统复活的金狼破日被传送回了选手席位上。楚扉月的脸色依然是黑黑的,而浑身破破烂烂的金狼破日则是摸着自己的脖子,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就在刚刚,他手摸的那个地方可是断掉了啊

    由于楚扉月的魔法往往伴随着盛大的声光效果,观众们表示一本满足,至于金狼破日怎么样真抱歉,失败者没有人权。

    金狼破日大概是被楚扉月打的出了点心理阴影,他现在甚至不敢往楚扉月这边看。看金狼破日这惨兮兮的样子,本轮轮空的垂天之翼用胳膊肘捅了捅金狼破日的腰眼,转过头小声的跟他聊了起来。

    十晋八轮赛的第一场很快就结束了,第二场楚扉月他们这一组轮空的是金狼破日,而楚扉月被分配到的对手则是垂天之翼。

    楚扉月的心情正因为金狼破日那一声“嫂子”而糟糕透顶呢,一下子就碰到了正主,垂天之翼能得着好才怪。垂天之翼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一上来就没打算要反抗,只求能死个痛快。金狼破日刚才那种断头的死法,实在太吓人了。

    双方选择场地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空地。在系统开始倒计时的时候,垂天之翼什么都没做,反倒是楚扉月召唤出了时空主宰法杖对准了他,法杖的前段出现了一颗亮紫色的魔法光球。

    隔着两道系统保护,垂天之翼看着楚扉月面前那颗魔法光球上不断闪烁的光晕,只感觉自己后脖颈子上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危险很危险十分危险在看到这颗光球后,垂天之翼的身体就一直在向他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那个,能商量一下,让我死的干脆点么”隔着空气墙,垂天之翼举起空荡荡的双手,苦笑着说道。

    “放心吧,疼一下就过去了。”楚扉月的脸上几乎拧了一层霜,随便一张口就透着森森的寒气。

    拓拔野啊拓拔野,你自己作死还不够,连带着把我也给害惨喽在发现楚扉月看着自己的眼神杀气腾腾之后,垂天之翼就知道自己这一下大概是逃不掉了。

    于是,楚扉月开火了。

    一发和楚扉月的发色相同的魔炮横穿了整个擂台,在凿穿了两层系统保护和将垂天之翼的身体碾碎之后,又余力不衰的继续轰在了擂台的屏障上。很快,擂台的屏障也跟着出现了大片的裂痕,并最终在“嘭”的一声轰响中,彻底碎裂。

    爽爽的射了一发之后,楚扉月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