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四十七章:吃糖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四十七章:吃糖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0-12-25 12: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原来是那吊坠在搞鬼,陵天苏愈发不肯让她摘下那枚吊坠。

    一只手反握住她那两只纤细手腕,另一只手则解下自己的衣带将她双手束缚。

    牧子忧的修为强他一截,本可轻易挣脱,可是她没有,反而眼眸波光盈盈仿佛含着一团雾气般的看着他,面颊通红一片,就连耳垂也散发着一种上等红玉一般的美丽色泽。

    “可是你……身上还有伤。”

    陵天苏将衣带缠好,扬了扬手掌,只见掌心一道玄光凝聚而成的狐狸脑袋在慢慢涣散,他笑道:“狐族幻术……”

    宣泄而出的元力瞬间停止,他的确中了一剑,但却未伤及丹田气海。

    “皮外伤,不影响剧烈运动。”

    牧子忧心中好气又好笑,原来这小子方才都是在故意做戏给自己看的,实在是太坏了。

    不过他这坏主意,是打在自己身上,所以她非但不讨厌,甚至心中暗自隐隐有些窃喜。

    至少……他昨夜抱着自己时,喊得是子忧,而非别人。

    而且他说为他生一只小狐狸,也是对子忧说的。

    既然拔不了这小子的头筹,为他生第一只小狐狸,也是极为不错的吧。

    她咬唇看着他,索性也弃了那些扭捏礼仪,软软地栽在他的怀中,声音软糯道:“那你解了我的吊坠,现在这样,实在……不像样。”

    身体渐渐无骨之际,还不忘张手打出一道护山结界,不过护的不是那山,而是山中二人。

    陵天苏眉头一挑:“我就喜欢你不像样的样子。”

    此刻双手被反绑身后,甚至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她的声音软如绵羊一般,模糊不清的从他肩窝传出。

    “你……你……就是这么欺负漠漠的……”

    山谷之中,有开始了虫鸣蝉泣,似是在为某人欢愉而高歌奏乐。

    又是一夜过去,雾色渐浓,秋露凝霜,结界下的男女在这一刻,终于不再存在任何秘密……

    牧子忧意识渐渐迷糊,那极富节拍的旋律之下,将她轰击得有些傻了,甚至有一次刺激得她手腕之上的衣带直接崩断而开。

    最后,自己似乎也没有那么抵触了,尾巴一条又一条的从身后冒了出来,与身下陵天苏新长出来的第二只尾巴紧紧交缠在一起。

    渐渐沉沦疯狂,隐隐约约的,她感觉自己在他身上起起伏伏,而耳侧,皆是他低沉的喘息之声。

    陵天苏抚摸着她的青丝如瀑,心满意足的吻了吻她的发丝。

    牧子忧目光幽怨,真是什么底线落到了这小子手中,渣渣都不剩了。

    陵天苏扯过她身侧的衣衫,套在她身上,然后就这么让她躺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那轮巨大圆月,砸吧砸吧嘴后说道:“这样真好。”

    牧子忧哼了一声,用自己一只带着尖尖红意的狐狸尾巴挠了挠他的腰窝子,说道:“我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

    陵天苏被她挠得哈哈大笑,在她身下扭来扭去,也不用手,反而也是用自己的一条尾巴缠上她的尾巴,阻止着她的动作。

    牧子忧秀眉一动,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又探出一只尾巴挠着他的腰。

    陵天苏笑声难止,再度用另一只尾巴缠上。

    直至今夜欢愉到了情迷十分,他这才发现,昨夜双修之下,他竟是打破虚尾血脉常理,生长出了第二只尾巴。

    身为半妖而言,那可是奇事。

    牧子忧两条微凉纤长的手臂撑在他的胸口上。

    她手托着香腮,一脸调笑地看着他,说道:“比尾巴的话,我可比你多。”

    她眼眸微微眯起,笑得像一只开心的小狐狸,另外两条空闲下来的尾巴左右其上。

    “哈哈哈!!!”

    很快,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风水轮流转。

    这回轮到他被欺负惨了。

    “哈哈哈!我错了,错了!真的错了!放过我吧,哈哈哈……”笑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无论他怎么奋力扭着,想要挣脱她的尾巴,这会儿她倒是放聪明了些,晓得动用修为力量,压得他虽然能动,却无法逃脱。

    牧子忧眼眸弯弯,眼底却是收不起来的喜意与释怀。

    “不放,除非……”她眼眸一动,嘴角微翘,露出浅浅梨涡,语气说不出的调戏:“你喊我一声好姐姐。”

    陵天苏笑得抽气不断,却又被她压得无可奈何,最为一个男人在自己女人面前,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妥协。

    他一梗脖子,硬气道:“你是三岁小孩儿,还想做姐姐,你是我媳妇儿。”

    在这一声‘你是我媳妇儿’之下,牧子忧嘴角勾出一个甜甜的弧度,喜不胜收。

    她俯身轻吻这他的嘴角,眼中绽放出明媚无双的光华,她笑道:“我瞧着你也没长大,最多两岁,所以你叫我一声好姐姐,并无冤枉。

    况且我比你大上一岁,叫我一声姐姐又怎么了,来吧来吧,快叫两声,若是叫得好听,姐姐给你吃糖。”

    两只尾巴轻轻的挠啊挠,好似找到了什么诀窍,愈发的熟络,竟是开始打圈圈。

    陵天苏实在是受不了这酷刑,一边抽气一边妥协说道:“好姐姐……我真的错了。”

    听到那声好姐姐,牧子忧欢愉地眯起眼睛,这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了他,方才被他欺负的‘怨气’也早已席卷而空。

    饶是战了一夜时光都不曾觉得累的陵天苏,此刻一炷香时间不到,就被她整的气喘吁吁。

    牧子忧起身穿好衣衫,含笑看着他。

    陵天苏好没气地张口说道:“糖呢?我要吃。”

    不过是随口一说,故意为难她的,谁知她竟然真的从随身小布袋内取出一颗蜜枣糖送进他口中,然后摸了摸他的脸颊,笑道:“真乖。”

    陵天苏含着糖,表情是被调戏后的无语,可眼神却是似水温柔般的宠溺。

    牧子忧被他这含糖一般的眼神看得心顿时漏跳一拍,她面颊渐渐红润,捡起地上衣衫仍在他身上,哼哼道:“赶紧把衣服穿好,接连折腾了两个晚上,也不见你累。”

    陵天苏也知晓自己这两日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些,不过昨夜实属无奈,被灌了酒晕晕乎乎的,可谓是她一手造成的,而今夜……是知晓真相的激动与情动。

    陵天苏起身穿好衣衫,忽然发现自己衣摆空荡荡了,低头寻找着什么,口中嘟囔道:“我衣带呢?”

    他当然知晓他的衣带已经被挫骨扬灰了,如此也不过是故意调戏罢了。

    果然,牧子忧俏脸通红,捏起拳头轻捶了他一下。

    “明知故问。”

    陵天苏握住她那只温凉小拳头,继续用那种化成糖的眼神看着她,更可怕的是,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他此刻的眼神。

    他看着仍是漠漠面容的那张面庞,笑道:“我今日抱你回去吧?”

    牧子忧心尖儿一颤,心脏飞快的跳,她偏过脑袋道:“我有手有脚,干嘛要你抱。”

    陵天苏没有跟她多生争执,直接将她打横抱起,低头看着她笑道:“走路会痛的,你好好休息。”

    她那像笔描的美丽的脸庞上,瞬间泛起了羞涩的红晕。

    陵天苏一边抱着她,穿过峡谷,一路往返。

    当他重新遇上那山峰之上的魅山之时,那位长相阴柔的护道者,他那漠然的神情瞬间大变,一脸震惊地看着山阶之中的两人。

    他那伟大的山主,居然无限娇羞地被人横抱在怀?!

    他本就白如死人一样的脸,更加惨白。

    他无比佩服敬畏的看了一眼那少年,见他那春风得意意正浓的模样,他忽然感觉到菊花一紧,下身凉飕飕的。

    恰好对上他迎来的目光,魅山呼吸一滞,面色难看警惕的倒退两步,有些害怕。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