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五十章:愤怒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五十章:愤怒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0-12-25 12: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真是养了一个白眼狼。”牧魏冷笑连连。

    牧子忧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像中的老人,袖中一只手掌不自觉的捏起一个拳头。

    只见那牧魏幽深的眼瞳之中,流露出一道冰冷无情之意。

    他淡淡道:“不过是个南族小子,与她相处不过数月,她却将他放上心间不惜与整族为敌,既然如此,也怪不得老夫不念及血缘亲情了!”

    看着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瞳,她再度回想起溺死无助时分…水面之上的那对弑杀无情眼眸。

    那时候的她,对于北族,可未心生任何反意。

    紧握的拳头忽然覆上一个温暖的手掌,她微微抬头,便看到他那双温和的眼眸。

    “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说完,他握住那个拳头,贴近心口那个地方,认真说道:“这个心,也给你。”

    感受着胸膛下跳动的炽烈心脏,她的眼眶渐渐湿润。

    那女子暗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恕我直言,少主的确很蠢,陵天苏灭族,全因她那场联姻之举,即便她如今隐藏身份,留在他的身边,又如何抵消这份尸骨累累的恨意,况且,我废陵天苏之时,顶着的是她的身份,旁人或许没有办法杀死这位钟山新主,但是那废物小子……却是可以。”

    这一刻,她在幻境之中说着铿锵压力的必杀之语。

    而幻境之外,这对男女却不留任何余地的互换真心。

    画面何等讽刺可笑。

    牧魏冷冷地扫视一眼那个女子,抬步走至冰川山崖之边,目光深远的看着冰川下的深渊。

    他面色慢慢浮现出一个冷笑,说道:“你似乎很想子忧死?!”

    那女子沉默良久,直至肩头雪花越积越多,她才缓缓转身,随着她的动作,积雪松裂坠地,发出轻微坠雪声响。

    她目光平静的诉说着:“在这个世上,不需要两个北族少主,她死了,我便是她,这也是老族长为何在她年幼之时将我放在她房中的缘故吧。”

    她转身,除了声音也随之改变,还有她那张脸……

    陵天苏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画面。

    她的脸,不再丑陋,但是比起当年牧子忧刻意折腾扮丑的那张脸,看起来更要诡异渗人。

    因为那张脸,根本没有五官!

    平展的一片,就像是一层肌肤之皮方方正正的贴在脸颊之上,没有眼睛鼻子嘴巴,也不知她是如何呼吸视人,那沙哑的声音,也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苏邪目光凝视良久,眉宇深沉。

    陵天苏身体有些发寒,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牧子忧,道:“方才她说,自幼便在你房中……”

    牧子忧亦是手心微微冒了一层冷汗,语气却是无比笃定道:“不可能,从小到大,我的贴身侍女只有小灯一人,旁人我根本不容近身。”

    陵天苏凝重摇首:“不,我说得不是人,亦不是妖,我在登临山道之时,魑山看出了我是妖族之身,却未指出她的身份,那便意味着,魑山根本看不懂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苏邪冷笑道:“她自称为镜渊魔,镜中深渊诞生之魔,那魔……很有可能是超出五行之外的魔物,亦有可能,是你的心魔。”

    牧子忧脸色煞白。

    陵天苏目光一动,凝眉看着她问道:“你屋中应该有梳洗的铜镜,那铜镜……何人送你的?”

    牧子忧浑身一震,什么迷雾都变得无比清明,她苦涩一笑,道:“那枚铜镜,是牧魏送我的诞生礼……”

    陵天苏眯了眯眼眸,冷冽的眼眸之中杀意沸腾:“自诞生那日,便有爷爷在算计自家孙女的吗?”

    牧魏的声音很快透着幻镜传出,透露着一股子无情之意:“老夫不需要无用异心之后裔,她娘是这样,老夫自然得留下后手,也罢,作为北族少主,她也算是生得其所了。”

    说完,他淡淡地瞥了一眼无脸女子,说道:“你也别擅自主张去算计于她了,若是她真的死在那小子手中,毫无意义。”

    说完,他冷漠地掏出一颗金黄色的宝珠。

    那无脸女子浑身一僵,虽然无脸看不到表情,可陵天苏仍是能够感受到她对那宝珠的深深忌惮。

    她暗哑的声音陡然变得锐利凄厉:“老族长这是何意,我早已向北族臣服,为何还要用此珠威胁于我?!”

    “你觉得老夫在威胁你?”他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冷笑道:“你还没有这资格,这夺魄珠的确是自你魔体之内分裂而出,乃为你镜渊魔之死穴,可你的命,可不如这珠中伴生魂魄的性命来得重要。”

    无脸女子身体微微松弛下来,她疑惑道:“那这魂魄……是谁的?”

    牧魏高深莫测一笑:“自然是那钟山新主的伴生魂魄……呵,她既不愿做这北族少主,那便以她的魂魄,祭奠那山中冥灵,唯有最为纯正的九尾血脉,才能够破解封印冥灵的古剑,这样一来,横渡远古,由那冥灵斩杀烛龙,焚烧钟山!”

    轰!!!

    陵天苏的双目瞬间赤红,魔念滔天!

    束发用的发带砰然炸裂,一头漆黑长发如龙一般狂舞,血红的双瞳寒透骨髓,一身冲天暴怒的修罗之气不受控制的自他体内狂涌而出。

    只差半步,盛怒之下的他几乎登临那魔门之道。

    陵天苏头顶正对着的上空,在那凶戾滔天的血腥杀机感染之下,就连那漆黑云层都滚涌而下,化作一条血腥长龙,似要破开远古空间,撞入那北疆之地一般。

    苏邪面色大变,忙道:“守心!不可妄动杀念!这样下去你会入魔的!”

    牧子忧面色苍白,没有任何言语,双臂紧紧绕上他的腰间,将他紧紧抱住。

    她能够感受得到他僵直愤怒到了极点的身体,即便是隔着衣衫也能够感受得到衣衫之下的滚烫魔意。

    陵天苏仰天一视,血红双瞳犹如幽深地狱,天空之上的那道血色长龙双瞳之中亦是出现同样癫魔的目光。

    钟山地带,并无连接远古的虚空大门。

    而那只血色长龙愤怒之下,竟是直径朝着天空某个空间狠狠冲撞而去。

    轰隆一声震响!

    他竟是想生生直接在那个空间里撞出一个虚空之门来。

    可在这远古,有着远古的法则。

    要知道,即便是国师天明,他同时开启各个方位的远古大门,也是付出了加速衰老死亡的代价。

    并且是燃烧自己的那颗本命之星,强行盗取南晋星辰国运与北海冥星的力量强行扰乱秩序才得以让这人间与远古陷入混乱。

    而如今远古空间大门已经尽数被外界的国师缝补大半。

    如今他想着以自己的一人之力,强行撞出一个空间大门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血色长龙将天空攻击出道道恐怖的空间波纹。

    而其自身,却猩红叠血,大量的鲜血从天空之上喷洒而下,灌溉在这钟山一角之中。

    苏邪面色大变,她没能想到,牧魏的一句话,便将他生生激怒至此。

    甚至强行开启天赋神通,在那魔念与修罗杀意之下,他竟然生生分化出一条身外化身之龙。

    别看那血色长龙狰狞强大,被那远古秩序生生反震出来的狂涌鲜血,实际上皆源自与他自身。

    此刻,陵天苏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苍白如雪。

    可他此刻眉心可怖的皱起狰狞的皱纹,天空之上的黑雪不再飘落,而是翻涌而上,涌入那血龙之中,化作浓烈的血色壮大这那条凶厉狂龙。

    整个钟山中的生灵,皆震惊沸腾,不解震撼地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那条愤怒之龙。

    南山山峰之上,魅山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

    可那双狭长阴柔的眼睛之中,蕴含着深深的战栗与震撼。

    (ps:又发烧了,自从全职码字以后,几乎没有什么业务时间,身体状态也是隔三差五的来个小感冒,头昏昏沉沉的,今天实在无法码字了,发的存稿,四百零一天了,从未断更过,今日诚恳求个订阅,写书不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