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五十二章:恩重如山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五十二章:恩重如山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0-12-25 12: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牧魏失去最后的耐心。

    尚且滴落的鲜血的拳头捏出一道幽蓝星芒,他举起拳头,在那星芒爆发瞬间,一拳轰出。

    前方旋涡被轰得支离破碎。

    而那只血色长龙的腹部,被生生轰击贯穿出一个血色大洞。

    那一抹金色夺魄珠重新回到了牧魏手中。

    而远在空间之外的陵天苏,面如金纸,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凄厉鲜血。

    在牧子忧面色惶恐的搀扶之下,他整个人还是不受控制的栽倒单单膝跪下。

    他双目赤红如血,手捂着肚子上的那个血洞,鲜血不住的从他指缝狂涌而出。

    苏邪面色苍白,赶紧捏碎一瓶碧云丹洒在他的伤口之上,沉声道:“先回来再做打算。”

    陵天苏紧紧咬牙,目光涣散却无比狰狞的看着那道幻镜,愤怒说道:“那夺魄珠还在他的手中!”

    苏邪伸出一手,用力扣住他崩得僵硬的肩膀,皱眉道:“叶陵,有的时候,你必须学会人情现实。”

    牧子忧双目含泪,这一刻,用力握紧他的手掌。

    此刻,她并不在意那所谓的夺魄之珠,她在意他为她受伤。

    陵天苏用力反握住她的手掌,双目赤红入魔,语气却是无比真挚刻骨:“我说过,这世上,我不会让人欺你半分!”

    执念入骨,眼神如颠如魔。

    他毫不犹豫的取出十枚火种,一把捏碎!

    “不要!”牧子忧眼神惊恐,想要阻止,已经为时已晚。

    陵天苏深深看她一眼,枯黑的手掌分裂出火焰一般的烈缝,他的身躯,果然尽收不住十枚火种力量的煅烧。

    腹部伤口之中,喷涌而出的不再是鲜血,而是炽烈的火。

    他转头看着她,认真说道:“我知道你很强大,一直都比我强,当年联姻之日,所有的人都说是我高攀于你,可是我不管他们怎么说你有多强大,现在,你只是我的女人,我护你!”

    一字一句,并非斟酌而出,皆为肺腑之言。

    这并非誓言,却比誓言还要慎重认真!

    我虽无用,不过是个亡族少主,给不了你世间最尊贵美好之物,但是我能给你……我所之拥有的全部!

    牧魏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原本濒死的血龙一瞬间,暴涨出远古磅礴的力量。

    血色身躯之上,覆盖这熊熊的金色火焰,神圣与疯魔并存。

    “竟是源自远古?”牧魏轻轻皱眉,随即呵笑一声,笑容残酷冰冷。

    他扬了扬手中的珠子,笑着说道:“你似乎很在意这个,老夫偏不如你愿。”

    他振臂一甩,一抹金线划破空间,再度坠落至那深渊之中。

    漆黑的深渊,很快弥漫出一股比牧魏体内气息还要浓郁邪恶的力量,似有着一只魔物在疯狂的试图拔开那把古剑,挣脱那条锁链!

    焰血长龙怒吼一声,不再怒视牧魏,而是朝着深渊再度沉寂而下。

    牧魏没有出手阻止,冷漠旁观。

    方才那一扔,他运用了通元力量,不过一瞬,就让那夺魄珠没入深渊底部的封印之中。

    而那只长龙畜生,他若是想入那深渊之中为其陪葬,那他也不介意为那冥物送上一份口粮。

    就在这时,九天苍穹之上,如初安静,却在一瞬间,产生日蚀之变,如同永夜降临。

    所有的光线,在这一刻,都归于黑暗。

    就像是天空闭上了眼眸。

    幽月撕裂天空,一轮并不属于人间的昊月升入天空,恍如穿越古今一般悬立与九天之上,带着无上冥冥之意。

    月光倾洒而下,化作无数柔和丝线,飞入黑暗之中,将那被火焰包裹着的血龙缠绕拉扯而回,力道温和却让人无法挣脱。

    “何人阻我!”

    陵天苏怒吼,浑身火焰怒涨而起,将整个偏殿都给焚烧成渣,却偏偏没有伤害到身侧最近的牧子忧与苏邪。

    九天沧溟之上,一道古老久远的声音遥远传来。

    “吾之传承新山主,还容不得宵小之辈来觊觎,小子,你很不错,身上的因果气息让吾十分怀念,死在他乡…可惜了……”

    伴随着那一声‘可惜了’,那道身外化身便被拉回了昊月之中。

    陵天苏身上的火焰渐熄,化身归位,浑身肌肤大面积的在火种力量的爆发之下被灼烧严重。

    他怔怔抬眸看着九天之上,那只烛阴之龙轻易的穿越了空间,去往人间北域。

    轰!!!

    那幻镜荡出一阵惊心动魄的爆响,爆响之后,一切归于宁静与黑暗。

    幻境散去,空瞑的虚空之中,缓缓漂浮而下一枚金色夺魄珠。

    陵天苏眼瞳大张,不可置信的颤抖深处血淋淋的一只手掌,将那枚金色夺魄珠小心翼翼的握在手中。

    他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牧子忧。

    牧子忧看懂了那眼神。

    因为在那两年间,她无时无刻,在镜中看自己…皆为同样眼神。

    那意味着狂喜之下的失而复得。

    陵天苏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将这枚珠子递至她的眉心,轻轻捏碎。

    一缕缕至纯至透的伴生魂魄,回归她的神魂之海。

    虽被无声剥夺伴生魂魄之时,她并未感受到任何异样。

    可如今灵魂归位,她确实感受到了神魂海洋深处一角,似有着什么东西在弥补回来。

    昨晚这些,陵天苏无力的垂下手臂,身体变层的火焰也在漫天黑雪之下而压得熄灭,他的腹部血洞无了火焰止血,开始继续涌血。

    可是他全然未察,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苏邪神色复杂的看着那张开心如孩子一般的笑脸,全然不复方才那般魔念戾气深重的模样。

    她想着,若是有一天,他浑身浴血,踏着万丈火焰与尸山白骨来救自己,自己会不会…毫无保留的将一切都交付于他?

    苏邪自嘲一笑。

    当然不会。

    她是苏邪,不会对任何人动情的苏邪。

    她会活的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理智。

    而且她认为,叶陵也不会这般为了她,拼尽性命。

    牧子忧缓缓的伸出颤抖的双手,抱住他那残破不堪的身躯。

    陵天苏将尚且滴落着鲜血的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之上,眼眸中的疯狂血色渐渐退散。

    失而复得的狂喜心情微微平复几分,他疑惑皱眉道:“方才……是烛阴出手?”

    烛阴之龙,可谓是上古巨神,怕是比起那恢复巅峰之力的国师天明,实力也要强上好几线不止。

    它能够打破远古秩序,投身与人间之中,对它而言,或许不是什么难事。

    陵天苏心中刚想吐槽牧子忧这回算是抱上了一条粗壮有力的大腿了,即便如今北族回不去,她就算做这钟山之主,依旧能够风生水起的。

    这个念头刚从心中升起,一抹幽芒自雪夜之下坠落。

    陵天苏微微一怔,当他视线被吸引过去之时,恰好看到从天空之下随着黑雪飘落的那抹幽芒碎裂四散。

    那是什么?

    似乎并非落雪。

    他的眼眸忽然一凝!

    那幽芒……似乎不止一道?!

    他伸手,摊开手掌,恰好有一道碎裂四散的幽芒落到他的掌心。

    触之冰凉滑腻,竟然是半片破损不堪的龙鳞,且那冰凉滑腻之感,是覆在鳞片上的鲜血。

    陵天苏心中蓦然一震,怀中的牧子忧亦是感应到了什么,浑身变得无比僵直。

    他轻轻推开她的怀抱,看着她怔怔无神的伸手接住一片破裂的龙鳞。

    牧子忧的面色无比复杂,心中顿时明悟。

    烛阴之龙之所以会传承出一位新山主,那是因为它身上一直有着沉重难以修复的伤势。

    烛阴固然不死不灭,重伤之躯的它在这远古之地中依旧是凌驾终身的巨神存在。

    可它却为了他这个新继任的弱小山主,打破远古秩序,奔赴人间北域,强行夺回她的伴生魂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