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五十三章:传承下去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五十三章:传承下去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0-12-25 12: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远古有秩序,人间亦有规则。

    远古之地,是超出了世间、空间的方外之地。

    或许人间与远古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相通之地,但人间的规则,却是可以压制来自远古烛阴实力的。

    它奔赴远方,实力自然大打折扣。

    牧子忧紧紧抿唇,心中有些悲凉难过。

    陵天苏用力握紧那半枚破损龙鳞,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抬步便往着山巅之上走去。

    牧子忧闭眸再睁眸,豁然起身,将陵天苏打横抱起,便以极快的速度往雪崖山巅之上飞掠而去。

    她是钟山之主,自然不会受到这里的禁制所影响。

    北风呼啸,这一刻,风雪之中,除了那刺骨绝寒之意以外,更多了一丝让人寒彻心扉的死亡之意。

    鲜红冰凉的龙血点点滴滴的坠入黑色积雪之中。

    牧子忧抬首死死的盯着云层中气息萎靡的烛阴,全然不复初见时的强大披靡。

    此刻的烛阴,依旧悬挂于高空之上,可它的龙躯,居然生生少了一半!

    那伤痕断口之处,并非光滑整齐的被人切下。

    而是倒挂这无数血色肉丝与齿印,仿佛被什么东西一口一口撕扯下来它的血肉一般。

    余下一半的身体,不断有龙鳞剥落,然后分裂出无数幽芒落下。

    陵天苏瞪大双眸,一时间,五脏六腑都仿佛快要冻结成冰。

    烛阴居然伤得如此之重!

    那深渊之中,究竟是什么怪物!

    牧子忧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身体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套上了责任的枷锁。

    烛阴此恩,恩重如山!

    黑雪夹龙鳞,降落在钟山之中。

    四位护道者自然也察觉到了那莫大的变化。

    寒风呼啸,大风凄厉刮过天空,黑雪狂舞。

    魑、魅、魍、魉四位护道者皆出现在了雪巅之上。

    魑山此刻面上还带有重伤未愈的苍白之色。

    魅山狭长阴柔的眼眸之中蕴含着森然的冷意。

    魍山那铁血一般的汉子此刻却是眼眶通红。

    而魉山,是从未出现过的一位护道者,也是四人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位护道者。

    而他,却并非人体,而是一只巨大盘旋而立的幽蓝蛟龙,碧幽竖瞳阴森冰冷,看不出其中情绪。

    但是陵天苏却感受到了,他们四个此时内心的悲壮忉忉。

    烛阴那颗巨大的龙首缓缓破开云层,距离雪崖不过一丈之远。

    它那双空洞的眼眶之中,尚且有着冷云缭绕。

    而此刻,他的龙首却是对着陵天苏与牧子忧二人。

    他缓缓开口说道:“吾之继承者……钟山十万生灵,日后就交托在你的手中了。”

    牧子忧心中一阵凄惘,随即面容一肃,道:“十万生灵晚辈只当全力相护,只是还请您不要以一副交代后事的语气与晚辈说话,您是不死不灭的巨神,您的灵魂与**,会万载永存!”

    烛阴沉默了片刻,紧接着竟然破天荒的发出了呵呵的笑声。

    “不死不灭?那不过是世人对我的赞誉罢了,生死轮回,万物更迭,在这世上,千古以来,还从未有那个神达到那个永恒入圣的高度。

    我虽不死,却也能够被人吞噬,在那人间北方,封印了一位冥将,他来自九幽炼狱,本是想借助你那伴生魂魄破开古剑封印,可我钟山之主的魂魄,又岂能容他一个肮脏臭虫来玷污!”

    牧子忧难过的低下了头。

    这一生,她从未感受到长辈之爱,可是在这一刻,她清楚的感受到了。

    鼻头酸涩,眼眶微红,她再度抬首看它,说道:“所以您这一身龙躯血肉,是被那冥将所啃食了吗?”

    烛阴龙首微偏,空洞的双眶对准陵天苏,他再度发出一声欣慰笑声,接着说道。

    “一冥啃食之苦抵不了万鬼噬身之痛,这小子心性不错,分明是妖狐之身,却能够化成一道龙体化身,实属不凡,今后钟山有你们二人共同守护,吾也不枉轮回一行了。”

    说完,烛阴龙首高昂,苍穹之上的昊月便被他从天空上摘下,那是他的右瞳,掌控着月轮之力。

    龙首之上,高悬着一轮生辉昊月。

    它幽深空洞之中,竟然生出一抹复杂情绪,烛阴幽幽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你与吾一样,共失双目,这月瞳权当山主嫁妆,便赠与你了吧。”

    难得的,一本正经的烛阴说出了一句打趣之语。

    冰凉滑腻的龙须轻轻点在陵天苏的眉心之上,金色天目大开,那轮昊月竟是瞬间被那金色光辉所吞噬吸收。

    继而……远古陷入了永恒的黑夜与冰寒。

    日月共消,万古如冥夜。

    而烛阴的气息,一下子也变得无比虚弱无力。

    它的半边残躯,从云层里坠下,落在山巅之上,溅起蓬蓬黑雪。

    牧子忧呼吸顿时一紧,将他那颗巨大的龙首抱起,轻柔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之上,她的面色苍白无助,心口阵阵剧痛。

    她是为了等他而来,却获得钟山传承。

    殊不知,覆灭烛阴长古之道的,并非来自人间北域的敌人,而是她。

    若无她的话……

    “你……无需自责……若无你的到来,钟山便无新主,北域依旧可以动用你的伴生魂魄让那冥将破开封印……

    吾不会惧怕一名冥将,可那冥将赶往远古,第一时间不是来此钟山,而是那枭阳国境之内。

    其中,封印了一名小冥主,届时,以吾这重伤之躯,也抵抗不了那小冥主来犯。倒不如将这一切,全部交付在你们手中。”

    陵天苏神色复杂,原来国师天明来到远古的目的,竟是与北族一致,便是为了破解那火种天坑的封印,放出小冥主。

    他不知小冥主在冥族之中是何等强大存在,他只在小猫儿口中得知过掌一方冥河杀域,百万冥兵的冥主那恐怖之处。

    “我等愿誓死追随新山主!”

    魑、魅、魍、魉四山皆恭敬宣誓说道,眼眸深处,是绝对的臣服与信仰。

    牧子忧抬首,那双朝露般的眼眸染上一层凄美的哀伤,她却笑道:“我恐怕得晚些随你回家了。”

    陵天苏闷咳一声,捂住口中的鲜血,转而轻笑一声,道:“我陪你一起。”

    “不,你们皆返回人间之路去。”

    烛阴却是这般开口,它那双空洞的眼眶之中,开始溢出鲜红的龙血,将牧子忧的衣衫大片染红。

    可是他的声音却是沉沉不容置疑地说道:“吾让你们二人护的,不是远古的钟山,而是人间未来的钟山,魑山,你之所以放这小子登山,是因为看出他身上的因果了吧。”

    魑山意识到即将要发生什么,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陵天苏,随即低首说道:“回禀烛阴大人,正是如此,他身上有着山之契约。”

    烛阴呵呵一笑:“如此说来,他便是人间钟山的山主了。”

    陵天苏一脸呆愣:“什么山之契约,我全身上下也就一座九歌山的……”

    等等!难道他从赵家坑过来的那座灵山山脉……便是远古的钟山!

    他呆呆的取出一张山契,看了一眼魑山。

    魑山看着他认真的点头。

    陵天苏:“……”

    居然还真是。

    随即,他将山契收好,看着烛阴认真说道:“您救了子忧,我十分感激,这个时刻,便让我们……”

    话为说完,却是被烛阴直接打断道:“如此一来,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吾之心愿,是希望你们带着钟山传承,还有十万钟山生灵,好好的活下去……”

    陵天苏沉默了……

    烛阴龙口之中,吐出一对银色指环,指环分别漂浮在陵天苏与牧子忧的身前,依稀可见指环内侧雕刻有一座云雾缭绕的连绵山川。

    “此为钟山宝库的钥匙,如今吾一同交付给你们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