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九百三十九章:娘亲再爱我一次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百三十九章:娘亲再爱我一次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1-01-24 19:05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命珠怎么回事,都两天一夜过去,分明已是由圣金转为暗黑,凤陨宫那位身份显而易见!可为何这明珠还不碎!”

    云海结界外,有人在大雪之中等得有些焦急不耐。

    但更多的人是怅然无措,隐司倾无疑是当世万千青年才俊心中的思慕之人。

    纵然那人在云深彼端处,连多看一眼其风姿都是极为奢望之事。

    可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神仙人物,此刻跌入云端,坠入九幽。

    与众人而言,无异于大梦崩塌,心中那抹深沉的念想碎成灰渣。

    渐渐地,从一种求而不得的心境,化作了无言的愤怒,一种被人欺骗感情的愤怒。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直视若神女般小心钦慕,爱恋已久的人,竟然会是天道难容的一介邪冥。

    旁人大抵都是这样的想法,更不用论凤陨宫一派弟子们的心情了。

    辕一面色复杂地以元力悬浮着身前命珠。

    原以为,他身为凤陨宫为数不多的男弟子,又贵为凤陨宫大师兄。

    放眼整个灵界,就论他距离隐司倾最近,纵然她是万尺寒冰,可他心中一直窃喜幻想着。

    终有一日,他会朝她越靠越近。

    为了那个不切实际的目标,他每日刻苦修炼。

    甚至舍弃了安稳的凤陨宫修道生涯,常年在外深涉险境,磨炼自身,好几次都在危险禁地之中陨落丧命。

    可为了心中那遥远的念想,他一路撑了过来。

    可到头来,终归是如梦泡影。

    漆黑的眸光死死地盯着那颗黑红的命珠,分明已经被那诡邪的颜色刺痛双眸,可他依旧不甘心收回目光。

    寒下来的一颗心,甚至会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一个恶毒的念头。

    碎了吧!

    就此珠碎,你便不再是我心中的执念牵挂。

    若你为魔且活,终将……也会累出他心魔缠身,止境大道而难行。

    不如就此碎去,他便可借此契机,斩情问道。

    又是一夜光景过去,那枚愈发深黑的命珠依旧完好。

    这下,连布阵的武寒醒眉宇间都多了几分躁意“此女,究竟是何来历,入神灵雨境居然还未陨落!”

    可怕!莫不是连天吴神将的神灵之雨都无法净化此女体内的冥魔气息!

    那此女!真正的身份将可怕到何种地步!

    若是十六神雨连天都无法将她杀死,此女必为灵界一大祸害!

    “枫瑟宫主,你当真可是救养了一个好徒弟啊!”武寒醒皮笑肉不笑地恨恨说道。

    枫瑟面色惨白,眉间隐含痛楚之意。

    被平日里惯来瞧不起的人物如此冷嘲热讽,她亦是没有心情发作。

    倒是一旁的陆姬晨凉凉掀眸冷笑“急什么,才不过两天光景,要知道这神灵天雨,一日雨势翻倍强过一日,她冰封万年,真正苏醒成长骨龄不过二十年光景,即便血脉再强,也绝无可能活过第三日。”

    “啪!啪!啪!啪!啪!”

    几声脆响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苍怜不可置信得捂着通红的面颊,极夜的眼瞳迸发出噬人危险的光,如夜下的凶兽。

    她深深凝视着苏邪怒道“你突然发什么神经?

    !”

    纵然眸光凶狠令人心悸,可她用这一副娇小瘦弱的模样捂着脸颊,看着却是令人觉得着实可怜。

    小表情像极了‘娘亲,再爱我一次’。

    “唉哟,不疼不疼~”苏邪一副爱怜状的将她抱抱,撅起嘴巴吧唧在她面庞上亲了一口。

    笑眯眯道“知道吗?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比打人脸更猖狂的事了,方才我听到有人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一时手痒忍不住。”

    苍怜磨牙“那你去她的耳光啊,打我做什么?”

    苏邪扬眉笑道“我打不过她呀。”

    轻飘飘一句堵得苍怜哑口无言。

    苏邪又摸摸她的小脑袋,一双桃花眼眸光可鉴人,时而流溢出一抹惑人心魄的琉璃之色。

    “无妨无妨,你要相信你那只小妖儿,他打起脸来的技术,可远比我高明多了。”

    苍怜心中怒气顿散,全然忘了自己脸上现在还带着几个鲜红的巴掌印。

    一听她夸自己的小妖儿,虽然夸得没头没尾,可她依旧没心没肺地眉开眼笑起来。

    她挺起俏鼻,哼哼两声“那可不,我家小妖儿,不管干什么都很厉害。”

    苏邪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目光却是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那边带金箔面具的女人“可不是,尤其是干起大妖女人来,那绝对是杠杠的。”

    一不小心,一杆子打死两个人。

    苍怜小脸一黑,左手捂着腰子,右手捂着脸,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她一脑袋撞入苏邪的怀中,愤愤道“你太过分了!老娘我撞平你的胸,要你一辈子没人要!”

    第三日。

    天光大明,天地寂静,落雪大无声。

    陆姬晨面色平静地瞥了一眼辕一身前的那枚珠子,魔光犹自在,命珠依然完好。

    武寒醒眉宇深沉,没有做声。

    枫瑟面色复杂地看着那枚珠子,不经想起了当年自己曾对隐司倾说过的一句话。

    无论任何奇迹发生在你的身上,都不要感到意外,因为那是神迹。

    时隔多年,心中再次恍然回想,竟是觉得这句话……好生可笑。

    曾经引以为傲的爱徒,如今却成了她余生之中再也无法洗净的污点。

    她黯然地垂下眼帘,唇色苍白得难看。

    陆姬晨余光微瞟,看到那个体内觉醒了神尊血脉的白衣少女。

    正隔空做出一个揪住人衣领的假动作,另一只小手对着前方啪啪两下虚扇了两记,扇出一阵轻风,并未造成多大的声响。

    可她却一本正经地点点脑袋“嗯,很是敞亮。”

    苍怜睁着一双含着星辰般的眼睛看着苏邪,忽然心头翻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

    她忽然念起鱼生刺杀的那一夜。

    小妖儿恢复记忆的小狼狗模样。

    那邪魅勾人的小眼神,居然跟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另类的相似。

    她忽然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念头。

    暗道小妖儿以前该不会跟这小丫头片子有一腿吧。

    看这货邪里邪气的,该不会是给狼狗形态的小妖儿一手调教成这德行的吧。

    苍怜下意识地摸摸腰子,惆怅地想着到底还要不要帮助小妖儿恢复记忆呢?

    若是他恢复了记忆,自己貌似……不是他的对手啊。

    陆姬晨似笑非笑地看了苏邪与苍怜一眼“如今这位隐姑娘身份众所周知,二位还是坚定立场对她百般维护,倒真叫本尊刮目相看,甚是钦佩得很啊。”

    此言一出,众人看待苏邪二女的目光不由也随之微变,气氛渐渐变得危险紧张几分。

    苏邪倒是挂着无所在意的笑容“我不站在她这一边,难不成还站在你这个老女人身边吗?哪天给你吃干净连骨头都不剩可就不好了。”

    “放肆!陆阁主也是你这小丫头片子能够出言诋毁的!”想要拍彼岸阁马屁的某些人立即爆喝出声,杀气腾腾。

    枫瑟双手结印,冷冷飘飘地来了一句“苏邪是本宫的人,本座看你们谁敢造次。”

    跳出来的那人顿时面色悻悻,心道真是流连不利。

    可那少女分明穿的并非凤陨宫服饰啊。

    况且……即便是凤陨宫弟子,也不敢如此出言不逊吧?

    苏邪轻呵一声,眸光微凉“我不过是一个专修采补双修之道的妖女,可高攀不起凤陨宫的大门。”

    一番言语,顿时引来四周之人的鄙夷目光。

    他们从未见过哪位女子,竟然能够厚颜无耻到这般地步,当众严明自己专修采补之道。

    可在鄙夷的目光深处,更有绝大部分的人心头火热,跃跃欲试。

    心道与这么一位尤物双修一番,倒也不失为一场美妙之梦。

    纵然被起采补个百八十年的修为,怕是也去得不冤。

    ……

    ……

    陆姬晨说,凡是入了神灵天雨结界之中,无人能够撑过第三日。

    陵天苏不知道之间过去了多久,这里没有白昼与黑夜。

    有的……仅仅只是雷霆奔疾,瓢泼大雨。

    他体内的元力已经完全耗尽亏空,光凭着一具肉身强撑。

    第四日,他身躯内的骨骼裂痕遍布,纵然外表看着毫无变化,可体内的五脏六腑早已震得大量崩血。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以怎样的力量支撑着。

    连绵不绝的大雨冲刷,他已经感受不到寒冷了。

    只觉得整个苍穹都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喘息不得,每一次艰难呼吸,都带着猩烈的血气。

    他在透支自己的生命抗雨。

    隐司倾试图推开他的胸膛,可手掌刚一贴上去,他胸膛上的裂骨便传来令人心惊地咔咔之声。

    她面色苍白,唇畔也不见任何血色,声音沙哑道“你……走吧,不必如此。”

    陵天苏摇了摇脑袋,湿漉漉的头发飞溅出串串水珠“不走,死也不走。”

    隐司倾从未听人将死说得如此平静,可正是因为过于平静,这份情感更显得重于泰山。

    陵天苏的声音在漫天大雨之中有些模糊“我想让你……好好的。”

    隐司倾喉间一滞,漆黑的凤眸里翻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岁月寒凉,在一场本应令人绝望的漫漫大雨之中。

    她却在一个冰冷的怀抱中,沙哑的嗓音里,感受到了倾世温柔。

    (ps苍怜个老不羞的,老年吃嫩草不说,还认了一个嫩妈,北北唾弃她)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