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九百四十一章:北风其凉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百四十一章:北风其凉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1-01-24 19:06 | TXT下载 | ZIP下载

    ……

    ……

    第十一夜,云端中的煌煌巍峨神殿,一道天神法相缓缓凝热÷书成型。

    宝相庄严,万雨慈悲。

    风雨晦暝的世界里,那两道渺小的身影相拥而存。

    安静地接受着上苍的洗礼。

    天光云影,不断徘徊。

    陵天苏只觉身后雨势骤然一轻,宛若压在身上的千百座巨山终于停止倾压。

    隐司倾苍白的薄唇紧抿,墨色深沉却十分干净的眸子清晰地倒映出少年的面庞。

    陵天苏看出了她眼中的紧张与决然。

    他微微松开她的身体,背后的苍穹惶惶而动。

    神殿开始动摇,庄严法相腾腾升起雷怒之意,穹苍穹隆寸寸分崩瓦解,场面壮阔无伦,宛若末日降临,归于洪荒。

    他在末日余辉之中,缓缓撑起身体,抽出腰间锈迹斑斑的古剑。

    单膝跪在她的身前,宛若骑士,双手庄严反握古剑,如敬生死。

    他的声音在大雨寂然之中缓缓响起“别怕。”

    染血双唇滚落出的沙哑二字,竟是让人别样安心。

    一声轻嗤……

    锈剑剑锋插入大地,在这个只有灰白二色的单调云海世界里。

    剑锋擦渐出一串晶莹的水珠,一道道新藤如结网一般,万千生长而起,快速编织成一个巨大的绿藤球网,严严密密地将二人尽数包裹其中。

    绿藤表层仍有新叶生长,每一片落叶,都象征着庄严的生命之意,润上一片水泽。

    苍穹雨势渐收,取而代之的,是足足有着万仞之高的雨海乱潮,如天界乱海倾压倒扣而下,大有星河之水天上来的恢宏乱势。

    这已经不单单只是神灵雨势了,那气势如乱世金戈,铁甲铿锵,普卷而来皆是水寒杀意!

    万千雷霆在苍穹水幕之中炸开。

    纵横闪耀,万仞高的雨海说来就来,整个世界里,避无可避,皆是死路。

    就像是千亿年前,诸神震怒,惩罚人世而降下的大渊洪水灾难。

    雨浪打下,耳膜震裂巨响不断,天地如战鼓擂击,诸天星辰都在这万仞雨海巨浪之中撕裂震碎。

    陵天苏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瞬间覆上了一层茫茫血意,与原来的瞳色揉合成了一个冰冷肃杀的全新色彩。

    手下的锈剑弯曲如满月,咯吱铮鸣不已,而新嫩藤网,却是在漫漫洪水灾难之中,逆行倔强生长。

    隐司倾看到他衣襟衣衫燃燃出了一道金火,火焰温度十分柔和,却生生不息。

    不似凤凰灵火那般治愈万物的温和。

    那金色的火焰流露出的气息内敛而磅礴,水木结界之中的世界是黑暗的,可透着这一簇火焰。

    她却看到自他肌肤表层,那道黑色妖狐图腾之中燃出了神圣强大的昊天光辉。

    眉心金砂,就在这么明灭不定里,四日光景在洪流之中寂静而过。

    外界众人,早已坐立不安,分外急躁。

    武寒醒张开授雨结界的双手都开始发颤,面色苍白之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惧意。

    嘴唇轻颤似是动摇道“不若……我们暂且先行撤下雨阵吧?”

    他无法想象,若是里面那位女子,以着冥魔之躯,接受了整整十六日的神灵天雨,将会褪变至何等可怕的境地。

    若是神灵天雨无法磨灭其存在,反而助起破境……

    事情的发展也全然超出了陆姬晨的意料。

    她目光阴沉地睨了一眼辕一前方的命珠,仍自滴溜溜地转动,就连原先裂出的一道浅痕,也在不知不觉间愈合不见。

    神念悄然而出,向鱼生传音道“你确定逆轮十六夜大术并未推演错误?何以,她能够在其中支撑整整十五日。”

    这绝无可能!

    纵然是真正堕入九渊的冥主使徒,也绝无可能支撑这些日子。

    一定,是哪里出了纰漏!

    可布局至今,一步错,那便是满盘皆输!

    她如何能够容忍这纰漏的存在!

    若是不能诛心灭道,她又如何能够吞噬成神!

    随即,鱼生恭敬传音而来“师尊交代弟子的任务,弟子绝无纰漏。”

    陆姬晨从来不会怀疑自己这名弟子的忠诚与办事能力。

    金箔面具之下的一双眼瞳又黑又深。

    既然并非大术出了纰漏,那只能是……

    那个叫隐司倾的女子,身上必然藏着连她都不曾查知的秘密。

    唇畔悄然勾起一个贪婪冰冷的弧度。

    她目光流转至面色发白的武寒醒脸上,浅浅一笑道“武宫主这是在害怕什么?十六日尚未圆满,千里难行,难于后十步,虽只余一日,但那才是最难熬的日子。

    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位冥神后裔能够创造这万分之一的奇迹,度过此番难关,现下有你、我、枫瑟宫主三位神游之境坐镇于此,难道还制不住她一人?”

    苏邪一声轻嗤,面上好不鄙夷“陆阁主这话说得,怎么跟江湖上的下九流人物一般无致,说话就跟下头那张漏风的嘴一样说变就变。

    我可记得在她入神灵天雨之前,你可是承诺过,若是她能够成功渡过十六日,便不能证明什么。

    现下听这话风,竟是原来不管这十六日渡不渡得过,您老人家都要灭她啊?”

    众人面色无不古怪难看。

    这小丫头居然嘲讽陆阁主说话放屁?

    真是好大的胆量与魄力啊……

    苍怜冷冷一笑“有时候这女人无耻不要脸起来,还真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苏邪冷冷一笑,怨念有些深“尤其是那些大胸大长腿辈分极高的老女人!”

    苍怜冷冷一笑“就是!”

    说完,小脑袋瓜子慢悠悠一转,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儿。

    被两个小辈冷嘲热讽一番,陆姬晨倒也不愧为大前辈中的好典范,丝毫不见动怒。

    反而笑眯眯地看着苏邪,只是谁也不曾察觉,面具下的目光犹如冷湿的毒蛇盯上猎物。

    “小姑娘口才不错,只不过这世上的是非曲折,哪有那么多的道理可以言明,纵然是我有心兑现承诺,放过她一条生路,可你觉得,在场间的,会同意吗?”

    苏邪眯起眼眸,笑容冰冷迷人“不错,在这世上,拳头大就是道理。”

    不论是在人间的合欢宗,还是灵界的凤陨宫。

    一邪一正。

    看似黑白分明。可其中的无情的道理,追溯根源上来说,还是一样的。

    自己的命,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去争。

    期待别人宽容与怜悯,那是弱者才会抱有的想法。

    不再争执,不再暗讽。

    苏邪抬首遥望月色苍穹,静待黎明肃杀。

    第十六夜。

    彼端宛若屹立万年已久的巍峨神殿最终拔地而起,擎天而立。

    大地冻结成冰,神殿焚裂成炎!

    洪水流逝至大荒岁月之中。

    自那极北之地里,掀卷出的冰炎罡风,将整个世界都渐渐吞噬而来。

    陵天苏双眸紧闭,眉心黯淡无光。

    隐司倾玉白纤长的食指轻抚严重弯曲的斑驳剑身,只觉那带着邪恶气息的锈迹愈发厚重。

    若是天火降临,焚炎万里,冻结洪荒。

    剑在火中煅烤。

    魄在冰中尘封。

    此番下去,怕是他那一道阴魄再难寻回。

    抚擦着锈迹剑锋的食指轻轻掠过,一道殷红血珠至指缝间渗出。

    她无言将血迹点于眉心之中。

    原本在雨势之中冰封冻结的灵台在她燃血乾坤之下,豁然展开出一道茫茫星火。

    她缓缓起身,以眉心抵着少年的眉心。

    灵台间的魂火燃着星辰之力,缓缓地渗入陵天苏眉心黯淡金痕之中。

    陵天苏缓缓睁开沉重如万钧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霜染的绝世容颜,天地冰冷,唯有那双凤眸里蕴着一派安宁的温柔。

    他听到她幽幽浅浅地道“北风其凉,雨雪其雾。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陵天苏眼瞳微睁,在天地云海失去最后颜色的那个瞬间,她看到了一双柔黑的眸子,似是正在对他微笑。

    黎明终将破开雪域,洪流大荒支离破碎。

    燃烧着天火之光的神殿,也连同云海结界火烧云一般的化作一片云烟氤氲。

    陆姬晨、枫瑟、武寒醒三人,皆在神灵天雨崩散之时,震得神识剧荡,纷纷呕血倒跌。

    在黑压压一片极尽复杂的目光之下,两道虚弱紧紧相拥的身影自天空中,宛若失去重量一般,飘然落下。

    衣角激不起一片雪花。

    苏邪面目沉凝正待上前,谁知一旁呕血不喜欢的枫瑟却是一个闪身,莫名出现在她的身前。

    毫无杀伤力的一指轻点她的眉心,瞬间锁死她浑身气机,令她说话都十分艰难。

    她只得用一双杀气腾然的桃花眸死死瞪着枫瑟。

    苍怜一脑袋撞在枫瑟大腿上,怒骂道“你这老女人做什么!给我放开她!”

    枫瑟眸子冷冷地扫了一眼苍怜“放开她自寻死路不成!”

    语毕,杏眸含霜的凝着苏邪,并未去看跌入大雪之中的爱徒一眼。

    语气沉重复杂道“如今……她已是举世皆敌,你纵然与她感情要好,但若你强自要去她那一边,本座……也护不住你。”

    一缕鲜血顺着苏邪雪白削尖的下巴蜿蜒淌出,她竟是咬破舌尖,强行咬牙开口冷冷道“我——何须你护?!”

    这个女人,她终究心中所爱所重的,不过是一张皮子下的神族血脉。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