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九百四十三章:殿中不堪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百四十三章:殿中不堪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21-01-24 19:06 | TXT下载 | ZIP下载

    陆姬晨展颜一笑,强压下眼底的欢愉之色。

    她目光微转,看向武寒醒,似是礼貌询问道“既然如此,那武宫主……”

    话尚且未说完,武寒醒面色极其难看的一甩广袖,冷冷打断道“不必了,我隐世宫也判不得如此人物。”

    他心中隐隐,有些忌惮这位能够在神灵天雨十六日中活下来的女子。

    武华生却是急了“爹爹,你若不愿接受,孩儿愿意代您审理此女!”

    此言一出,场间大部分男子面色微变。

    武华生存的什么心思,他们又岂会不知?

    武寒醒目光冷如刺刀,生生将儿子那热切渴望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陆姬晨轻轻一笑,坦然说道“如此说来,看来也只有本尊将此女带回彼岸阁了。”

    当即有人迎合道“是是是,陆阁主心怀苍生,实力空前,若是由陆阁主定下此女结局,自是再合适不过。”

    一切都是这么的水到渠成。

    陆姬晨含笑侧首,欣然接受“当然,此女毕竟是通过了神雨十六日的试炼,本尊在给灵界一个公道的同时,自然也会给她一个公道。

    此女就由本尊带回彼岸阁,查明其真身缘由,若是其中存有误会,本尊必然亲自将她送回凤陨宫内。”

    苍怜眉目阴晴不定,只觉这个女人当真是比起当年还要厚颜无耻,若她被你带回去,岂有再见光明之日。

    到了此时此刻,她若是还猜不出陆姬晨心中究竟打的是何算盘,她当真是可以一头撞死了。

    心中思量盘算一会儿。

    苏邪那丫头暂时被枫瑟那个老女人盯得死死的,自然暂时派不上用场。

    虽然冰块脸是死是活,不关她的事。

    但是她绝不容许,当年那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是的,只是如此。

    才不是因为若是冰块脸死了,小妖儿会难过。

    才不是小妖儿一难过,她心尖儿就会揪得疼。

    对,才不是这样。

    她素来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古妖。

    所以,苍怜挺起板平可怜的小胸脯,冷声哼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审查真相,那好,我跟你回彼岸阁一同审查,作为太古峰峰主,我亦是有此义务。”

    陆姬晨一时愕然地看着这个粉雕玉琢可爱的小姑娘,不由失笑。

    本尊都打算暂时放过你了,还苦巴巴地送上门来?

    如此也好,再享用大餐之前,吃点小菜,也是极为不错的。

    她点了点头,诡异一笑“既然你有这般心,本尊自然……也就随你心意了。”

    ……

    ……

    神灵天雨十六夜的大雨洗礼,虽说陵天苏与隐司倾两人联手碎了洪荒雨界光阴,成功渡过一劫。

    可二人亦是在这场神雨之中,重创不轻,神魂损耗严重,灵台与九重天上的本命星辰之间的距离也变得遥遥邈邈,不可捉摸。

    此间场内四人,苏邪被枫瑟一手强大的夺天囚禁之术禁了一身气机,动弹不得。

    陵天苏与隐司倾也成了强弩之末。

    唯一自由可战就只剩一个太古大妖苍怜,还是一个不能暴露身份底牌的太古大妖。

    又如何能够面对这三大神游之境,已经万千各路宗门的敌人。

    好在陆姬晨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并不打算就地处决隐司倾。

    滋啦啦!!!

    陆姬晨祭出一条妖气森然的骨鞭,鞭身缭绕着无数钢针一般的尖锐骨刺。

    想也没想,一鞭甩出。

    翻腾而出的罡风妖力威势强悍,将围观一众人生生掀翻出十步之远,骨鞭闪烁着妖邪恶毒的气息,朝着隐司倾雪白秀颈直奔而去。

    陵天苏目光之中的疲倦顿时一扫而空,化作一片狠色。

    将怀中人搂紧,拖起万分疲倦的身子侧身一挡,以自己的身躯硬生生抗下这鞭。

    衣衫裂帛。

    大片猩红的染血的肌肤自衣衫下显露而出。

    陵天苏浑身剧烈一震,只觉得这看似随意抽出的一鞭,却是将他五脏六腑都掀翻个遍,气息翻腾不休,一口逆血上涌继而又被他强行咽下。

    而落到他身上的骨鞭并未就此震散而去,而是如灵蛇一般不断延长,将两人的身体紧紧勒死缠绕。

    钢针一般的骨刺剧烈摩擦过肌肤,不多时,两人一身衣衫便已经被血染得红透。

    陆姬晨手握骨鞭另一端,轻咦一声,目光闪烁着未知名的光,审量着前方雪地里的那个少年。

    她手中这枚骨鞭可绝非寻常灵器,甚至可以说已经超越了虚器的范围。

    当年她活捉的那位古妖虽然爆体而亡,而远古大妖的骨身经历了万年光阴岁月的磨合洗礼。

    若非天道毁灭性的摧折,其骨纵然碎裂成粉,也能够长存不灭。

    她耗费了百年时光,在那座幽殿之中收集妖骨碎片。

    再又耗费了百年时间,将其妖骨炼化成为本命魂器。

    其威力,纵然刻意留手,一鞭下去,怕是她寻常通元境,都会肉身剧毁。

    可这少年,却连血肉不不曾翻烂搅碎,不过微微擦出一道明显的伤痕。

    这肉身……倒是强悍得有点意思。

    苍怜藏在袖子中的小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若是换做当年她的火爆脾气,可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

    敢这么伤她的小妖儿,她怕是上去就要跟人搏命。

    可现下……

    她发现,除了无力强忍,她竟是毫无办法。

    陆姬晨执鞭的手微微一紧,眉角微扬轻笑道“好一个痴情的小妖,她如今举世皆敌,你还要护她?既然你执意相随,本尊也不介意多带一人回彼岸阁。”

    说着,灰袍之下伸处一双洁白的玉手,温柔地搭在苍怜瘦弱的肩膀上。

    苍怜浑身一僵,只觉得肩膀上的那只手掌简直就像是一只滑腻冰冷的毒蛇。

    一抬首,便迎上金箔面具下的那双深沉眸子,似笑非笑道“请吧,太古峰主。”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阁主大人脚踏黑芒星光。

    骨鞭困缚两人,手中携着苍怜,身影化作黑夜流光,划破漫漫风雪,消失在了天际。

    雪花掺夹着微风飘洒坠下。

    枫瑟遥遥凝视黑芒遁去的方向,失魂落魄。

    苏邪冷冷道“终有一日,枫瑟宫主会后悔的。”

    枫瑟身躯微震,收回视线,低头看

    着自己的洁白双掌,喃喃肯定道“本座,不会!”

    苏邪桃花眼眯得锋利,笑容说不出的冷嘲讥讽“我可不是她。”

    “本座自然知晓,你不是她。”

    枫瑟眼底的挣扎之色逐渐被某种入骨的执念所替代。

    她抬起手掌,握住一片雪花,轻声道“还好你,不是她。”

    “苏邪,本座当年虽然十分喜欢你,可你不愿随本宫入灵界凤陨,如今耗费五百年的寿元,冲破两界秩序,出现在了本座的面前,这是一份机缘,那五百年的寿元,本座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你补足回来。”

    苏邪呵呵冷笑,不再继续多说一句话。

    因为她觉得,跟这个女人再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口水。

    ……

    ……

    幽宇大殿,妖气环绕,鱼生恭敬跪伏在铺就地面的黑玉石上。

    面容眼底,皆是对那名女子压抑隐藏不住的火热钦慕。

    陆姬晨骨鞭一甩,便将鞭上捆束着的两人随意甩至青池之旁。

    隐司倾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面色苍白得吓人。

    身体的腾腾煞气自内部浓烈散发而出,好似体内的一颗黑色种子,被人连根挖掘而出,再难覆掩。

    在如此绝境之下,她面上神色却是淡然至极。

    纵然跌得狼狈,她不过是平静理了理衣衫,目光微定之后,伸出食指将陵天苏唇角血迹一抹。

    由始至终,都未说过一句话。

    陵天苏只觉后背那一鞭伤口火辣辣的疼,反手一摸,便一掌的鲜血。

    妖兽的本性素来记仇,这一鞭算是落在了他的心里。

    更重要的是,这一鞭原本还是朝着凤凰抽过去的。

    陆姬晨视线微扫,哈哈一笑,行至一张横卧七尺长的软塌处,懒懒依靠道“这妖小子,眼神倒是不错,颇有鱼生你当年的几分风范。”

    鱼生面上微红,心道这话说得……

    若真算起来,他还是这小子的手下败将呢。

    苍怜愣愣地立于原地,看着几十丈高的大殿上方。

    以星陨五曜大阵连接出了的小型宙宇空间,四方神柱巍峨而立,心头便一阵凉寒。

    尤其是目光转至大殿中央的残败锁链以及下方玉池。

    阴暗潮湿的记忆就不受控制地宛若洪水一般涌上心头。

    多少次的午夜梦回。

    那记忆中的不堪!耻辱!折磨!宛若一个个火枷烙印一般刻入她的灵魂之中。

    这里……正是她当年跌下神坛的绝境困地。

    呼吸都紧致了几分。

    下一刻,她看到软塌上的那个女人懒懒地朝着鱼生招手。

    鱼生涨红着脸愣了办响,目光却是带着几分紧张看了殿中的其余三人,然后摇了摇首。

    陆姬晨无奈叹了一口气,右手覆在面具之上,缓缓取下,露出那张惊世绝伦、颠倒众生的容颜来。

    苍怜明显看到鱼生呼吸急促了几分,跪在地上的膝盖不受控制地就朝着那个女人爬去。

    在苍怜愈发难看恶心的目光下,鱼生像一只狗似的。

    在陆姬晨的目光指令下缓缓爬上软塌,以自己的大腿为枕,将她的脑袋轻轻搁放在腿上。

    woshibanyao0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