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只想种田 > 第674章 有关部门
听书 - 我真的只想种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674章 有关部门

我真的只想种田 | 作者:一本小道士| 2020-12-25 11: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什么晚上热乎乎的?”赵欢边走边问。

    “小时候都是白天先找竹鸡住的地方,晚上再来抓,放火上一烤,不就热乎乎的么。”周浪笑道。

    “......为什么非得晚上,白天抓不行吗?”

    赵欢这一问,屏幕前的观众也是大感兴趣。

    “你别看它长得圆不溜秋,人家还是会飞的,白天一抓就跑,晚上就不一样了...”

    周浪给众人讲起了抓竹鸡的技巧。

    他一直喊竹鸡傻鸟,是有原因的。

    竹鸡经常成群活动,多的有十多只在一起,走路的时候还会排成一长串。

    最有特点的,就是它们睡觉的方式。

    晚上休息的时候,竹鸡会一个个在横树枝上排成一串,互相紧靠取暖。

    就像一排麻球一样。

    如果某只竹鸡因病或其它原因跌落,其它竹鸡就会挤过来填补它的空余位置,非要挨在一起。

    小时候去抓竹鸡,到了晚上拿个手电筒,就往树上照。

    一个人负责照,一个人负责抓。

    竹鸡被照到了,不仅不会跑,反而会更加变得呆若木鸡。

    这时候去抓竹鸡,就会发生有趣的一幕。

    如果是从头尾拿还好,几乎不会发生什么骚动。

    要是从中间拿掉一只竹鸡,就会发现其他的竹鸡叽叽咕咕一阵,不停移动着,过一段时间又挤在一起。

    少掉一只同伴,它们可不管啊。

    周浪有次实在好奇,决定把一排竹鸡不停地从中间拿掉,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竹鸡被它一只只抓走,树枝上的队伍变得越来越短。

    一直拿到还剩两只,人家愣是还能抱团取暖。

    最后只剩下一只竹鸡的时候,有趣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竹鸡慌慌张张,不停叽叽咕咕,又不敢叫得太大声。

    它在原来站满一排同伴的横树枝上,左挪挪碰不到同伴,右移移还是碰不到同伴。

    小伙伴一个都莫有了。

    可怜的竹鸡在树枝上,来来回回,左右横移了好几分钟。

    就像一个孤单的秤砣。

    “噗~~~孤单的秤砣,这什么比喻!”

    有人听到这个说法,一口快乐水喷在了屏幕上。

    “笑死我了,要不要这么形象啊!”

    “脑海里有画面了。”

    “浪哥也太会玩了,小时候肯定没少挨打!哈哈哈~”

    “可怜的竹鸡......这也太傻了吧?”

    “莫名心疼。”

    “浪哥这么一说,感觉竹鸡真是蠢萌蠢萌的,好可爱的样子。”

    “以后我骂人,就说对方蠢得跟竹鸡一样。”

    周浪抓竹鸡的故事,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没想到竹鸡还有这么呆萌的一面,又是觉得有趣,又是有点同情这些可怜的小家伙。

    “怪不得浪哥现在什么都会,敢情是从小练出来的啊~”

    “这种日子也太让了羡慕了!”

    不少人都是纷纷感叹,周浪的生活实在是丰富多彩。

    “竹鸡怎么这么傻,不知道跑么?”

    不少人都对竹鸡的这种行为大惑不解。

    这不是排队等枪毙么?

    “这就要说到大部分鸟类的习性了......”

    鸟类大多数有夜盲症,除了猫头鹰等少数品种,到了晚上就跟瞎子一样。

    所以往往天一黑,就要找到地方躲起来睡觉。

    竹鸡白天在地上活动,一到傍晚就会找根树枝排好队睡觉。

    一方面是为了取暖,另一方面也是提高种群存活率,因为猎手往往只会抓一只,剩下的都能活。

    它们晚上看不见,被抓了也不敢大声叫唤,那样只会引来更多捕食者的注意。

    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排排坐,挤鸡鸡的现象。

    “......其实大部分鸟类都是这样的。

    你们家里有鸡的就可以试一下,晚上不要开灯,拿手电筒去照它。

    就算被抓到也是叽叽咕咕的,一副任人宰割模样。”

    众人都是听得连连点头。

    “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主播不仅本事了得,懂得还挺多。”

    “命运抽签啊。”

    “活着全靠运气,还是做人幸福!”有人喝了口快乐水压压惊。

    他们对竹鸡更是多了份额外的同情。

    原来人家不是傻,只是在残酷的自然法则面前,选择了最有利的生存方式。

    “浪哥,后来这只竹鸡怎么样了?”

    “没了小伙伴,一只鸡孤零零的能睡着吗?”

    “这不废话么~当然是被浪哥抓走了啊!”

    不少人都关心起那只可怜竹鸡的命运了。

    周浪笑笑,说出了故事的结尾:

    “那天不知道怎么的......

    我看它茫然地挪来挪去,突然就不想抓它了。

    后来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只抓住的竹鸡,它们很快瑟缩着挨在了一起,最后索性把所有竹鸡又全返回树上,看着它们重新排成了一排。

    当时石头看我空着袋子下来,还一脸纳闷呢,哈哈~”

    “浪哥好人!”

    “这个结局我喜欢!”

    人很奇怪。

    他那天真的就把竹鸡全部放回去了。

    小时候也说不清为什么。

    “什么好人啊,就是一下子兴起而已。”

    周浪跟观众们聊着,已经和赵欢回到了竹林边。

    刚才一路就听到了不停的砍竹声。

    这时候回来一看,石头和周俊华几人已经砍了二十多根竹子,正在给竹子去枝断梢。

    “石头,过来帮忙把这蛇给绑一下。”

    “啥?!”

    石头抬头一看,周浪手臂绿油油,盘得跟麻花似的,吃了一惊。

    “唉哟!这是什么?...竹叶青!哪来这么大的竹叶青?!”周俊华直接惊呼出声,“你被咬了?赶紧回去上医院去!”

    “没事,头被我掐着呢。”

    周浪冲两人一抬手,给他们看了看被他捏得半张的蛇口。

    “我滴妈~这蛇怕是要成精了!”

    几人围上来,仔细打量大竹叶青,都是啧啧称奇。

    周浪刚才腾不出手来,又不能让赵欢这个菜瓜动手,只能一路捏着竹叶青走回来。

    劲小了怕它咬,劲大了又怕给捏死了。

    一百五十万呢!

    现在得赶紧给它绑起来,好让它松松气。

    周浪抬头示意:“赵欢,你把衣服脱了。”

    “干嘛?”赵欢双手捂胸道。

    “你那衣服反正已经被我撕烂了,刚好弄成布条,把这家伙嘴给缠上。”

    竹叶青就靠一张嘴,不然它咬人就没什么好怕的。

    几人从小都配合惯了,不用周浪多说,很快配合行动起来。

    嘶啦~嘶啦~

    赵欢脱下衣服,石头拿过来轻松撕成长条状。

    另外两人直接拿柴刀片出两块厚竹片,一上一下卡在竹叶青蛇头部位,把它嘴巴封禁,使其不能开合,只留出鼻孔部分。

    石头再用已经撕好的布条交叉缠绕,打成十字扣,死死系紧。

    “行了!这条蛇就算处理好了!”

    周浪把大竹叶青从手臂上扒拉下来,拉直了展示在镜头前,才发现两只手张开还没到头。

    果然够大的。

    “你们继续砍,这些我先拉回去。”

    看看地上已经砍了不少竹子,周浪决定先把竹叶青带回去,好生放着。

    他把大竹叶青打了个结,中间穿根竹棍,两头绑好,将它收拾得服服帖帖。

    看了看砍好的龙竹,周浪从里面分出五根,在根部用柴刀看出凹槽来,拿麻绳扣住系紧。

    “阿浪,你是要一次性拉这么多啊?能行吗?”周俊华看了问道。

    龙竹可比毛竹重多了。

    光光是一颗大的甜龙笋,就能有二十斤以上!

    成熟龙竹的重量更是轻松超过一百斤。

    五根龙竹,搞不好都六百多斤了,也难怪周俊华怀疑。

    龙竹几乎都是一根根拉的。

    虽然说上山砍竹子没有死扛的,一般人能抗两根,在十里八乡已经了不得了。

    “主播行不行啊?别逞能。”

    骑大象上学堂:“浪哥悠着点,这竹子扛一根都能压死人!”

    “太重了吧~”

    周浪本来想着不要太吓人,已经往少了弄了,没想到还是引发众人一片惊呼。

    按他现在的力量,弄个七八根不是问题。

    “额......不用扛着。

    这边不是顺着沟吗?可以拖着走。

    也就是翻过这道坡吃力点,下坡全是白送的。

    试试看。”

    他说着左手拿起地上的竹叶青,右手拉过绑好的麻绳,往肩上一背:“起!”

    地上被绑好的龙竹稍微抬起了头,脱离地面。

    “看见没有,只要这样拖着走就行,很省力的。”周浪转头对众人笑道,“竹子滑溜溜,在地上摩擦力很小,拖着很方便。”

    周俊华等人听得云里雾里,自己怎么没发现?

    不少观众一看,再根据自己学到的初中物理知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这么看确实省力不少。”

    “水平方向上没有摩擦力的话,受力就是零!”

    “主播这办法不错,有人拉火车就是这么拉的,其实说白了,只是跟地面摩擦力作斗争而已。”

    “......是吗?”有人将信将疑。

    周浪发现大家明白了其中道理,也是连连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我先回去了~”他说着转过身子,拉动龙竹往前哗啦哗啦走。

    很快众人就看他来到沟底,准备爬坡。

    没走几步,周浪突然听见背上传来嗤咧咧响。

    他心中暗叫不好,还没有反应,肩上已经一空,失去了力道。

    嘣——呯!

    紧绷的麻绳直接断成两截,捆好的龙竹也重重砸在地上散了架。

    “我信你个鬼!”

    直播间里一片哗然。

    ...

    周浪看着地上散落的龙竹,也是摇头苦笑。

    贪多嚼不烂,还直接废了跟麻绳。

    他在地上拉出两根龙竹,直接扛在肩上,迈开大步翻过坡去了。

    扛着龙竹拎着蛇,周浪才刚走到大竹海这边,兜里的手机来电话。

    白大圆的声音传来:

    “阿浪,刚才家里来了几个公人,说是找你有事。”

    “做什么的公人?有没有说是来干嘛的?”周浪皱眉问道。

    “镇里赵武所长陪着一起来的,其他人我都不认识。刚才问了赵所长,他只说等你回来就知道了。神神秘秘的,说是啥...有关部门。”

    “有关部门?”周浪听得满脑袋问号。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