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阴阳石 > 第三十九章 盛宴
听书 - 阴阳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九章 盛宴

阴阳石 | 作者:南觉| 2021-01-24 19:46 | TXT下载 | ZIP下载

    阴阳石正文第三十九章盛宴刹江海牛竺千年来第一次暴动,它竟然想要冲出封印它的牢笼,它的声音是以平日里的六百倍的速度在聚集,往日里一年的声音,现在只需要几个时辰就攒够数了,果然,两三个时辰后,四兽域再度开启屏障,再次释放了一次刹江海牛竺的巨大声浪,卡斯马族人计算出,下一次释放就在两个半时辰之后,这还是神兽没有行动,要是动起来,恐怕连一个时辰不到。

    然而屏障的布置是需要大量能量的,卡斯马族人从前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早早地做了能量储备,但仅仅能支持”,然后通过精灵族的通语术以各种语言向所有人发号施令。

    卡斯马族人宣布道:“此刻,是四兽域三千年来最艰难的时间,所有种族应放下恩怨与成见,四大神兽造就了四兽域,任何一个神兽的出世,将直接导致四兽域的毁灭,从这片世界出生的生灵们,若是最终灾难降至,你们可以在其来临之前,通过中心的那扇界门,选择逃命。”宣布过后,便开始指挥,擅长秘术与封印术的黑精灵族与秘族被派在处理刹江海牛竺波动的最前列,而拥有强大体魄的兽族,则利用转音钟,一点点转移消化刹江海牛竺的声音,尽量的延缓时间。

    这边才刚开始,噩耗便再度响起,卡斯马族人以为最先跳动的应该是平日里最活跃的大王斑角鹿,没想到刹江海牛竺最先躁动,结果乌灵族又发出警告,西卯——阎罗七王殿正在试图通过空间门,来往人间,神兽想要通过空间门,是生灵们根本阻止不了的,就算是通过另一面来转移,也是不可能的,根本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术。

    卡斯马族人心道:“完了,通知生灵们跨过界门吧。”其实已经有许多生灵进入了界门,它们被四兽域突然出现的末日给吓破了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半炷香过后,乌灵族又传来了消息,阎罗七王殿正在被阻止,有一股能量在用超强的空间术转移它,生灵们是没有这样的能力的,不用卡斯马族人去说,所有种族都打了个激灵,大王斑角鹿竟然站在它们这边,四大神兽中,至少有一只在帮助他们阻止灾难的发生。

    “怎么可能是它呢?”“是啊...”生灵们无法相信平日里最躁动和“坏”的大王斑角鹿伸出了援手。卡斯马族人立即作出决定,解除对大王斑角鹿的所有封印和限制,四兽域上出现了数不尽的空间裂缝,里面奔腾着一只只白鹿,它们不断的将鹿角碎片抛出,强者得到后,但凡会些空间秘术,就能使用鹿角的能量,借此快速转移,抢救现在的局势。

    塔姆族、人族、兽族、精灵族、大壮族、秘族,连最弱小的小布岑岑族都投入了战斗,甚至魔族各大势力都倾巢而出,与其他生灵一起合作。未出面的,除了堕天使族,还有最无情的清灵族,以及最高傲的启瓦尔加族,那两个势力不帮忙还好,可堕天使族不仅仅是看戏,还明里暗里破坏大伙的行动,阴着杀了好些生灵。

    四兽域上挤满了各种族生灵,风筝恼道:“那些堕天使在胡乱杀人。”这时候,木子云几人的意识里接收到了来自卡斯马族人的请求,他们说道:“做点什么吧,各位,帮帮我们,你们能做很多。”

    木子云仅犹豫了半息时间,便心中说道:“所有堕天使,交给我们。”

    “多谢”卡斯马族人接着说道:“你们的好友正在东面,他想趁其他神兽暴动,彻底释放疯疯鬼娃。”

    “好的。”木子云回了之后,对大伙说道:“我去东面带回方天慕那小子,你们杀堕天使,杀光,一个不留。”

    铃铛与魂螳螂合体,魔虎放出水晶,大量黑虎奔腾而出,散入四兽域,专门撕咬堕天使。风筝落到地面,在地中心种出了一个参天大树,枝干怕是有万根,接着发着晶莹绿色光芒的种子飘落,打到生灵身上,就会产生透明无形的却有颜色的虚幻的树。风筝低声吟道:“木——地生试——活林海。”这是“道”与“木”的完美联结,种子并不是在汲取生灵的生机,而是在释放自己的能量,为宿主提供强大的守护和能量源,可以抵御堕天使的许多阴招。风筝蜷缩起身体,融入了那树干之内,让参天大树源源不断地释放种子。

    “我需要海水,真的。”杜小月心道。

    卡斯马族人立刻通知了云游在各处的精灵族——野神族,分散在各地的野神族,同时使用魔法,将天空之城的浮力压下,这座城从没有降落那么低,与底下海水仅有一百丈距离了,杜小月道了句谢,飘在空中,闭目凝神之下,底下海浪汹涌,翻滚而上,环抱起了天空之城,而杜小月操控着海水,虽然无法让过多水越过陆地,却可以在陆地的边缘形成七八环不同方向快速转动的海流,一方面将不具备完整性体和理智的清灵族里的幻灵族阻挡在外,另一方面成为了除了空间门外,最快的运输通道,转音钟就是通过此大大加快了转移速度,使得刹江海牛竺的声音聚集速度放缓了十倍有余。

    “诸位”卡斯马族人悲叹道:“坏消息,堕天使又释放了出了疯疯鬼娃的气息,大王斑角鹿正在阻止疯疯鬼娃的出世,但是....”

    生灵们正在恐惧,结果卡斯马族人突然改口:“等等,有人阻止了鬼娃!是人类!”

    众生灵正在惊讶,而东边单目族领域内,一朵方圆一里的火莲花将天空包裹,那些鬼娃之气尽数被控在其中,它们似乎不敢穿过火焰,那正是木子云的火。

    木子云熔在火焰之中,看着正中心的方天慕,为了保护他,也用四面火焰,将那些鬼娃之气阻断。

    “小子,该回家了!”木子云皱着眉头说道。

    那只人形堕天使在火焰外圈邪笑道:“没用的,他已经忘记所有,不可能记起什么了,如今只能为我所用,哈哈哈哈....”

    木子云侧回脸去,冷道:“你还可以喘一会儿气,好好珍惜吧。”说罢,便冲向了方天慕。

    方天慕的眼睛是绿色的,没有了星辰的颜色,木子云冲刺了一般,身形突然消失,原来是虚化了,但方天慕黑刀往左右一划,木子云虚化之体便被吞噬了许多能量,在方天慕背后实体化后,木子云爆出了一记风球,巴掌大的风球,突然扩大到十丈的飓风,方天慕的黑洞一时间难以吞噬全部,被那风卷到了天空,将火莲花骤缩,变成了几丈大小,将鬼娃之气困在其中,并尝试将其烧灼,果真有效,那些气体全部被木子云的火焰烧毁。

    “呵呵”木子云咧嘴笑道:“看来我的火焰是很多东西的克星啊。”

    方天慕冷着脸,其黑刀上突然冒出火光,扫出了一道火刃,强劲程度丝毫不比木子云弱。木子云骂道:“你这东西真让人不爽!”二人在风火间打的昏天黑地,而几十只堕天使出现在高空,他们想要释放疯疯鬼娃,木子云一下子多了众多敌人很是吃力,通过意识向卡斯马族人喊道:“给我派黑精灵过来,一只就好,能够解除怨心咒就行!”

    不得不说,这时候所有生灵的心都是绑在一起的,那只黑精灵转瞬便到,正是帮助风筝解除怨心咒的蘅玉,她来到地方,见到许多堕天使,顿时怨道:“你就叫我一人来,能有用吗?”木子云飞过来,揽住她的腰,抱着她冲向方天慕,说道:“有用。”

    堕天使赤铃已经张开了她的黑暗双翼,讥讽道:“没用的,怨心咒已经根深蒂固,他的记忆已经消失,不可能解开。”

    这一点,蘅玉也告知了木子云,木子云未听她废话,风火卷着他们二人,与方天慕撞在了一起,二十息时间后,这一道风火球才出现缺口,方天慕退回赤铃的身边,而木子云也站回了地面,赤铃就在他身边,而木子云的身后,飘着大片火焰。

    “桀桀桀”赤铃讽道:“到此为止了。”

    木子云阴着脸,突然一抹邪笑,低声道:“确实,但该轮到我们了。”

    赤铃忽觉不对,黑白色的光刃闪过,她的身躯一截为二,身边七八位堕天使,在一瞬间被斩杀,她震惊地看着方天慕,那家伙的眼睛不再是绿色,冷冰冰地凝视着他,“不可能!”赤铃喊道:“此时去解,根本没有意义,怎么可能解开啊!”

    原来,方天慕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洗除记忆,其实怨心咒的洗脑功能,就是幻术的一种,而方天慕的星辰之目,就是破解幻术最好的武器,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洗脑,但是怨心咒上附加了其他的咒语,方天慕的行动还是被控制了,只能靠着黑刀与星辰之目慢慢解开,他伪装着被洗除记忆,接受了许多命令,等待与木子云几人相遇。在堕天使领域与木子云的交锋中,秘密地向木子云透露出了自己的现状,木子云是很了解方天慕的,这家伙有没有被控制思想,或者在想什么,其实看得清楚,若真是无情,木子云和方天慕在那次大战中,不知道杀死双方多少次了,正是因此,木子云才怀疑方天慕故意对他手下留情了。

    因此借着机会,在上万道刀刃的包裹下,封锁了敌人的知觉,在极短的时间内,二人默契地完成沟通,接着木子云伪装成受了重伤,而方天慕亦退回。方天慕的控制必须由精通魔法的黑精灵去解,在之后,堕天使为了操控他,多加了数道控心咒,由于咒印施加的时间很短,黑精灵是有机会将其解除的。如此一来,方天慕便自由了。

    黑翼将赤铃缠住,并将其守住其中,众位堕天使反过来扑向方天慕,方天慕突然鬼魅一笑,变成了木子云的火人,接着火人膨胀,在堕天使中轰然一炸,火焰爆炸范围将近三百丈,瞬间熔化了最近处的堕天使身躯。

    地面上,木子云和赤铃的背后,火焰消散,显出了方天慕的身影。木子云在意识里傲道:“疯疯鬼娃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神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卡斯马族人回道:“不行,还有一个‘鬼娃’在四兽域里,不知道在哪,神兽们对鬼娃很恐惧,就算现在把鬼娃消灭,也无济于事了。

    “嘁,麻烦。”木子云望着天空,扭着手腕说道:“小子,大干一场吧。”

    方天慕没有搭话,稍稍一俯身子,低吟道:“大刀秘——真·百刀行之南——屠戮镖。”

    “嘿!”木子云也高声呼道:“风火秘——群星!”

    刹那间,上万道光刃从地面升起,与此同时,无数如蛇一般窜动的火星,在飓风之下,从光刃之间穿出,好似是一朵白莲中,开出了一朵火菊,赤铃对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眼见着两个男人消失了身影,融入了光刃与火花之间,而天空之中,像是用毛笔蘸着火红的墨汁涂抹着一层又一层,那些白色发亮的地方,便是这场盛宴下最华丽的留白,赤铃的黑翼再坚固,也只能绚烂的陨落在那美丽之下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