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首富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不急不急
听书 - 贞观首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百八十九章 不急不急

贞观首富 | 作者:日兔十二| 2021-01-24 1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高阳的叛逆已经到了骨子中,她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心疼她,也没有在乎她。

    挨了一记耳光之后,她心中已经决定不在和李恪有任何来往。

    人家都有母妃,有母后,他们背后都有人撑腰,可她却是连娘亲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怜姑娘,她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去在乎她的感受。

    情窦初开之年,她喜欢上了辩机,他是一个和尚,她也未曾有过愉悦之心,皇室多年的教育让她懂得何为廉耻,何为尊卑。

    或许在寺庙中听他诵经就够了。

    高阳要的并不多,她更知晓未来的夫君早以有了人选。

    可后来一切都变了,原本不能娶妻生子的辩机大师成亲了,对方还是在长安有过艳名的一个歌妓,不是说和尚不能娶亲,不是说和尚要遵守戒律?

    就算如此,他为何要选择一个歌妓?

    高阳为辩机不平,但结果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辩机很宠溺沉鱼,寺庙似乎也做出了妥协。

    寺庙所忌惮的是魏无良,高阳认为父皇也将魏无良看的太过于重要,而忽视了她这个亲生闺女。

    她恨。

    恨到嫁给房遗爱时她没有排斥,也没有欣喜,她知道自己无法去选择命运,但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无法改变命运。

    回到房家的高阳恰好遇到了准备出门的房遗直,作为房家的长子,此时房玄龄不在长安,他需要代替父亲去做很多的事情,房家和长孙两家不和睦在长安不是秘密。

    如今长孙冲正在崛起,房遗直不能任由长孙冲的后辈崛起。

    大伯子和弟妹相遇,房遗直后退一步,躬身施礼。

    “殿下。”

    高阳阴沉这脸大步走过,似乎没看到房遗直一样,对着后者也不介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唤来仆役向皇家学院而去,各地的皇子已经送来长安学习了,在这些皇子通过考试成功进入皇家学院做学生的时候,大唐的商业就可以进入他们的国家了。

    李承乾交给房遗直的任务便是与他国使节沟通,保护大唐商人利益和人身安全。

    回到房间中的高阳将被褥撕扯,将花瓶饰品砸的粉碎,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怒火,与李恪同时归来的房遗爱依靠在窗前,手中握着一本书,看着愤怒的高阳笑道。

    “李承乾找你麻烦了?现在和他没必要置气。”

    高阳转头怒视房遗爱。

    “你还笑的出口,你的女人被打了,被李恪那个杂种给打了,我要杀了他!”

    面对高阳的咆哮,房遗爱放下书走向前的轻轻抚摸着高阳的脸,柔声道。

    “别急,别急,计划已经开始运行,李恪的弱点也已经找到了,他敏感没有弱点,但他的弟弟李愔却是一个废物,郑凤炽也开始运作了,将来的一切都会有好转的,乖。”

    房遗爱对高阳很宠,可高阳却是不放在心上,甩开房遗爱的手,厉声咆哮。

    “等!等等等,你一直让我等,当初说杀了沉鱼你让我等,现在干掉那个杂种你也然我等,是不是有朝一日我被人打死你也告诉我等一等?房遗直已经成了气候,他未来会世袭了国公的爵位,而你什么都得不到,你还要继续等下去?”

    房遗爱看着被推开的手,再次淡笑。

    “国公啊!的确挺吸引人的,但国公又有何用?不还是被魏无良指着鼻子羞辱?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垂馋一个国公的位置?魏无良现在富可敌国,有陛下庇护,未来我房遗爱也能如此,魏无良?李恪?李承乾?他们会被我房遗爱一个一个的踩在脚下。”

    高阳看着房遗爱冷笑一声。

    “妄想。”

    话落离开房间,留在房间中的房遗爱看着满屋狼藉,他再一次淡笑。

    是妄想么?于禁因为被魏玖欺骗了一次,长孙嘉庆在酝酿一个计划,李元景早已经对魏玖恨之入骨,如果说以前这些人联合也不会是魏玖的对手,在金钱实力的差之天地。

    可如今他们不会了,在金钱上他们找到了一个强大的盟友,虽不如魏无良却也不差太多,如此一来还没有一战之力么?或是说魏无良还如何站在不败之地。

    论地位身份,两方相差不多,河东柳家交给关陇于家,李崇义交给长孙嘉庆,自身难保的李恪有机会插手?魏无良的身边还能有几个帮手?杀手宋子官和吴迪?金钱之下必有莽夫,大唐千万人口还找不出三五个能对付这两人的。

    最后在论兵力,魏家因多种关系被掣肘,手中兵力不足五百,而他们可以招兵买马,魏无良这些年的树立的敌人不少,想给他致命一击的也不少。

    被撵去琉球的卢家,被毁的侯莫陈家,多!太多了。

    但现在不是动手的机会,房遗爱计划了一切,他会在最准确时机给魏玖他们最致命的打击,房遗爱看着院中气得向一直河豚一样的高阳,嘴角微微上扬。

    值得么?

    或许值得吧。

    这时,高阳突然转头怒视房遗爱,房遗爱刚要笑,结果转身就跑,手持扫把的高阳掐腰怒喝,以后在笑就打死他,房遗爱躲在角落露出半个脑袋小声说不敢了,这一次高阳笑了。

    但是在正房中的房夫人有些听不过去了,她已经将手中的卷段撕扯成了十几条,咬牙心中咒骂,该死的小浪蹄子,老娘的孩子是被你这般欺辱的?

    心中同时哀怨儿子的不争气,一个女人你怕她作甚?是公主又怎么了?不一样是女人?

    她忘记了这么多年是怎么欺负房玄龄的,或许房玄龄的母亲当年也这般想过。

    不过是一个五姓崔家的女人,这般惧怕他作甚?

    这可能就是所为的报应吧,一代一代的相传。、

    *****

    在长安房遗爱酝酿计划的时候,李二和魏玖抵达了扬州,这个当初被魏玖胡闹过一次的城市,之后尽力过王新仁简单该做过的城市。

    烟花三月的扬州景色很美。

    来到这里没有任何任务,也没有任何目的。

    只是李二想来看看扬州。

    魏玖想来看看儿子陆糜。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