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首富 > 第七百九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听书 - 贞观首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百九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贞观首富 | 作者:日兔十二| 2021-01-24 1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魏玖前脚回长安,杜荷紧随而归。

    踏云酒楼。

    在东海做了两年海盗的杜荷身上充满的痞气,开春儿的天,大开窗户,敞怀半躺在软塌上,他的对面坐着房家的二公子房遗爱。

    房玄龄和杜如晦关系亲近,两家孩子在小时候也时常在一起玩耍,房遗直与杜构的年龄相差无几,杜荷则与房遗爱同龄,而且两人均是大唐的驸马,在无其他官职。

    房遗爱相比来说比较幸运,他爹还活着。

    今日被杜荷邀请来此,房遗爱心中有疑惑,同时也有几分其他的念头,杜荷一直在饮酒望着窗外,从见到房遗爱时就一直未曾开口,酒过三巡,房遗爱有些耐不住了,皱眉轻声道。

    “你我二人有些年未曾一同饮酒了。”

    “不!而是你我从未一同饮酒过,我杜荷的朋友不多,在我爹去世的时候,人间冷暖我已经知晓了,房遗爱你别骗我,也别让我排斥你。”

    杜荷的话很直白,他望着窗外的眼神也未曾收回。

    房遗爱听后无奈苦笑,端起酒杯准备与杜荷碰杯的时候,后者已经仰头饮尽杯中酒,房遗爱的酒杯停留在半空中,这时杜荷转过头笑道。

    “习惯了,在海上做海盗喝了上一杯或许就喝不到下一杯了,你别和我一般见识。”

    房遗爱心中已经有了怒气,脸上带着笑意摇头,一杯酒饮下,房遗爱望着杜荷,昔日里的纨绔少爷变成了如今的流氓,房遗爱第一个想法是不能接受,第二是排斥。

    他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

    “杜荷,你如今这般去做海盗,如今杜相不在,但婶婶难免会心上不愿,担心你败坏杜家的名声,也会担心你。”

    “名声?我娘会担心名声?”

    杜荷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将就被摔在桌子上,满脸疑惑的看着房遗爱问道。

    “你说我娘会担心名声?会担心我?房遗爱你脑袋坏掉了?当年我打了马三宝孙子,事后如何你忘记了?我爹不管,我娘担心被马三宝找上门,硬生生的将我从杜家他们推了出来,这件事情你忘记了?现在她会担心我?她只会担心自己,我爹死后她所担心的不是我和我哥,而是担心她的将来,如果不是九哥归来时的雪中送炭,你以为我杜荷还能有今日?能娶了东阳,能做到如今?”

    房遗爱突生怒火,将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怒吼道。

    “九哥,九哥,你以为魏无良是在对你好?他只不过是宠溺东阳,将你当做了一个工具来维持他干儿子在扬州的势力而已,你杜荷不是傻子,难道你看不出这一点?你就甘心成为魏家的一颗棋子,被使唤来使唤去?东阳是宫中最不受宠的公主,你却为此沾沾自喜?为何清河公主去了程家,长乐去了长孙家,豫章去了唐家,临川去了周家,宫中地位尊贵的公主为何不嫁给你?而只有一个东阳!”

    杜荷突然变得淡漠了,继续着方才的姿势望着窗外,轻声呢喃。

    “他们娶的是公主,我娶得的是妻子,我杜荷是何身份地位我太清楚不过了,另外在有,我在魏家做棋子,做工具我并不介意,这是魏玖给我杜荷的一个机会,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我如何出人头地?东阳的的确不是受宠的公主,但我杜荷为何不能因为我,而让陛下对东阳冷眼相看?”

    房遗爱皱眉紧接开口。

    “我完全去可以继承你爹所留,如今陛下在你爹每年的忌日都会去探望,难道你觉得陛下能亏待了你?你甘心将这一切都送给杜构?”

    “为何不能?杜家需要一个人来重振,我不是那块料,我哥虽然不如我爹,但也从小被教诲,怎么也比我强,现在杜家的资源本就不多,我为何还要去因为一己私欲而让杜家落魄?房遗爱!人的心胸要大度一点,你从小就心眼儿小,你知道绣花针的针鼻儿么?穿线的那个?你的心眼也就那么大点。”

    说话间杜荷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房遗爱见此冷哼一声。

    两人的三观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分歧,也可以说是处于两个极端,今日的这个酒局可以说是棺材局,结束之后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有来往了,房遗爱心里清楚,杜荷自然也明白。

    房遗爱的心眼小,嫉妒心很强,和嫁给他的高阳相辅相成,而杜荷和东阳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不拘小节。

    前者想打压兄长,后者则是无限的给与兄长帮助。

    两人都没发现对方于自己想法有这着这么大的差异,同时这也让他们更冷静了一些,不能急着离开。

    有些事情要说清楚。

    房遗爱不在去碰酒杯,闭眼轻声道。

    “一艘在岭南前往扬州的船是你劫的,对吧?”

    杜荷望着窗外点头。

    “没错,的确是劫了一艘你的船,当时船员说了是房家的人,但我看来房家的人怎会去买卖人口呢,便是一刀一刀剁碎喂鱼了,总不能让贼人坏了房家的名声,对不?但是!!”

    杜荷突然转头,一掌拍碎桌上的茶杯,左腿膝盖跪在珍贵菜肴之上,左手按在房遗爱的后脑上,流淌着鲜血的右手捏着一片锋利的陶瓷抵在房遗爱的脖子上。

    这一切开的太过于突然,导致房遗爱的大脑一片空白,杜荷狰狞道。

    “但是你做的事情让我很不爽,有些事情你在我的底盘做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们曾经是好友,但你触及了我的底线,我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你妻子是公主,东阳也是公主,你身后有位国公,我哥也是国公,房遗爱!你在其他地方为非作歹我不管你,可你若是敢插手扬州,我剥了你的皮。”

    扔下瓷片,端起桌上的一壶剑酒江湖,倾倒而出,高度的烈酒冲洗伤口让杜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咬牙告诉房遗爱留下付钱,翻窗而出,片刻后街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响。

    此时的房遗爱怒火已经冲上的头顶,他怒不可及,起身举起椅子就要砸向桌子的时候,一人开口了。

    “房遗爱,我劝你善良,我媳妇的酒楼可不能允许你来破坏。”

    房遗爱闻声转头,咬牙阴沉。

    “裴承先!”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