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首富 > 第七百九十六章 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听书 - 贞观首富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百九十六章 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贞观首富 | 作者:日兔十二| 2021-01-24 19: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裴承先,你要拦我?”

    看着裴承先一步一步走近,摇晃的肩膀发出咔咔清脆的声音,房遗爱有些慌了,裴承先可以说是晚辈中顶级公子哥儿,父亲是魏国公裴律师,岳父是踏云酒楼东家,叔丈人是当今魏无良,姑姑是长安的女财神,这其中还有很多关系没有透露出。

    裴承先走进房遗爱,嘴角泛起冷笑,眨眼间突然近身,一拳狠狠的砸在房遗爱的肚子上,一瞬间这个喜欢读书的纨绔变成了煮熟的弯钩大虾,脸色涨红。

    裴承先取过跨在衣架的毛巾擦了擦拳头,冷笑道。

    “听说你在杭州让我叔丈人难堪了?叔丈他身份尊贵,不能和你这个晚辈一般计较,但我不一样,咱们是同辈啊,房遗爱小伙子。”

    话落又是一记鞭腿踢在房遗爱的侧腰间,裴承先继续道。

    “杜荷不能对你动手,但我好像不怕你,回家告状也好,去告诉你媳妇找陛下也好,今日我在这里等你找我复仇,但我告诉你,以后看到我叔丈记得行礼,绕路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房遗爱狼狈逃离,离开的时候一句狠话都没有留下,他刚来开不就,徐慧和嬛嬛挽着手臂上楼了,嬛嬛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裴承先,似乎有怪罪打轻了的意思。

    裴承先苦笑着没有反驳,转过身收拾有些脏乱的软塌,虽然没有反驳嬛嬛,却是开始咒骂杜荷这个家伙,别的能耐没有,这祸害人却是一流的。

    面对裴承先的沉默,嬛嬛似乎有些不满,开口就要找麻烦的时候被徐慧捂住了嘴巴,徐慧娇声笑道。

    “好啦好啦,房遗爱毕竟不是普通人,给他一个教训就好了,这件事情不要让小武媚知晓,不然乱子可能会闹大了呢。”

    嬛嬛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好像你比她要安稳很多一样,武媚多是火爆的阳谋,像你呢?阴险的心思,杜荷是不是被你说要他与房遗爱见面的?武媚现在没时间理会咱们的事情,那个陈硕真不是在和武媚闹的很凶,听说武媚还挨揍了?”

    提起此事徐慧忍不住捂着肚子咯咯娇笑,武媚的确挨揍了,是前不久大家伙去白玉宫参加宴会的时候,这个陈硕真的女人顶着李义府学生的身份和蜀王妃一同回了长安参加了这个晚宴。

    宴会上武媚和徐慧自然是主角,被大家追捧示好,结果徐慧也不知因为何事,武媚和陈硕真两人闹出了矛盾,等她过去的时候武媚已经趴在了地上,手中握着半截酒瓶。

    结果自然是被拉开了,晴儿姨娘和蜀王妃笑着交谈了一会,事后徐慧得知武媚是自己摔倒的。

    可以说现在武媚的脑子里都是在想怎么折磨陈硕真这个女人,碍于对于身份也不可用强的,也可以说两人的身份相差无几,这些年来李义府虽然没有贡献科技研究,但在律法和制度之上给了皇家不少的帮助,地位在大唐也不低。

    总之武媚选在是无限分身去给别人捣乱了。

    嬛嬛伸出手搂住徐慧的脖子,嗔怪道。

    “不要在笑了,小心武媚又说咱们不够姐妹义气,这件事怎么说,要不要我出手给蜀王妃施加一点压力?”

    徐慧连忙摇头。

    “别,武媚说了这件事情不要让咱们插手,玖儿叔没有去管的意思,现在王玄策不断的崛起已经让武媚感觉这个大师姐有些草包了,狄仁杰又是人猫的半个学生,总之别参合就对了,去找高阳?”

    “走!她被皇后娘娘禁足了,估计这会正在想办法逃走呢。”

    “走吧,走吧!都不安分。”

    两人的谈话裴承先一直未曾插嘴,女人的事情女人自己去解决,如果有男人插手,那么这件事情就不能在看着了。

    在裴承先刚收拾完时,糖儿跑上二楼看着裴承先娇笑道。

    “姑爷,上面交代要您收拾了这里回去给孩子喂奶哦,奶已经准备好了在一楼,您走的时候莫要忘记哦。”

    “知道了!”

    裴承先不喜欢开玩笑,糖儿也不在意,姑爷这样很好。

    房遗爱捂着肚子一路回到府中,又是恰巧遇到房遗直要出府,见到弟弟这般样子,他有些疑惑,轻声询问后得到的是一道冷哼,房遗直耸耸肩没有放在心上。

    自从高阳公主来到府中之后,这个弟弟就出现了变化,天翻地覆的变化。

    房遗直已经听到了很多的风言风语,却也没放在心上,都是一家人,房遗爱回到房间之后大发雷霆,这一次轮到高阳端着白玉宫特产的咖啡站在窗边观看了。

    她没有选择去安慰房遗爱,一直静静的看着,房遗爱摔碎了一切之后咬牙怒骂。

    “他杜荷算什么东西?他裴承先不过有靠山硬了一些,我要他们死,都去死。”

    话落房遗爱怒气冲冲离开房间,高阳望着房遗爱的背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唤来侍女清扫房间。

    高阳并不好奇房遗爱经历了什么,她不喜欢他,也不爱他,他是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心中憋不住火气的房遗爱找到了房玄龄诉说了此事,他要让杜构倒台,要裴律师山倒,可房玄龄却是淡漠了拒绝了。

    “国家栋梁之才怎能因为你人之怨便将其摧毁,杜构与裴律师身居要位,将他们二人换下,何人居上?你心中有合适的人选?”

    “房家并非没有人才。”

    “哦?杜家遗孀被换下,由房家人顶替?以后多出去走走,读书读多了会变成一个傻子。”

    在父亲之处没有得到帮助的房遗爱去找了他娘亲,长安里有名气的悍妇。

    他交代了今日的一切,好心赴宴被杜荷威胁,被在军中锻炼多年的裴承先欺辱,这悍妇可不管什么厉害关系,气势汹汹的找到房玄龄,质问今日他必须要为房遗爱出气。

    房玄龄却是当做了耳旁风,丝毫没有理会,继续整理手中的奏折。

    砰!

    悍妇摔门而去,房玄龄淡然不动。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