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四十三章 主公,血色婚嫁(四)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十三章 主公,血色婚嫁(四)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1:50 | TXT下载 | ZIP下载

    陈白起刚躺下休息没多久,却听到院子里传来动静,沉寂幽暗的黑夜有了光亮,有人在急切地讲话,还有零碎的脚步纷踏朝石阶靠近。

    “快、快抬过来,动作小些,小心刚包扎的伤口又裂了!”秦柬懊恼紧张的声音响起。

    槐花粗犷的嗓音咬牙道:“操!真格老子的倒霉,竟遇上个疯子。”

    “唉,咱们虽然投靠了伯颐太守,可到底跟其它人比起来还是太势单力薄,他们又怎么会瞧得起咱们,这次倒是咱们连累军师了。”花甲自责道。

    这时,谢郢衣平淡的嗓音响起:“够了。别吵醒她,你们去歇息吧,有事明日再商量。”

    其它人这时候也不敢忤逆他的话,一时都缄默起来,隔壁的房门被推开,没隔多久进房的人又鱼贯而出,轻声地闭上。

    等一切都再次恢复平静,陈白起睁开了眼睛,她起了身,下一瞬便消失在房内。

    另一边,谢郢衣小心地避开伤口脱下染血的外衣放在了屏风上,他回到榻上,却因背上的伤牵扯着痛意而无心睡眠,他并没躺下而是静静地坐着,半敞的窗外月光清辉洒入,他抿着粉白的唇,回想起今晚宴会发生的种种,眸光晦涩。

    “受伤了?”

    夜里忽然响起的清怡声音令谢郢衣一僵,但在意识到这把声音是属于谁的之后,他又放松了下来。

    他夜视力并不佳,只能凭着声音的方位判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地角落处,隔着鞣制鹿皮的屏风,她的身形投影出一抹窈窕柔美的剪影。

    “吵醒你了”

    他略有些歉意道。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扫过房门时,却发现落锁的门闸依旧紧闭,他一怔。

    不是从门而入,可床头屏风后却无声无息地站着一个人。

    这就有点吓人……

    但或许是因为她的关系,哪怕是这样不正常吓人的方式出现,谢郢衣仍旧没有太惊异的感觉。

    只是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去点灯,她以这种方式出现,或许就是不想惊动其它人。

    “圣子,我没事,只是受了些小伤,你早些去休息吧。”他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来面对她。

    他没去灯点,而是重新坐回了榻上。

    陈白起顿了一下,她本想要问他今晚出了什么事情,但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好像十分疲惫了,便转了口吻,道:“你若有事你可以轻声叫我的名字一声,我会听得见。”

    谢郢衣颔首,但一想夜里太黑,她不一定看得见,便出声:“我已经上了药,没什么问题的。”

    他久久没有听到回应,再一看,屏风后哪里还有人。

    若不是方才确定与人对了话,谢郢衣都要怀疑自己见鬼了。

    他忍耐着背部痛意,侧身躺了下去。

    但这一次,他却有了睡意。

    他阖目时,嘴角悄悄扬起一丝弧度。

    ……她若是来告诉他她有神不知鬼不觉来去自如取人首级的本领,恭喜她,成功了,他现在都觉得身边好像哪里都不安全了。

    “你若有事你可以轻声叫我的名字一声,我会听得见。”

    清软的少女声音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见鬼!

    明明都觉得不安全了,可脑海中循环播放的这句话后,又想到她就在隔壁,竟令他感觉心里紧绷的提防薄弱得一击即碎,睡意渐浓,他要疯了。

    ——

    翌日

    秦柬他们由于不安心,一大早便前来探望谢郢衣,却发现他发烧了,于是一行人赶紧跑去太守府求医,但被门卫告知太守昨夜外出至今未归,而托人去请的医拒而不见,只抛了句话说这是伤后的正常状态,不必理会。

    这轻蔑随意的态度,顿时气得秦柬等人火冒三丈。

    回来后,几人连忙吩咐人拿着全部财帛去城中求医,但凡有些医术者不拘。

    他们回到房中,心急如焚。

    “肯定是牙索这个畜牲搞的鬼!”

    太守偏在这个时候出了城,府上太守私豢的医明明昨日还替军师看了伤,今日便拒不出诊,这里面要说没有搞鬼谁能信。

    槐花急红了眼:“现在怎么办,这样下去军师……”

    花甲沉着脸道:“只是期望城中有潜名心善的医者了。”

    这个时代没有抗感染的药,发烧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都是致命的,若没有医者医治,十有八九会死。

    而一般的“医”大多数都投效于权贵,他们的医术典籍医书也从都不外传,所以正规医者不是普通民众能享受得起的待遇,即便你有钱。

    “怎么了?”

    门边一道悦耳通透的少女声音响起。

    他们回头一看,却见是“陈芮”过来了。

    娇小如雏菊白花般年纪的少女,双眸有着不谙世事的透澈。

    秦柬走上前挡住她视线,下意识不想让她知道谢楠衣目前的身体状况,一是怕她担忧,二是怕她哭闹烦心。

    除了槐花,秦柬他们几人平日基本上没与陈芮私下单独接触过,只是偶尔遇上打个招呼,一来是男女设防,更何况是有婚约的女子,二是事情繁忙自也没费心与她打好关系。

    所以在他们眼中对“陈芮”的印象就是,军师的未婚妻,一个长得像天仙一般漂亮却又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子。

    “没事,军师昨夜宴上喝多了,再加上吹了些夜风,所以一直还没有醒。”

    陈白起探目望内。

    “他还没醒?”

    她语气略有些不同寻常。

    花甲道:“你身体才刚好些,便不必劳累这些,军师由我们来照顾便好。”

    槐花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心虚,梗着脖子道:“对啊对啊,你自管去做你的事情,这里交给我们,等军师醒了,我就去告诉你。”

    陈白起看着他们,凭她的眼力一眼便知他们在说谎,只是她也没有说些什么。

    “嗯,那我晚些时候再过来。”

    她垂首,乖巧温和地转身回房继续日行复健训练。

    其实她都听到了。

    发烧了吗?

    她沉吟。

    ——

    到了晚上谢郢衣的烧依旧没有退,而在外面寻找了一日也没有找着懂医术的成仁垂头丧气地回来时,秦柬三人已心灰意冷。

    这个时候陈白起又来了。

    此时的他们也顾不上照顾她的心情,再加上军师如今的状态也瞒不了多久,便据实相告。

    在知道谢郢衣的病况后,陈白起倒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般花容失色、惊慌哭泣,她只是平静地走到谢郢衣身边,替他查看伤口。

    这时候,其它人都没有要阻止她,毕竟论关系亲疏,她跟谢军师才是不可分割的一对。

    这个时候,她要做什么,他们都没有立场阻挡。

    好歹也是当过巫医的,陈白起掀开谢郢衣的衣衫,看了一眼他背上的伤口,那上面有着十几个绿豆大的小洞,血洞已结了血痂,涂上了一种绿褐色的药汁,看得出来伤口是简单地处理过。

    昏迷中的谢郢衣体温很高,她用手摸了摸他额头,猜测不是度了,再烧下去的确很危险。

    “阿衣,醒醒。”

    她推了推谢郢衣,连唤了他几声。

    谢郢衣好像对她的声音有反应,所以一直昏迷的他,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平常清冷似猫般傲气的眸子蕴了一层水光,脸颊也被烧得红通通的。在看到陈白起时他有些不明所以。

    “你身上有药吗?”她问。

    巫族十分擅医,即便谢郢衣不是专攻巫医职业,但她不相信谢郢衣身上会不常备药物。

    “有……”他沙哑的声音低低喃出一个字。

    听了他说“有”,陈白起有了猜想:“可是对你现在的伤势没用?”

    他迟钝地应了一声:“……嗯。”

    看来这伤……不简单啊。

    陈白起知道他现在很难受,脑子也不清晰,便不想再折腾他了,她放轻声音道:“那你再睡一会儿。”

    听了这话,谢郢衣像被惊醒了一般,抓住她的手:“你要……去哪里?”沙沙哑哑的声音像被热气熏蒸得滚烫,余音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委屈,这个时候的他谁都看得出根本已经烧糊涂了,恐怕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旁边几个简直不敢直视眼下这个生病撒娇的军师。

    明明平时那样高冷的一个人,怎么私底下对着自家媳妇就这副模样啊。

    虽忧心衷衷他的病情,可看到这一幕的秦柬等人还是觉得像看到一个假的谢军师似的。

    “你从昨日起便没有吃东西,我给你熬些糜粥,你睡醒后,就可以喝了。”她没有挣开他,反而哄道。

    谢郢衣“哦”了一声,烧得昏沉的脑袋权衡了一下陪他跟替他熬粥哪一个选项更好后,他这才听话地闭上眼睛,再次睡去。

    陈白起替他掖好被子起身,看向他们:“不知诸位,可与我讲讲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们这下自然没有隐瞒了。

    原来昨晚太守伯颐邀请他们去参加宴会并不单纯,除了他们之外这次前来应榜招募的兵马势力全都来了,在晚宴上,伯颐请求他们去雍城帮他的亲侄伯霰抵御北境的赤焰军。

    这支赤焰军前身是北部残余的零散部队,因不满魏国州官府地界的苛税迫害,于是揭竿起义,近期在各地招收兵力兴建的反官府组织,如今渐成了规模气候,伯颐不得不重视,并招募足够的人马进行剿灭。

    这里有个叫牙索的年轻人,他桀骜不驯,带着一支三百斧兵的队伍,实力强劲,更重要的是他是旧齐一个贵族子弟,跟他们这些泥腿子相比,他的底蕴更足。

    在宴会上,伯颐提出想让他们自行选出一个领头,他上书下达可暂委任为校尉之职。

    于是谁都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在其它人都暗地里较劲时,牙索率先站出来提议以比试来决输赢,谁本领大能服众谁便当这个校尉。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