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四十七章 血色婚嫁(完)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十七章 血色婚嫁(完)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1: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

    她是谢郢衣以“卖身“为条件救下的,是她欠他的,而谢郢衣却不算欠“木家军”他们,不过是一场明码标价的交易,但他似乎不如表现的那般清傲高冷,仍掂量着初时救急的情份,依旧会为他们的前程而多作考虑。

    说到底还是陈白起一直昏迷意识不清,醒来之后与他们也才不过相处了数日,匆匆数面不提,除了槐花与她异样亲近,其余人要么对她这张超脱凡尘之美的容貌暗存邪念,要么对于她一副病恹恹身躯拖累了谢郢衣而暗生反感,真心和善的倒是不见。

    再加上知悉了他们“木家军”的前身是靠汲食旧主的血肉而壮大,来路着实谈不上正派,念着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此也并无多少真心投入。

    而谢郢衣一来不知真相,毕竟他可没有陈白起的系统作弊,他实打实与他们相处了数月,期间因他们一心想借他的手攀附权贵、荣登高处,自是阿谀奉承、尽心尽力,相处得倒是十分融洽。

    再者谢郢衣跟陈白起这类看惯了人情冷暖的老油条不同,他没亲身混过基层,即便再年少聪颖也大多是纸上谈兵,哪怕他知道对方是因为对他有所求才对他们这样好,可他没办法将这些东西彻底割离于理智之外。

    “再说,若不走,你真打算与我成亲?”她眸尾轻佻,促狭地盯着他,用着小仙女一样正经的脸来调戏人,老实人哪里抵抗得住。

    谢郢衣雪净的脸上一下飘起了红晕,垂下睫毛,他本就心虚尤其回避这个问题,考虑了一下她的话,最终颔首。

    “那待我处理好眼下的事,我们便离……”

    啊——

    一声仿佛遇上恐怖之事的惨鸣忽地从外面响起,明明听起来距离不近,却仍像平地一声响雷,空间都惊悚得紧绷起来了。

    陈白起一怔。

    倒是谢郢衣快步朝外冲去,连披在身上的外袍都掉落了。

    她慢了一步,却也紧步跟上。

    一推开门,敏锐的陈白起便嗅到了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血腥味道,她颦了颦眉。

    由于陈白起需要安静的居住环境来养病,因此她跟谢郢衣一同住在最里间,前面是一个竹蔑编制的葡萄架了小院,并不大,中间铺了一条石子路,左右分四块地载种了一些半死不活的植被。

    出了小院,外面有一块平地上建着七八间平房分布着,平房呈半圆包着一条走廊,尽头是厨房,厨房连着后门,后门则堆着半墙高的干柴,行路狭窄。

    更远一些则是入庭的前厅,前厅通后院,笔直而入,而厅院前则是一扇大门。

    他们循着房屋建筑一路走了过去,越走越心惊,血腥味已浓欲到黏稠的地步,仿似与四处挂披着的红布巾一个颜色,满地死不瞑目的尸体,几乎都是一刀毙命,没有弄出什么声响,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鲜血从缝隙涧一直流敞着浸入地底……

    谢郢衣脸色一度苍白如雪,有震惊、有愤怒,他目眦地盯着四周,不明白不久前还鲜活的一群人怎么眨眼间便成了无间地狱,他自然也看到了那布置过一番的环境,那是他们偷偷给他跟“白马子芮”准备的婚礼……

    没有寻到秦柬、花甲跟槐花他们的尸体,估计要么就是逃走了,要么就是事发时没有在宅中。

    陈白起一把拉过谢郢衣。

    叮——

    系统:红色警告!城中有恶战,人数众多,请人物注意躲避!

    城中?!人数众多?

    陈白起既意外又心弦拨紧,事态比她以为的还要严重。

    至少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寻仇或者报复了!

    她将受了冷风与刺激的谢郢衣半扶半抱带回房中,表情凝重对他道:“你就待在这里,我需要出去看看情况。”

    他一把抓住她,手心滚烫,他们方才并没有走到前厅,所以他不知道别处还有没有幸存者,他知道自己眼下的状态若跟着她也只会是她的拖累,保护好自己才是他该做的事情。

    “他们……的确不是善人,可是他们不该这样的下场。”

    陈白起怔了下,看着他的眼睛,忽然觉得,他虽然常常表现得出一副倨傲冷清的模样,但心肠却比任何人都要善良柔软。

    “我知道。”

    “不……”谢郢衣像受惊一样,急急地追寻她的眼睛,气音有些气喘道:“你、你才是最重要的,你方才的话……并不是想让你冒险,比起他们……你才是我的命。”

    陈白起发现他此刻有些精神不稳,讲出的话也有些混乱,她伸出一只手抚向他额头。

    果然,又开始发烧了。

    他中的毒十分霸道,即便解了毒,仍旧伤了底子,如今在外面吹了冷风跟心绪起伏剧烈,自然身体的免疫力就又打破了平衡,导致他又开始发烧了。

    她放下手,扶到在榻边坐下,双眸像洗过的剔透琉璃,眸中光转日华:“放安心,你不是觉得我是巫妖王吗?那自然寻常人不可能对我造成威胁,你也累了,所以先睡下吧。”

    谢郢衣唇色深了许多,眼底却浮起一层濛濛雾意,他眼皮越来越沉,声音像快要散飞的蒲公英一样:“我信的……”

    陈白起将本就虚弱的人毫无心理负担地催眠入睡后,替他盖上被子,又从“宠物包裹”内召出巫蝶。

    它很兴奋,流逸光彩的翅膀扑扇如莹粉,在空中飞舞了一圈,便静静地落在了床头处。

    “主人。”

    “替我守着他,遇上有恶意伤害他的人,不必客气。”

    “知道啦,主人。”

    她一转身,人便如烟遇风消失在了谢郢衣的房中。

    ——

    陈白起出现在一处不易被人察觉的偏僻角落,树荫下的她就像一抹毫无存在感的影子,她来到了外面才震怔地发现……不仅是“木家军”的住宅,整座城都陷入了无间地狱。

    屠城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她是听说过的,可来从来没有这样站在现场亲眼目睹。

    那无辜奔跑的人被骑在马上的人追逐砍杀,他们是那样无助跟害怕,连惨鸣都来不及喊出,便像“苍蝇”一样被拍得粉身粉骨,他们是冷静的疯子,眼中只有生命与屠戮,得心应手地一刀割破了喉管,汩汩的鲜血薄喷而出……

    他们是有预谋的,马蹄提前包缠了布巾,没有惹起喧嚣,杀人时没有猖厥的笑闹跟杀人的快意,像一群计算精密的杀手,快刀快落地执行着一项杀人任务。

    难怪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他们的动静,大多数人都是在猝不及防下被人收割了生命,而他们好像也并不在乎逃脱掉藏匿进暗处的幸存者,并没有费功夫仔细地寻找抓捕。

    倒在地上的人有的当场死亡,有的支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麻木灰黯的双眼望着天空,仿佛在问老天……为什么?为什么会遭此横祸?明明他们什么错事都没有做,明明他们不甘心就这样可悲地死去……

    他们眼中的残存的遗憾跟潜藏的恨意,直冲云霄。

    ……她来迟了,侩子手的屠刀已将染满了鲜血,除了马上一身冷硬铁甲、双目如狼一样的队伍,街道上再无一存活之人。

    他们在清荡了一遍之后,便很快策马朝另一个方向跑去,陈白起在他们身后一向平静的眸子熏染了火焰一般的色泽,她正想追上去,脑中却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叮——

    系统:主线任务——愤怒之剑。不明势力带着极端的恶意跟计划正在屠杀城中无辜居民,不久前太守府已失守,太守被刺杀身亡,城中无主事者正陷入一片混乱。而正顽强于一线拼命抵挡不明势力进攻人已经体力不支,即将冲破最后防线,昼时整座城将真正陷入无人之境,请带着你的愤怒之剑向屠杀者讨伐吧!接受/拒绝?

    系统发布下的任务猝不及防。

    虽然陈白起知道这不是一件能够简单完成的任务,对方不仅人数众多,还武器精良、训练有素,或许最终还会搭上自己,可她还是忍不住满腔愤怒的情绪将其应下。

    接受!

    叮——

    系统:主线任务——愤怒之剑。

    任务完成条件:立即前往救下城中正在顽力抵抗的主力部队,与他们汇合之后,帮助校尉牙索夺回城镇。

    任务完成奖励:名望值+20,面谱*2,神奇伤药*1瓶,傀儡人*1。

    陈白起看着任务内容,她的首要任务前不是立即出手杀了这些屠杀者,而是前往支援主力部队跟辅助牙索?

    她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血液逆流而上的冲动,冷静下来后思索着。

    也是,城中还有逃脱的生还者,落单的毕竟是少数,而以她一人之力再厉害也只是庇护一处,并无三头六臂可奔走四方,可牙索却是兵强力壮,再加上他被太守任命为了校尉,统领全军,如今太守一死,就目前而言也就他最有资格调动全城兵力进行抵御外敌。

    陈白起没有迟疑,立即打开了“区域地图”。

    她接下任务后,地图上便会显示她的任务目标所在位置,标示为绿色,她又看了附近分布下密密麻麻的红点,这是敌人的显示标注,竟有这么多,完全就是一支正规军队的数量。

    而城民为黄点,目前大多数都被集中在了城中西南区,少数落单的零零散散分布各处躲藏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