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四十八章 主公,刺客(一)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十八章 主公,刺客(一)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1: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

    确定了任务目标位置,若任务者有需要,系统会自动生成可供选择的路线辅助,这次系统分析后共展现“安全路”、“快捷路”跟“突击路”三条路。

    顾名思义,“安全路”便是路上遇上偶发事件与危机最少的一条路,“快捷路”则是所需时间最短的路线,而“突击路”则是敌人布军最薄弱、可主动发起进击的一条路,陈白起衡量了一下,最终选择了“快捷路”。

    她想她目前最需要争取的是时间,而不是战略方案。

    她如今已经是30级的高线刺客了,所以她的刺客技能已足够应付大多数的局面。

    目前她的技能树已亮了部分,虽说每一级会有五个技能点供职业分配,30级则有150个技能点,可这只是看起来多,实则用起来却是捉襟见肘,所以她对每一个技能点都用得谨慎。

    她分析过刺客这个职业,主要是以敏捷快速的攻击为基础,潜匿跟跑得快是核心,因此她将刺客的基础身法都点满了,“潜行”30个技能点全满达成高级身法“步烟”,“鬼步”30个技能点全满达成高级身法“化鬼”。

    步烟:一步即可化身为缥缈雾烟般不可捉摸,想抓你,痴人说梦。

    化鬼:羡慕那些拔地飘出数里的鬼怪吗?恭喜了,你就是了,出其不意的速度,令你逃跑时简直无敌。

    这两者结合在了一起用,完全可达到神出鬼没的地步。

    刺客技能除了“身法”还有“武技”与“真修”,“真修”相当于内力真气之类,可是由于她这具身体的特殊体质问题,“真修”变成了“巫力”。

    而她的全部刺客技能施展靠的全是巫力。

    巫力蓄储值越大,技能可施放的次数便越多,就相当于游戏中的mp值。

    武技她点亮了基础“突刺”,“突刺”的中级技能是“寒冰刃”,高级技能是“暴雪杀”。

    基础武技“影斩”,“影斩”的中级技能是“十字影斩”,高级技能是“乱刃斩”。

    而被动技能“吸血”,升为最高级是“献祭”。

    吸血:可以汲食敌人的血气而少量补充生命值。

    献祭:用敌人的亡魂来献祭,可以大量恢复生命值。

    她的150技能点将基础身法升级为高级后,便还剩下90个技能点,剩下的技能树还有很多,想全部点亮并升级为高级是不可能的,于是她挑了些目前需得着的武技加技能点。

    将其中一项基础武技“影斩”点亮,并升到了高级“乱刃斩”,花费了60个点,又花了15个点将“突刺”升级到中级“寒冰刃”,被动技能“吸血”点亮五级,自动升入高级“献祭”后没有加点,如此一来,便只剩下10个点了。

    她觉得目前的刺客武技加上她本身保命的能力足矣应对了,所以剩下的则拿来暂存着,没有一下全部用光。

    因为越到后面升级越慢,而技能点自然也越获难得,所以若遇上棘手的事情,剩下的这些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而点亮一些能用的技能。

    她将一切准备妥当后,一步踏出,使出身法“步烟”,她凝实的身躯就像海市蜃楼一样迎风成沙成烟,变成了肉眼难以捕捉的存在消失了。

    再次现身的陈白起却已来到了太守府的附近,太守府是三层石堡建筑,坚固而冷硬,大门封了两层楼的高度,约十数米,用铁木与铁链所铸的吊门,前门挖了一条深沟,进出都必须依靠放落的吊门。

    她站在高高的房檐之上,俯瞰而下,若有似无虚渺的身影无人察觉。

    太守府附近的境况比她之前所见差不多,只是被屠杀身亡的人更多了,但有一批战士在前头抵挡着,其余一大群人人则堵在太守府的大门后瑟瑟发抖,吓得面青面白。

    五匹骑兵将正中的牙索围困住,转着马身打圈,不让他有丝毫空隙逃离。

    “你小子像匹狼,足狠亦足毒,若给你些时日或许还能在这乱世干出番成绩,只可惜你时运不佳啊……”高大的骑兵脸罩着黑铁面具,属于中年人的声音低低沉沉,别扭沙哑。

    “爷就是今天死在这里,也会咬下你们一块肉的,要是不信,那就试试?”

    一直邪佞不羁的少年满脸血污,声音一如既往的狂猩,但若仔细辨认,就能发现他的气息已经不稳。

    “我确也不信。”

    冷沉的声音伴随着蔑视的目光,黑骑兵四人停下长刀一甩,如毒蛇出洞,射出了链子将牙索的手脚绞住,他挣脱不得,而另一个方才开口讲话的高大骑兵则高高举起那柄在光线下血色猩红的长刀。

    “哈哈哈哈……老子艹你娘!”

    牙索手腕勒出了血,他涨红了脸,脸上的笑意愈深,有种神经质的癫狂。

    “死吧。”

    面无表情的骑兵一挥长刃砍向他的头,可下一秒,他却感觉一道轻柔、如同一片羽毛落下的重量飘在了他的肩上,他警觉性极强,蓦然回头。

    却见像狂风吹雾散露出的雪锋野岭的面貌,一道纤瘦花骨伶仃的身影悄然无息地站在他的肩膀上,她半蹲而下,小巧的脚尖垫在他的肩窝处,很轻,像一只小鸟一样,若不是他感觉敏锐,或许感觉不到任何力量。

    她静静地蹲在那里,好像一瞬,又好像很久了,目光漆黑如无星无月的夜,无波无澜,古井般。

    心脏猛地一下狂跳如击擂。

    他颈间感觉划过一道寒光的锋利,他两眼瞠大,瞳仁呆滞。

    那人张了张嘴,无声。

    下一秒,一颗头颅便掉落在地面滚了几米,而无头的尸体也轱辘滑落马下。

    刺客的最基本素养,当你看到她时,已经殒命了。

    马匹受惊,马蹄扬翻嘶鸣的声音一下划破了空间,牙索怔怔地抬头看着她,她亦漫不经心地划过来一眼,光线好像一下变得十分刺眼,他嘘眯了一下眼睛。

    看不清楚,只有昙花一现的模糊轮廓,巧翘的鼻梁,瑰丽的唇瓣,线条白皙无棱角的侧脸……

    “是谁?”暴怒叱空的声音响遍四野。

    黑骑兵一下躁动了起来,杀气腾腾,张目四寻。

    陈白起消失前曾深深地看了牙索一眼,而他好像懂了一下,忽地一激颤,大声道:“狼崽们!咱们的援军来了,看到这具尸体没有?他就是这群狗娘养的该有的下场,都跟老子拼了命地杀!”

    牙索脖颈粗筋暴起,收拢了双臂,用尽全身力气将方才失神惊悸马上的骑兵给扯拽了下来。

    “援军?”

    “真的吗?”

    “老大从不骗人的!方才杀他的人都死了,有高人相助啊!”

    一下死地欢腾而起的粗大嗓门有了生气,疲惫不堪的眼中也像一下注入了精气神。

    这时,嗒嗒嗒嗒……急剧的马蹄声欺近,高高的黑色死亡阴影刚罩下,牙索蓦地一回头,便见马上准备偷袭的骑兵倏时僵直了的双眼,他张着口,手臂战栗,而一双漂亮得不似人间的纤细双臂轻轻地环过他的脖子,下一秒,寒光一交错,又是一具无头尸体悄然落下。

    一道虚无的身影若点饱满的墨色花蕊轻弹,脚尖点于马头之上,下一秒又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是鬼还是神?!

    牙索像打了鸡血一样,喉中破碎的笑声化成一串串的,他抖掉锁链,一越翻上马,再也没有任何顾及了,而其它人也一样,他们像被号召出动的狼群,凶猛、不顾死活,只一股劲地朝前冲,他们发现自己就像有了背后灵一样,有人在暗处守护着他们,每当有危险出现,最终死的都不会是他们。

    只要不怕死,哪怕是普通人的战斗力都可以超常发挥出百分之二百,再加上一股神秘之力相助,最终挨打的牙索与他的斧兵竟渐渐打成了赢面。

    然而,骑兵那方的增援也如期则至,长街上飞驰而来的马蹄声如雷如雨打,声势浩荡起来。

    叮——

    主线任务一阶段——“救援”已达成。

    主线任务二阶段——“守护”进行中……

    “md!给老子撤!”

    牙索自然听到动静,心下恼火又头皮发麻,一斧头砍倒一匹马头,便喝令——进太守府!

    现在都打得快要吐血了,再来一批骑兵参战,不逃,是等着送死吗?

    可太守府的大门一进紧闭,哪怕看到牙索他们有了赢的局面,可这群吓破了胆的府兵家奴还有一些城民却不敢开门。

    “放门!”

    牙索朝上怒喝。

    门后跟上面的人都吓得一哆嗦,上面的人一下躲了起来,下面的人却咬着牙,白着脸,满脸是汗的摇头。

    “不能开……”

    他们若跑进来,骑兵绝对会一并冲杀进来,那他们怎么办,会死的,他们不想死啊……

    看着大门的吊索一直没有放下,骑马的牙索跟他身后一并奔跑汗流淌河的一伤众斧兵都怒红了眼睛。

    骑兵如黑色的惊涛骇浪而至,眼看就要扑杀而至,但城府中的人却见死不救,哪怕一开始是他们这群人挡在前方替他们拖延时间逃跑,眼下替他们杀敌流血流汗护他们到最后……

    他们这些人并不善良,只是还是一腔血性,因为他们选择了危难之际让这些弱小的人先逃,可没想到……

    心寒,甚至有种想跟里面的人干脆一起同归于尽的疯狂恨意。

    可这时,吊门从里面被放了下来。

    牙索一怔。

    其它人都觉得意外跟惊喜。

    但没有时间给他们猜疑了,他们奔跑的脚步没有停留,像一颗颗炮弹冲了进去,而吊门好像计算好的那样等最后一个人进入,又重新闭上。

    黑骑兵慢来一步,眼看着被重新封锁上的门,勒马停下,形成一道黑色潮涌的围墙阴冷又恶狠地在太守府虎视眈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