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五十一章 留在我身边(一 )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十一章 留在我身边(一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1: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总有一些第六感敏锐的人察觉到空气中古怪的地方,他们飞腿蹬上旁边的篱笆墙,身姿矫健地蹲在墙头上,蒲州的人喜爱杏白梅红,梅栽院中,杏落墙角,因此户宅之间的羊肠小道或车行巷道都可见杏花娇灌于头,清风一拂面,那朵朵绽放的小白花如同粉蝶一般震翅欲飞。

    他们当机立断反起刀背便敲向树干,刹时洒娇落樱,如白花一般,纷纷飘落而下,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当下整个场面十分唯美浪漫,然而却无一人有这种闲情雅致的心思,反而雪如刃、雨如线,还透着一种弦在箭上的紧绷感。

    他们屏息而待,目如鹰隼,只见那片片飘落的娇小花瓣流畅缤纷,唯有在一处有了微不可见的滞顿感,下一秒,空气像扭曲了一下,模糊又诡异地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有人眼尖,只觉以落花为线勉强在眼中勾描出了一道人影。

    浓墨、却淡描。

    是真、是假?

    主要是太快了,一瞬即逝,许多人都误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但这并不是错觉,因为一直密切注意着四周变化的黑骑兵准备地捕捉到一道气息,他们确定有一个人曾经就站在那里,他、或者是她,就在暗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像黑暗中狩猎的猫一样。

    想到利用这种方式来寻人的几人,从墙头一跃而下跨上戴着黑盔的马匹,一个俯冲大刀便朝着墙头上挥砍而去,那几刀相加,强劲的刀气将脆弱飘落的一大片杏花撕裂,但最终却是扑了个空。

    他们当即掉头,马蹄溅起地面的杏花飞扬,只见一道阴匿的气流撞散了花瓣,朝着侧旁而去,他们心中戾气蹿升,便想都没有想便反手挥刃。

    呃啊——

    不出意料,刀刃带着一股狠劲砍入了血肉,然而那个被砍死的却不是他们以为的人,而是一个黑骑兵。

    他死时双目瞠大,好似完全不明白为何中刀倒地的是他。

    砍人的手颤抖了一下,只觉满目皆红,怒喝:“出来!“

    一时之间愤怒、焦躁又毫无头绪的黑骑兵乱成了一团,毫无章法地四处挥砍。

    找不出人时,他们费尽心思,可找到人时,却又是另一场炼狱。

    一直在等陈白起信号的牙索等人潜藏在宅院之中,他们自然也听到了动静,一时之间心中也是各种复杂激动,再见时机已经成熟,敌人的心态明显已经接近崩溃,他们不再等待,立即集结了队伍力量,从后方包抄上前便是义勇凶猛的冲杀。

    要说在人数上自然是牙索他们这方占了优势。

    千多人对上百号人,几乎是十对一,按理来说胜算自然是更大些。

    然而黑骑兵的作战能力却更强,队伍之间的配合也更好,若论武器兵甲,他们可是连马都武装到位了,自然胜出他们这些散伙集结兵许多,因此哪怕靠着陈白起那一手鬼神莫测的先发令他们阵脚大乱,却仍旧让他们在围拢的囚笼中撅了洞逃逸而去。

    牙索对这个结果是气得满脸通红,他向来心高气傲,本以为能够一举歼灭这等恶徒匪军,在军中扬威立名,却不料结果不如意,最终还让剩下大半的黑骑兵部队逃走了。

    心底的火一下焚烧掉他的理智,原本商议的是以救人为主,黑骑兵战力强悍,若不能尽数杀了便也是穷寇莫追,然而在陈白起前往小南巷通知被困的城民情况完成系统任务时,牙索却径直留下了一批人护送城民离开,便带着其余部队继续乘胜追击。

    在得知牙索竟不顾她的劝告,鲁莽追击黑骑兵时,她简直想扭掉他的脑袋。

    这时,系统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音——主线任务之任务二:完成。

    任务三:粉碎黑骑兵的武装威胁,全城解放。

    完成了?

    可明明不是还有一处黑骑兵围困的居众没有被解救出来……

    陈白起心底存疑。

    对于黑骑兵她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迷雾遮挡住了她看真相的清明,她本以为对方是一群穷凶极恶以杀人为乐的暴徒,但后面她又发现他们将城中大部人像驱逐耗子一样困守于一处,并不急着杀,反而一直驻守在外,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这群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颦了颦眉,看着巷子里被打落一地的粉白杏花瓣,它们就像一张雪白的地毯一样将整条平整的道路妆点一番,随手一扬,一股厉风残卷而起,地面的花瓣被激荡而起,一阵乱花迷人眼后,再缓缓坠落,而后地面上凌乱不堪的花瓣好似组成了一道奥妙的玄机,她脑中自动将其翻译汇成一句——有诈,牙索危矣。

    陈白起表情霎时变了。

    这是……占卜所得的结果。

    是凶兆。

    她立即从系统包裹拿出一张“面谱的碎片”戴在了脸上,“面谱的碎片”戴上并没有特殊的功效,除非她集齐了所有的“面谱的碎片“合成了一张完整的”面谱”。

    虽然它没有增益,但目前而言它却可以遮面。

    “面谱的碎片“虽然叫作碎片,但并非真的一小块一小块,戴上它后,依旧能够覆盖住整张脸,除了眼睛跟嘴唇部分。

    另外它没有任何图案跟颜色,雪白如石头的质感,表面有些粗砺沙石质感,跟一般面具相比,它不需要辅助任何工具便能直接贴合在脸上,除非受外力导致粉碎,否则不会掉落。

    当然,它既然名称叫“面谱的碎片”,自然也不是完整的,在左眼瞳中间位置有一道朝下破碎的裂痕,乍一看倒是像一滴从眼中划落的泪迹。

    戴上了“面谱的碎片“后,她又谨慎地从包裹内拿出一套新服装换上。

    这是为了避免掉马做的准备。

    因为之前一直待在牙索的身边,她继续消耗着“步烟“”化鬼”技能,方才她连用了刺客高技武技“乱刃斩“,巫力大幅度消耗,等它自动恢复太慢,这需要打座才能够加快速度,但眼下她哪有功夫去打座,因此为了节省巫力,她只用“化鬼”提高速度即可,以免到时候许多技能只能望洋兴叹。

    她以最快的速度去撵上牙索,但却发现在地图上一下找不着人了。

    这意味着要么他死了,要么他晕了过去。

    由于系统并没有提示任务失败,所以他可能是被人打晕了。

    虽然知道他可能没死,但这也并不能让陈白起松一口气,因为她想不明白,倘若他们能打晕牙索,为何不直接杀了他?牙索可是杀了不少黑骑兵,对于仇敌,他们留着他莫非是有其它用处?

    她追踪过来的这一路上有不少打斗的痕迹,她终于找到了牙索的部队,不意外发现这支队伍中死的死、伤的伤,而牙索却不知所踪。

    她随便抓起一个人,为避免浪费时间,她直接用上摄魂术问他。

    先前出了什么事情?牙索在哪?

    他将知道的事情全数道出。

    原来,他们一路追击黑骑兵的残余部队,却最终落入了敌人的陷阱,黑骑兵的主力部队不知何时埋伏在了这里,他们这是螳螂捕蝉,却被人黄雀在后了,敌人兵力增强,他们一时胆怯,不敢死冲,最终牙索被人打败之后,就敲晕了带走。

    原来所以黑骑兵都撤来这里埋伏,难怪还不等她带人去解救就完成了任务二。

    陈白起想不通,明明之前黑骑兵是寸草不生的屠城模样,可后来的做法却完全不一样了。

    就好像是……故意营造出一种恐惧,令城中的百姓惊慌不已,然后再将他们分批撵赶到了各处,再派人在外守着。

    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无论什么目的,他们进城绝不是单纯的为了发泄杀人,而该是有预谋跟所图的。

    黑骑兵除了掳走牙索,还有其它人吗?

    她问。

    他答道:只有校尉一人。

    事出有异必有妖,埋伏在此处不为杀光对方的兵力,而是在成功掳获牙索后便立即实行撤退……

    看来,他们的目的可能与牙索有关,她桃花眸中划过一道薄水幽光。

    距离他们将人带走的时间还不长,对方应当走不远,陈白起转身就要去追,却无意中看到城中那些被解救下来的城民一个个像受惊的老鼠一样争先恐后地朝城外涌去。

    她微讶——这是怎么了?

    她看到他们身边没有城卫与守将,之前牙索留下的救援的人也不见了。

    那些人去哪里了?他们不是该保护民众、与他们在一起的吗?

    难不成是黑骑兵又绕回来了?

    这时,陈白起听到系统提示。

    系统:城中民众大批朝城外涌去,检查到出城后有不明危险,请及时制止他们出城。

    然而,不等陈白起有所反应,城门却被外力“嘭”地一下给闭了,并且还给落了闸。

    是黑骑兵做的,城门被关上了,一队黑骑兵正守株待兔地守在那里。夜色渐暗,慢慢起风了,四周一下湮灭了所有的声音,他们就像一群恶形恶状的怪物让人惧怕。

    城民们急急地停了下来,相互间有撞攘,但很快都提起了心,一脸苍白发抖,怔怔地站在那里,却是怎么也不敢再上前了。

    数千的城民黑压压一片,却对着零星十数个黑骑兵瑟瑟发抖,连伸一下爪子的勇气都没有。

    “这座城的人,一个都不能留!”恶声恶气的声音从一个骑在马上的黑骑兵口中说出。

    所有人一震,这句话无疑是世界末日一般打得他们心底都绝望了,一时之间天地变成了黯淡无光的灰色,如这来临的黑夜。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