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五十四章 主公,留在我身边(四)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十四章 主公,留在我身边(四)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3: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再等等……

    或许他只是在守株待兔,她随便插手反而显得多管闲事。

    陈白起再将收回脚步,自己对自己说道。

    那妇人矮蹲贴着黑暗的墙角谨慎地靠近,她气息很稳,脚步也很轻,蹲下来后身形更为矮小不易察觉,在走到预算好的位置,她不再缚手缚脚,身影一张像一只灵活的燕子,几步蹬上墙体跃出一米多高,一甩飞刀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收割掉两名士兵的性命,当这两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倒地时,她眼底飞快掠过一道冰冷的杀意,手腕一收,掌中重新握住尖刀,高高举起刺向了他的背脊……

    锵——

    呃啊——

    一声意外受惊的闷哼声徒然响起。

    那个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刺客没有如预料之中那样插中目标,相反,她骨结粗大的手腕被一道力量直接给折断了,刀“哐当”一下掉落地面,她摔趴在地面,头上冷汗直冒,蓦地抬头——

    只见清冷偏僻的一片黑夜之中,火苗打落的光无声映描出一道身影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人的身上仿佛笼罩了一层轻烟,五官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只见其削弱的肩膀、盈盈一握的腰肢,却以一种守护的姿态护在了马上之人身后,她依风而立,看着她的目光如同黑渊深潭。

    她一僵,手撑于地面,只觉那冰冷的温度好像一下浸入骨子里,她连忙蹬腿爬后。

    刚掉转头想逃,却被一个大捶敲中了背,噗——一口血带着内脏榍块喷出,然后刺客就睁着眼睛,倒在了地上了。

    陈白起若有所感地回头,却见是孙河骑着马拼命赶回,手上只剩下一个大捶。

    她的视线挪回,缓缓移向身后马上之人。

    他……怎么了

    为什么一直没有反应?

    她站在马下,抬头朝上看去,火把的火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忽明忽亮,哪怕只剩惶惶微光,可她的视力却依旧远胜一般人,她隐约看到一块不平整的肌肤……

    她瞳仁一紧,忍不住上前一步,这时,马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他像石化的雕塑被风吹散了身上的古寂沉埃,极缓地偏过了头来。

    陈白起下意识避开眼睛,一挥手,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马上的人落下的视线落了空,他停顿了一下,又转回了头。

    “主公!”此时,孙河一脸愧疚冒汗地赶过来,方才情况紧急,他一心冲杀在前,哪想一转头,便险些给了刺客有机可趁。

    好在,不知哪位高人义侠出手救了主公一命,否则他当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只是那高人好似不愿露面,一个乍眼便不见了踪影。

    勋翟、庞稽等人并无发现这后方短暂的一幕杀机,但却因孙河的动静而停下了打斗,望向了后方一探究竟。

    “一剑!”

    一道如玉石碰撞的清泠悠扬的声音如夏日落下的雪花,一下冰封了整个天地。

    所有人只觉耳膜内一震,如暴风袭来,不能呼吸。

    下一秒,只见一只漂亮得令人心惊的手取出马腹皮套内的大剑,于马上一跃而起。

    彼时,仿若风云搅动,呼啸的剑鸣声划过夜幕大地,凉风一下变得急骤如刮如割,如同一场滂沱大雨扑天盖地的降临,在黑骑兵连反抗都来不及之际,那奏鸣的死亡旋律已如期而至,只闻剑上血流动的声音,便是一道道致命的伤口开放的瞬间。

    等一切再次风平波息后,离开的人又重新回到了马上,衣袂黑袍轻覆于马背,仿若从未离开过似的。

    而黑骑兵那边,已轰然倒落一大片,血呈一下圆弧溅开。

    只一剑,便将战局全面崩盘。

    只一剑,便将黑骑兵的信心全面击溃。

    勋翟也是吃惊不已,但他们很快便反应过来,趁着黑骑兵那方还处在震惊颤栗时,全力进击,一时之间黑骑兵竟再度被压着打退,在心理跟生理双方打击之下,已呈回力回天之势。

    黑骑兵头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终于从方才那一幕回过神来,他终于也注意到了那个一直没有存在感的人,他虽然不认得人,可他认得那柄剑,也那认得那几乎能湮灭他们整个黑骑团的威势。

    他双目眦裂,震惊脱口道:“楚、楚王……竟是你亲自来了?!”

    他的声音响彻整条城门街道,可马上的人却再度陷入了缄默,没有回话。

    黑骑头领禁不住浑身发寒,他被他的亲信护着节节退败,脸上是又恨又怒又惧,他终于意识到了他这一仗是赢不了了,别说赢,能够活着逃出去就是万幸了。

    他本还不想这么快便亮底牌的,可若他想藏一手,他们就会被全灭了。

    黑骑头领连忙喊停:“住手!你们可还认得他?”

    他让人将一个头上罩了黑布,被绑了手脚的人给提了出来。

    “快,快,拉开头套!”

    他们将罩在他头上的黑布取掉,却是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正是牙索,他被人推着朝前,因为手脚都不方便,只能蹦跳着走,而他一直在挣扎,哪怕手脚都磨出了血痕,却仍像个狠狼崽子似的不肯轻易服输。

    看到牙索之时,勋翟等人只不过淡淡一眼扫之,漠然相对,眼中只有审视与怀疑。

    显然他们并不认识他。

    但他们却并不认为黑骑头领会在这种生死存亡之际犯失心疯,拿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出来与他们谈判。

    勋翟掀起嘴皮,讥冷道:“别耍花招了,无论你做什么,黑骑军今日都必须全部消失在这个世上。”

    黑骑头领对勋翟这种傲慢轻蔑的态度饮恨不已,却不与他对视,用一种忌惮又商量的口吻对马上之人道道:“楚王,你难道也不认识他吗?”

    他上前,一把抓住牙索的下巴,将他的脸强硬地抬起来,像展示一样朝着前方。

    而牙索在听到“楚王”两个字时,蓦地一震,全身血液一下涌上头。

    他停下了挣扎,目光搜寻了一圈,终于落在了一群人的后方,那一匹显眼雪白的马上骑着一人,一袭黑袍将他的身影遮得严严实实,整个人落座于阴暗分晓的城门口位置,风吹起他厚重的袍袖飘飘,他的神态气度是如此神秘而难以揣测。

    一意识到那人便是楚沧月,牙索只觉胸膛内的气一下被压缩殆尽,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楚沧月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但勋翟等人却因黑骑头领那目中无人的态度怒了。

    庞稽道:“不知死活的盗贼,休得喊话吾主公!他是谁?与吾主公何关?尔以为随便逮一个人出来便能够……”

    这时,一道清清冷冷的玉石声音再度响起。

    “……溟儿?”

    这一声虽然没显示多少感情亲呢的呼喊,却令牙索浑身一抖,越抖越激烈,像体内的情绪快要挤爆了他的身躯,他血流冲得脸色通红,控制不住地朝他吼道:“爷不是,爷根本不认识你!”

    听到楚沧月当真认出他来,黑骑头领方才高高提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僵硬的脸动了动,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你并没有忘记你还有一个侄儿,你杀了他的父王窃了楚国,如今是不是能狠得下心连他唯一的血脉都杀掉了?”

    此言一出,勋翟等人都惊怔了。

    这人是……是先王的儿子?

    他们这才收了漠不关心的态度,惊讶地看向牙索,专注地打量起他的脸。

    ……仔细一看,他的模样的确与先王有几分相似,且又与主公也有着几分相似感。

    看来,的确是那个他们以为早就已经死了的公子溟。

    那边陈白起的神情要镇定许多,在得知楚沧月来的时候,她也差不多猜出来黑骑兵会不杀牙索反而抓走他的原因了。

    要说,她是最先认出他来的,也知道他的身份,毕竟当初是她从宫中将人救出送走的,虽然他已长大,面貌个性各方面都变了许多,但她通过他这张与楚沧月有五、六分相似的脸、还有眼角那颗小红痣,还是认出来了。

    “溟公子,你既然都已经藏逃了这么久,又何必在这时被人找出呢。”勋翟阴着脸,意味不明地看着他。

    牙索脸一下就白了,除了难堪,更有满腔的不忿。

    他瞪着他,咬牙发狠道:“谁要让你们救!老子就算死,亦不会求你们的!”

    牙索一肘撞上了黑骑头领的胸口,趁他疼痛松手时,连忙朝前冲,却被人一刀砍中了大腿,痛楚令他腿打弯一下扑倒在了地上,脑袋砰地一下磕在了地面,血一下便从额上滑落了出来。

    他牙咬得死死的,一时之间控制不住泪也涌出了眼眶。

    为什么?

    为什么!

    他最不愿意相见的人,却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在这里,他曾经是楚国最尊贵的公子溟,王位顺继第一人,可如今却是一个落魄的下士,还是一个阶下困。

    太难堪的境遇与对比,令他做不出往日风轻云淡的姿态,他知道哪怕是假装掩饰一下,也不会让他觉得自己眼下是这样的可怜又可悲!

    当年父王的死,那个救他的女人告诉过他真相,她也说了是他叔父派她来救他的,若他想活命便远远地离开楚国,她也让他别怨他叔父,他是自不由己,现在他还小还不懂大人的事情,是对是错,是仇是恩,等他大了自会分辨清楚。

    可如今他大了,他才发现,这世上最难分辨的便是既是仇又有恩,他宁愿痛痛快快的恨,也不要他施舍这种软刀子的恩。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