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六十一章 主公,陌生(一)
听书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十一章 主公,陌生(一)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作者:桑家静| 2020-12-25 13: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系统主线任务——??,触发特殊类任务,建议去死地探索一遍,或许会发现有意外惊喜,你决定——接受/拒绝?

    ??

    系统发布了一个没有具体名称的触发特殊类任务,陈白起的注意力一下就浇注在其上。

    由于没有具体任务描述,所以她也不好判断这次任务的风险程度,但对于未知的东西从心理上来说一般人都趋向于拒绝。

    因为有“拒绝”或者“接受”,这表明它是一个可以被选择的主线任务,并且选择“拒绝”也并没有惩罚。

    只是陈白起却迟疑了,按以往的任务经验来看,一般触发性的任务能得的任务完成奖励都相对普通任务来要丰厚许多,老实说,眼下一穷二白的她还真舍不得拒绝这种诱惑。

    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接受”。

    叮——

    系统人物已成功接下主线任务??(一),任务完成条件——请在30天内抵到北漠边境,超出时限或者人物死亡将视为主线任务??(一)失败。

    主线任务(一)奖励小型生命药剂4。

    第一阶段的奖励也算是值得期待的四瓶小型生命药剂,这令陈白起越来越期待这个触发性任务全部完成的最终奖励会是什么。

    陈白起将耳边毛茸茸的发丝绕在耳后,歪过头问谢郢衣“那禾真上人又是个怎样一人?”

    一般称为上人的皆是修道法,这个禾真上人该不是个道家吧。

    道家的人于死地避世而居,还立下那样决绝狠厉的碑文在死地,这里面值得探究的东西着实够多。

    陈白起不想在众人面前露脸,白日一向将小脸遮在斗篷蔚蓝帽檐底下,只露出一截令人啧叹流连的细腻白雪般的肤色,与一双樱色润泽的嘴唇,唇型姣好漂亮,与骨肉细匀小巧的下颌组合成一道惊艳的浓旎水墨色。

    “那死地的人既不出族地,又如何与黑骑兵营有何仇怨?”她又问道。

    求知欲一被勾起,陈白起便一该先前的懒软,反而兴致勃勃地追着他讲话,由于她有“撒娇妹妹”这个隐形属性加持,但凡比她这具躯体年龄大的都会轻易被“萌”到,尤其在好感度比较高的时候。

    想当然,谢郢衣难得感受到来自她的“热情”“专注”,心如泡进温水一样软成一团。

    “你真当我什么都知道啊,我与你一道从南诏国出来,我所知之事或许比你多些,却并不多多少。”他不由得轻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一下,他是下意识的动作,但在感受到手上的奇异蓬松柔软的触感时却怔愣住了。

    ……她是圣主啊,他冒犯了!

    他急急看她神色,但见她嘴角浅浅弯着,却并无异样,这才暗松下口气,可同时心底又觉得莫名有些失落。

    看来谢郢衣对死地的事情的确所知不多,得空她去问问勋翟他们,想来他们曾与那禾真上人打过交道,应当能探听到些不为人知的内情。

    ——

    在忧心楚灵王的身体状况下,楚军等人差不多是日夜兼程在赶路,最终在不足二十日时便抵达了北漠境地的蓝月狐沙漠,这种强度下赶路的一众人可谓是疲惫不堪,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大圈,但还等不及好好休息一下,只见天色突变,明明正午却是天昏地暗起来,不久狂风便开始肆虐起来,这时才有人警觉这怕是遇上了害人的沙尘暴。

    这场灾难来得又快又急,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风“呼呼”地吹着大地,黄沙满天,那起伏的沙丘卷起了一层厚厚的尘土、沙子、石子满天飞,众人迫不得已被打散了队伍。

    在逃难时马匹受惊不受控制,沙尘迷眼,空气扬起呛人的黄沙,众人呼吸急促一时之间连东南西北都险些认不清,驶不动畜牲只有暂时舍了这些战马,往后再说,只是人腿到底不比马长,下地时只觉脚下的沙越堆积越深,行走间困难陷下。

    将陈白起的头跟脸都包得严严实实的,谢郢衣一手攥紧她,一手掩护着口鼻寻找可躲避之所,他们俩本是走在队伍中间,但越走身旁的人便越少,隐约能听到有人在沙尘中吼叫着什么,但眼睛看不清楚四周,风沙咆哮得越来越急,黄龙腾起,声如牛吼嗷嗷。

    “阿芮——”

    “……快背……主公——”

    “莫要管……马上……西,拿好……水食……速……躲好……”

    有人在喊她,是牙索,陈白起听到了,她抿了抿唇反手一掰,便抓住了谢郢衣的手腕,让他停住了拽扯着她前行的动作。

    他茫然不解

    “怎么了?!”

    谢郢衣掩着嘴大声道。

    四周的杂音很大,陈白起将他扯近,凑到他耳朵边道“你先去找到能躲藏的地方,我稍后再与你汇合。”

    谢郢衣闻言,瞠大眼睛“你要去哪?不可,如今这般状况,你若与我分开,如何寻得回?”

    “我自有办法。”

    不容他反应,陈白起行动干脆利落地一转身便消失在原处。

    谢郢衣看着被拂开空落的手,他攥了攥掌心,面上一派阴凉沉默,那种无力感越来越强。

    虽说心底是又气又急又担忧,但他已经习惯了按照她所说去做,他自有本事在这一片陌生又视夜不清的荒漠中找到可以暂避之所,最终他找了一个外口狭小、内空却足够大的洞穴,他站在穴口处,内心焦躁地望着外面黄沙满天,听着呜呜的风声。

    但没多久,他隐约看到有人影在靠近,他下意识屏息,在看清是陈白起时,眼瞳亮起,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陈白起并不是一个人,她肩上还扛着一个人。

    谢郢衣看到她没有食言真的在一片沙尘茫茫中找到了他的位置,便也没有问她是如何办到的,他对她其实嘴上不说,心底总有一种盲目的仰慕崇敬,这或许是因为她的确在他面前展现了太多面的实力,也或者是那自远古便刻在他血液里的臣服。

    陈白起将肩上昏迷的人放进洞穴中,便又转身离开。

    谢郢衣怔愣,却阻止不了。

    但这次没有让他等到心慌,便看到她很快搬了一人放进洞中。

    周而复始,没多久洞内除了谢郢衣跟陈白起,便多了十几个躺在那里,他们全都昏迷着,倒不是都是因为风沙,大部分人是因为陈白起嫌麻烦解释,直接一掌劈晕了带回来的。

    这十几个人中,其中有谢郢衣最厌恶的牙索之外,令他感到惊奇的是楚灵王也被陈白起带回来了,按道理说他该一直被勋翟与七将好生守护着,如何被她单独带了回来,可眼下人的确被抱了回来,勋翟等人却是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十来人全都只是普通的楚兵。

    再之后陈白起便没有再冒险出去了,一来外面已彻底黑沉一片,环境更恶劣了,哪怕是依她的视力也难以分辨四周,二来她的体力也消耗过大,需要休息。

    “这是水跟吃的,你放好。”陈白起将东西递给谢郢衣。

    谢郢衣接过,又扫了一眼洞中躺着的一众人,心底明白她的意思。

    也不知这沙尘暴何时结束,这么多人被困在这里自然是需要大量的水跟食物供应,可她剩这些,自是顾不上所有人。

    想着在她心目中自己到底是不同的,谢郢衣一下便神色好了许多。

    他从不知自己原来是这样好哄的,基本上只要阿芮稍微对他特别一些,他便能什么都忘记。

    稍晚些时候,昏迷的人陆陆续续都睡了过来,谢郢衣知道阿芮不喜欢在楚军面前露脸,便上前解释了一下情况,声称是发现他们晕倒在洞穴不远处,自己便帮忙将他们一一拖进洞穴的,至于其它人在混乱之中也不知走散到了哪里。

    虽说这说法有瑕疵,但众人眼下也顾不得追究太多,因为不少人发现目前最紧要的是缺衣少食,连最重要的水都极度缺乏,只有部分人慌忙中从马背上取下了水袋挂在腰间。

    眼看这一困就是两日,众人嘴唇都干脱了皮,目露焦躁,他们都围着精神不济的楚沧月忧心忡忡。

    而这其间牙索受了伤,腿部被尖锐的石头划伤了一道大口子,又由于没有干净的水冲洗包扎,半夜竟发起了烧一直在哼哼吭吭。

    楚沧月自醒来后,不假手他人,倒是亲自在照顾这个对他不怀善意的侄儿。

    他检查了伤口,拿了剩余的干净水替他冲洗净了伤口处的沙子跟污秽,又替他上了随身携带的伤药包扎好……

    这还是陈白起自他在蒲州醒来后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着他,先前他身边总是围满了人,他没有注意过她,而她在远离他,他们之间仿佛隔了一条天堑。

    她一直藏头遮脸从不与众人亲近,代言的总是谢郢衣,自是渐渐淹没于人中。

    他并不对她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是不知道有她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这就是她想要的。

    楚沧月虽然经谢郢衣医治一番暂时压制了殒命之毒,但脸上的衰老与银发却并没有恢复,但也没有更严重。

    他依旧穿着那件厚重绸昵的黑金凤翎斗篷,勾勒出修长线条孤傲尊贵的身形,他低头动作时,一缕银发垂落蜿蜒于胸前,与先前所见他面上的肌肤不同,他手上的皮肤却是冷白如腻,宛如上好的羊脂,那是一双一看便知养尊处优的手。

    她站在谢郢衣的身后,盯注着他良久。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