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620章 大朝会
听书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620章 大朝会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作者:风之清扬| 2020-12-25 12: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PS:稍后更正…………………………

    孩子睡着了,她有些出神的看着孩子的脸庞,神思不禁有些恍惚起来。

    五年了,这种独守空房的寂寞无时不刻地吞噬着她的心灵,别人家新婚燕尔,夫妻厮守,自己和夫君却是劳燕纷飞,各奔东西,如果不是有这个小生命的诞生,羊徽瑜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坚持下来。

    好在这种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尽头,朝廷已经降旨,召曹亮回京了,也许很快他们夫妻就能重逢了。

    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羊徽瑜的心情反倒是比较平静的,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可如今光是听说曹亮即将返京,却左等不到右等不回,让羊徽瑜是寝食不安,心神不定。

    这个时候,她的耳边突然听到一声呼唤:“徽瑜——”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亲昵的称呼,羊徽瑜一回头,那日思夜想的人儿就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她的心顿时的融化了,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了下来。

    曹亮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也许是生完孩子的缘故,她的体态比以前丰盈了一些,但她身上的馨香,却一点也没有改变,还是那种令人陶醉的味道。

    羊徽瑜目光迷离,喃喃自语:“梦,这一定是梦!不过千万不要让我醒过来,就算是梦,也让我多呆一会儿。”

    曹亮的心莫名的悸动起来,说实话,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羊徽瑜了,新婚燕尔,他就狠心地抛下了她,远赴边关,这一走,连他也想不到,居然是长达五年的时间。

    这五年来,羊徽瑜孤枕寒衾,独守空房,唯有梦中,才有和丈夫相会的机会,那怕是自己真得站到了她的面前,她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恍如还在梦中,甚至她还祈求梦醒得迟一些,这样才能让她和丈夫相伴的时间多一点。

    曹亮的鼻尖不禁有些发酸,这五年来,她过得也是太苦了,这一次回家,他一定要好好地补偿她,希望以后,再也不要离开她了,和她厮守一世,相爱白头。

    “徽瑜,这不是梦,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羊徽瑜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不过她可以感受到曹亮的体温和心跳,这显然和梦境之中是截然不同的。

    “你回来了,真得回来了!”羊徽瑜再一次地泪流满面,是激动?是伤心、抑或是喜极而泣?这种感觉,恐怕羊徽瑜自己也分辨不清。

    曹亮好不容易地才将她安慰下来,女人真是善变,当她破涕为笑的时候,又展示出了风情万种的一面。

    “这是靖儿吧?”曹亮看着榻上熟睡的孩子,道。

    羊徽瑜眸中尽是柔情蜜意,温婉地道:“当然了,你看这孩子,长得和你多像啊,这鼻子,这嘴巴,还有这脸,几乎和你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长大后,百分之百是一个帅公子。”

    曹亮摸了摸自己粗糙的脸庞和满是胡须的下巴,诧异地道:“就我这模样,和帅字怎么也搭不了边吧?”

    几年征战下来,饱经风霜,曹亮的皮肤不但变得黝黑而且粗糙了许多,不修边幅的他看起来可比真实年龄大多了,无论谁看,都觉得曹亮已过而立之年,但实际上,他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六七。

    羊徽瑜打量了他一眼,莞尔一笑道:“比起当年初见你时,确实相差很大,不过,我喜欢,你现在更有男人的味儿了。”

    曹亮嘿嘿一笑,道:“没错,待会儿你就更能体会到了。”

    羊徽瑜俏脸微微一红,她又怎么能听不出来曹亮的言外之意,欲迎还拒地推了他一把,嗔道:“猴急什么,儿子还在这儿呢,别把他给吵醒了。”

    久别胜新婚,曹亮这几年还真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了,不猴急才怪,不过羊徽瑜说得也有道理,毕竟做这事,少儿不宜,真把儿子给吵醒了可不好。

    “那我们换个房间吧。”高陵侯府别的没有,但房间可是不缺的。

    羊徽瑜满脸红晕,这几年来,她一直在这个寝室之内住着,还从来没有换过房间,如今曹亮一回来,居然要换房间去睡,而且要做那没羞没臊的事,让她不禁是羞不自抑。

    不过曹亮才不管这些呢,猿臂长舒,直接就把她给横抱了起来,羊徽瑜低低地惊呼了一声,但却又不敢大声,生怕惊醒了曹靖,轻轻地用拳头捶了捶曹亮的胸膛,嗔道:“放我下来,让下人们看到了,成何体统。”

    曹亮哈哈一笑,并不理会,而是直接抱了她径直来到了隔壁房中。

    久旱逢甘霖,这一夜风狂雨骤,花开几度也就无人知晓了,满屋子的恩爱缠绵,遣绻消魂,醉春溢香。

    ……

    曹亮醒得比较早,习惯于军旅生涯,早起已经是一种惯性了,曹亮打量了一下怀中沉沉睡着的爱妻,雪白如羊脂的香肩,散乱的云鬃,脸上的红潮尚未褪去,曹亮微微地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也许是曹亮起身穿衣时惊醒了她,羊徽瑜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天,睡意惺忪地道:“你这么早起来啊?”

    曹亮应了一声,道:“今日早朝要进宫面见天子的。”

    羊徽瑜立刻起身道:“那妾身给你更衣。”

    曹亮笑了笑,道:“不用,这么些年来还会人伺候更衣吗?你多睡会吧,昨夜太辛苦了。”

    羊徽瑜满面飞霞,想想昨夜曹亮的龙精虎猛,让她还是心有余悸,看来得给曹亮纳房妾室才行,这么鞑伐下去,奴家可吃不消。

    曹亮当然不知道羊徽瑜心里想什么,他穿好衣服,吻了吻她,便出了门。

    方布早已给曹亮准备好了马匹,曹亮翻身上马,家丁打开了府门,曹亮纵马而出,离开了高陵侯府。

    此刻铜驼大街上空无一人,天空之中,还是繁星点点,曹亮踏雪而行,借助着微弱的雪光,勉强可以看得清道路,他纵马而驰,沿着熟悉的道路,直奔皇宫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