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足球裁决天下 > 七百二十四 开始PK
听书 - 足球裁决天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七百二十四 开始PK

足球裁决天下 | 作者:零布道| 2020-12-25 11: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关知和蹴帝那边的pk,一时间谁都不敢当这出头鸟。磨蹭了半天,第一个站出来投票的是福都奋市的陈先知——就是那个在五山大学把洪宇岚吓得屁滚尿流弄死了南守的足球大人。

    虽说蹴帝有时候有些假正经,最近还在整肃什么球员的作风问题,要大家多为社会做一些正能量的事情,但是和关知搁在一起,这有什么好选的,果断地支持蹴帝啊!关知过去是第一球霸不假,刚才球场上见过了,那就是一个神经病啊!伊塞克湖的事情,这疯子也想要翻案。

    陈先知在想,虽然我在圈子里混得差,伊塞克湖这种好事是没份的,可人在圈子里,差一点的福利总得有吧,你把大家天经地义的福利当成污点来批判,你这样的暴君,我脑子得多单边才选你啊。

    其实在陈先知之前,最开始有意动的是福都奋市本土头号球星牛夜垚。他的立场却和陈先知截然相反。尤其看完了刚才的比赛,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才是足球人该有的样子啊!虽说是唐朝联赛,那五个人平素的待遇实际上比陈先知这样的垃圾都还不如。但是他们的战斗力足以让我们所有人羞惭!这真是一场史诗般悲壮的比赛!用足球来征服天下吗?天子宁有种耶?兵强马壮者为之耳!以前课本好像有这么教过是吧?只要能一直赢下去,福都奋市也能诞生出蹴帝来的!如果关知郑掷亿他们取代了现在的蹴帝,那么我将不用再忍受和陈先知这样的人渣为伍,真正地像一个足球人那样活下去!

    想到这里,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大步,他这一步,登时成为所有的专业大众评审关注的焦点。牛夜垚虽然算是个核心球员,却不是关知白筑那样的大心脏,被这数十对眼光交织在身上,顿感局促难安,脚步一滞,一时之间,腿像灌了铅迈不出这第二步。

    就迟疑了这半刻,人就被更加自信的陈先知别到一边。

    徐胖子看着大步流星走向pk地点的陈先知,和那对等待专业大众评审来拉自己的pk对手,突然有点明白蹴帝为什么要用一具尸体来摆平关知了:应该是他也知道这样看起来很傻吧,所以用别人的身子来丢脸。堂堂一国之君,摆选秀女的姿态,而且明知必胜,这样的恶趣好,要是用本人的形象施展出来还是有失体统的,尤其是本尊无人能看见他的真面目,像一具无头男尸,与其这样还不如用一具真正的尸体,有头有脸与民同乐。大概他是这么个想法吧?

    陈先知虽然球踢的不怎么样,但却有一颗大心脏,当着第一球霸,和一国之君这两个可说是当世最了不得的两个大人物的面,却泰然自如。

    既然是投票的游戏,好好投票便是,不搞那些下跪磕头的繁文缛节,面前的也不是天神,不过是被自己这位专业大众评审挑选的对象。

    蹴帝突然开口了:“你且慢。”

    陈先知只是放得开,但是不狂,也自知没有狂的资本,老大说停他就停了。

    关知心中冷笑:明知结果还患得患失吗?倒是我高看你了。

    蹴帝说:“你们投票之前,有一点要想清楚。正如老队长之前在九万人体育场的演讲,如果选了我,我还是会大举推进归化,你们踢球的空间,甚至编制都很可能受到影响。如果你们不能在足球竞技上给我足够支持,我甚至会考虑让这些归化具备神通。所以你们在选择我的时候,记住我的忠告,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想到最坏的可能。”

    这完全出乎关知的预料,他甚至看到61位大众评审中瞬间出现的惊惶表情。

    这家伙疯了吗?

    孙大山急得直跺脚,樊气兆内心深处涌出一个可怕的猜想:这真的是他么?还是说被英中英造出来的假象?

    李琅貂目睹过卫佳皇刺杀魏廿皋那次反转,所以他的脑洞更大,也让他惊骇欲绝:出月鸟那帮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反击吗?让整个这边阵营错误地以为已经逆转成功,却用这次投票,彻底造成蹴帝的死命?

    徐胖子不着急,她熟读《规则补充说明》,若能读心,可以确定这些人的脑洞不可能成真。

    补充说明讲的很清楚,能自定义天罚衍生的小游戏规则的,唯有蹴帝本人,并且要以他的性命为饵,才能自成一局。蹴帝他也没有失心疯,他敢这么做,徐胖子几乎可以断定他一定如约把天算的可能性全部通透。至于动机更不难猜,他要测试人心,这61个专业大众评审就是一次精准的抽样调查。他们刚刚才在最近距离接受了关知身体力行的一次全方位洗脑,不但是在精神上,而且是用一个鲜活的实例给所有人带来冲击性的震撼。他关知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做到了,完成了一个奇迹,实现了咸鱼翻身般的逆袭。这些亲历者,同时也是直接利益相关者被动摇的可能性最大,被洗脑的效果也是最好。他在这个时候还要加上一把柴,让关知的余火烧得更旺。

    更重要的一点,胜局已定,关知是必须死的。但是怎么杀他也是个难题,他蹴帝跳出来击杀是不行的,虽然关知的政治动机被天命坐实,但是他还是胜者。假手名宿或者足球大人当然不失为一个办法,但是动机太复杂,让关知死得太便宜,不能让蹴帝看到更深层的隐患。所以天罚是个好办法,过程曲折离奇最好。更重要的是能给櫜顓i希望,逼出他的绝招。杀关知容易,但是洞悉隐患很难。杀櫜顓i更简单,但是那就不知道他准备的炸弹是什么了,估计櫜顓i他也会留着。

    至于玩火**的结局是不需要担心的,因为天算是绝对的。

    奈何还有一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蹴帝算计的很好,没想到,本来已经先一步站出来的隐患被挤了进去,这个陈先知一看就是挺自己这边的流氓,若让他带起节奏,一番苦心就白费了,于是又多了这么几句为关知拉票的话。

    说完蹴帝看到了陈先知坚定明亮的双眼,暗叹:这流氓看来是忠粉。

    不知道流氓小时候是不是高级少女的忠实观众,对流程无师自通,自如地转身,面朝大家退入关知和钱刀常中间的缝隙,就像前面真有摄像机似的,接下来非常自然地握住了关知的左手和蹴帝的右手。

    关知觉得这辈子踢球丢的脸,都不及这一瞬。

    正在无地自容的时候,陈先知自信地举起了一只手——钱刀常的右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